「沒必要的工作負荷,讓人覺得無法把工作做好」工作十災 你中了嗎?

如果必須為「工作」下一個定義,那會是什麼?

「為了他人而做的一種改變世界的組織性活動。」這個廣泛的定義把有收入的工作、志工和家務勞動都納入同一個詞彙中。然而, 「有收入」的工作才是本書唯一關注的主題(關於家務勞動,當最大受惠者並非本人,而是家中其他成員時,不在本書探討範圍內)。

工作與娛樂不同,娛樂有可能成為改變世界的活動(例如創意性娛樂),但始終是為了自我滿足。工作與消費也有區別,消費只是在使用這個世界,並沒有改變世界,而且只為了自己的利益。

如果我們根據活動的類型及活動抱持的目的,來安排不同的活動,那麼工作將占據一個獨特的地位。畢竟,很少有活動是以改變世界為目的,也沒有任何活動像工作那麼持久、要求專業、講究制度。有些人會在週末閒暇時自己動手製作珠寶,但這種作品永遠無法與巴黎梵登廣場(Place Vendom)的頂級珠寶相提並論。

工作當然是一項獨特的活動,可是輪廓越來越模糊,特點也越來越不明顯。通訊科技的進步帶來新工作型態(遠距工作、平台經濟、群眾外包……),使得工作與工作以外的界線逐漸消失。

科技革命只是造成工作根基動搖的其中一股力量,還要再加上組織上的改變(企業國際化、多次裁員、產線外移),管理上的改變(精益管理、組織扁平化),整體經濟結構的轉變(全球化、富裕而且人口老化國家的經濟成長疲軟),以及社會的轉變(性別角色轉換、價值與工作面貌的跨世代多樣性)。

當代的「工作十災」

這些深層力量累積起來,導致顯著的工作亂象。21 世紀的已開發國家工作者,就像古埃及法老王,必須面對當代的工作十災:

  1. 勞累:工作的強度無庸置疑,有時候甚至造成過勞。這種現象跟國際競爭、科技發展、股東與經營管理者施壓都有關係。
    工作的強度無庸置疑,有時候甚至造成過勞。(取自pixabay)
  2. 荒謬:在富裕國家,工作者需要有意義的工作,卻面臨經濟缺乏意義的窘境;經濟不再回應需求,因為需求早已獲得滿足,於是經濟以人為的力量創造欲望。希望對社會有用處的渴望,跟企業追求成長與獲利的目標背道而馳。
  3. 無聊:年輕世代對於知識、身體、情感的強烈需求,跟以服務業為主的科層制經濟型態提供的職位格格不入。
    年輕世代對於知識、身體、情感的強烈需求,跟以服務業為主的科層制經濟型態提供的職位格格不入。(取自shutterstock)
  4. 永遠做不好:過度要求、時間太趕、時機不當的干擾或因為種種限制(開不完的會、必須順從的規定)和浮濫的資訊, 導致沒必要的工作負荷,經常讓人覺得無法把工作做好。
  5. 受侷限:年輕世代追求的自主性,往往和資深管理階層的行事作風合不來,由於才華與個人特質無從展現而感到痛苦。
  6. 孤單:新工作型態更傾向於個人化,在某些公司,由於工作者之間彼此競爭,使得社交氛圍欠佳,抵消掉同屬於一間公司的參與感。
  7. 高壓:技術變化與公司組織調整的步調越來越快,讓人產生難以勝任工作的感覺,而這種職位的不安穩(無論只是察覺到或真實存在),都令人無法從容面對工作。
    職位的不安穩(無論只是察覺到或真實存在),都令人無法從容面對工作。(取自shutterstock)
  8. 侵犯生活:無孔不入的科技,長時間的通勤以及性別角色的改變(無論男性或女性都對工作有很多期許),使得工作更難與生活和諧整合。
  9. 充滿挫折:收入沒有隨著工作量與壓力增加而提高。相較於大多數工作者的產能提升,薪水卻幾乎沒什麼長進。除了第一點的勞累,還要加上扭曲的薪資結構只造福最高薪族群, 以及為了因應人口高齡化,退休保險金越繳越多。
  10. 沒有未來:在公司內部看不到前景是相當近期才出現的狀況。雇主與員工之間的合約關係,從1990 年代開始產生本質上的改變。長期的聘雇合約被短期的派遣合約所取代。在21 世紀,雇員擔心起職涯不再得到公司的保障與安排。勞資之間的協議由此徹底改變。

工作者若跟不上這些結構性改變,上述的工作亂象就會侵蝕他們的幸福。由於世代交替,人們對於工作出現新的期許。這些新期許將正面衝撞轉變得不夠快的老式作風,以及現實經濟的高牆。

回到苦役年代?

然而,回顧工作的歷史,就知道太強調現代工作者有多苦也不恰當。從來沒有什麼工作是錢多事少的!

從語源學上來看,工作的法文是「travail」,這個字源自於tre­palium,是tripalium 的變體,後者是一種由三根棍子組成的工具, 兩根擺直,一根斜跨,用途是拴住牲畜,以便上鐵蹄、療傷或奴役牠們。從中世紀以來,工作一詞亦指心理上的折磨(「工作」的念頭,等於「折磨自己」的念頭)或生理上的痛苦

所以在工作時受苦,根本是司空見慣之事。現代工作的特點並非更大的痛苦,而是一種新的不滿。本書試圖解析這種不滿並設法巧妙反擊。

幸福學與工作學

我們為此參考了好幾個學派的研究成果,這些學派對工作時的幸福與工作之外的幸福很感興趣,衡量幸福程度之餘,也試著提出解釋。

首先,幸福經濟學從1970 年代開始,藉由分析現實處境和經濟性決擇會對幸福造成何種影響,從而得知幸福是可以衡量的!幸福又稱為主觀上的滿意,這是一種長期性心理狀態,特點是正向感受, 整體來說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滿意。

因此,幸福可以從兩個層面去衡量。首先是認知上的生活滿意度,評估方式是讓一個人以0 到10 分為自己的生活打分數。這個方式也能用來評估其他生活細項,尤其是工作(藉此評估一個人對工作的滿意度)。

其次是情感滿意度,一般來說是計算一個人在一定期間內(當天、前一天或者更長一段時間)有多少正向情感、多少負面情感, 或這兩種情感各自的占比。

有時候還會加上第三個層面:幸福感(或心理滿意度),以此反映深層的感受(自主性、控制力、與他人連結、生命的意義)。幸福感是正向心理學最感興趣的層面,而正向心理學是本書另一個重要靈感來源。這個學派從1990 年末期開始蓬勃發展,他們認為在上述三個層面都得到高分的人何止幸福,簡直就是人生勝利組。

最後,本書也納入一些以心理學來探討工作行為的相關研究(工作心理學與組織行為)。這些研究讓我們能夠掌握工作中不同層面的幸福:對職位的滿意度(幸福經濟學家也在研究),對職涯的滿意度,還有工作的投入程度,並理解這些幸福的感受跟企業態度有何關聯性。

這些不同來源的研究成果,幫助我們更容易分辨哪些驅動力可以令人更享受工作,而且將工作與生活整合得更好。

本書的每一章都從一個簡單的提問起頭,最後以幾個基本、明確的問題收尾,若沒有研究人員的投入,我們可能根本不會提出這些問題。探索森林,有時候也需要有一張地圖。

※本文摘錄自格致文化出版,《你的工作該耍廢,還是值得拚?:經濟學家幫你把脈,讓你從厭世勞工蛻變成普羅特斯型的聰明職人》。

※作者米凱.蒙戈(Mickaël Mangot)是法國當代經濟學家、講師、行為金融顧問。1978年生,巴黎政治學院應用經濟學碩士、法國高等經濟商業學院(ESSEC)經濟學博士。研究方向為當代金融、幸福經濟及跨代經濟。其著作《投資心理與金融市場》(Psychologie de l’investisseur et des marchés financiers)於2006年榮獲杜爾哥獎最佳金融經濟類書籍。現任教於法國高等經濟商業學院、巴黎高科農業學院(AgroParisTech)及高等經濟學院(Institut de Haute Finance),並擔任BEFI CONSULTING的行為金融顧問。此外,目前也主持「幸福經濟研究院」(www.economie-bonheur.org),推廣幸福經濟學的相關研究。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