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當心自己良心消滅」一個澳洲台灣打工者的自白

「你該當心自己的良心在眼下消滅。」

本書寫下的不單是打工度假、海外就職,更是人的一生中在職場上所會面臨到的成長、抗爭、等待、解脫與重生。故事中的小莊橫跨赤道線,來到南半球除了立定環澳壯遊,也期許能一圓發財夢。隨著他遷入異鄉,認識了另一伴蕾蕾;進入工地生活,從最基礎的個人塞入玻璃棉,一路走到了能帶領像他曾為菜鳥的新夥伴上工;這期間,他也從原本的「奉公執法」,漸漸步往了得掩蔽良心才能達到上司交代的任務;甚至在梅歌派,紛紛擾擾不斷,而他的良心底線是否繼續沉淪,還是如他在夢中所聽見一詞那般:

「倘若沒和他們相處進而熟識,此時此刻的你終將躺臥在虛妄裡?」

從各國近日發生的諸多政治活動,全球極力撻伐白底黑字的假新聞,你會發覺,本書不少片段竟如此貼切這些時事,像當中便寫到了:「同一時間,天幕一抹黑,夏蟬在百里香的香氣中睡去,孫哥則像個父親那樣碎念著人的一生不能沒有新聞,否則將與這世界脫軌,人與人互通有無也會過於空洞。但他以堅定的大拇指在手機上滑過幾篇報導後,又會情意深長地哀嘆脫軌的不是自己,而是這個世界。的確如此,那年頭人性間的鬥爭與宗教種族的戰爭三天兩頭上演,幾個世紀前的野蠻當今還在絞殺以為文明的二十一世紀。

本書寫下的不單是打工度假、海外就職,更是人的一生中在職場上所會面臨到的成長、抗爭、等待、解脫與重生。(高志政提供)

「我們從手機螢幕上看到法國人聚集自由廣場,悼念死於巴黎襲擊事件的無辜靈魂。他們想用蠟燭和花朵感化炮火與玫瑰。孫哥便會稱這民族不愧於天性浪漫,可沒多久,他發覺那才是理性勝於感性的表徵,因為只有蠟燭和花朵能覓見人類的醜陋,同時感召人類的善良。就算是這樣,有些明槍與我們對著幹的時候,理智還不致於淪落到無用武之地,可暗箭一發發從身後射穿,真假難辨到足以侵吞生命時,在那一刻,我幾次從孫哥念的文章中清楚地意識到,昨日科學家提出時空扭曲學說,今日大群人家濫用虛實扭曲塗說;前者促進知識的增長,後者撕扯道德的敗壞。」

時間拉回到今天,縱使資訊獲取再便捷,內容再繁盛,我們依然擷取謀合自己想法的消息。甚至在這地球是平的村落中,仍舊有你曾嚮往旅行的城市所不知的秘辛。

「聽著他畸形的推心置腹與句句當頭棒喝,我想起了尚未踏進工地以前的往日。那時還坐在阿芳家挨挨擠擠的鐵製維也納椅上,室友們苦口婆心建議,來到這應該視週工資破千澳幣奉為殊榮。那群人不外乎有廚房幫手、飯店清潔員、按摩工、餐廳服務生,還有曾在屠宰場拿屠夫刀肢解肉身的刀手、或是得蹲、得跪、得彎腰採集蔬果的農友們,聚集一起談著各行業間的辛酸與愚妄,有時也為優於他人的酬勞沾沾自喜。那些職業怎麼樣都比不上我偶然知道的建築工。」

澳洲打工雖然高薪,卻有辛苦的一面。(高志政提供)

「這行業的夢能隨時間與手藝提升,越做越浩大,哪怕它被親友們嫌說沒知識的才去幹這一行。不過呢,我秉著存第一桶金與壯遊的動機持續打滾,儘管遊歷實行得遠不如前者,那他媽的又算什麼。場所繁囂、汙屑共行、人蛇混雜、口沫橫飛、日子難熬都淘盡了不再情願容忍的人們。有的選擇大夢初醒,另謀高就;有的同我埋首認份,逾越規則隨人訂的城牆:有的藉助工會管道告發不平等對待。

「於是,這個市場禁用福爾摩莎或打工渡假簽的浪子──為了舉發所帶來可觀的貼補,他們能無畏無懼地反咬前東家──後進之輩除非塞些介紹金請人從旁牽線,否則不得其門而入。耍弄聰明的公司看準這波是劣勢也是優勢的浪潮,鋌而走險地招聘人手,為求自保,要人自願簽些遠低於合法工資的內規,讓那些過不去的良心在密密麻麻的條件中過得去,即使腳下的泥地還榮登桂冠:幸福城市。」

《九月良心》由創寬出版經紀出版。(高志政提供)

※本文摘錄自創寬出版經紀出版,《九月良心》。google圖書:https://lihi1.cc/u0RGh
讀墨:https://reurl.cc/v92k1

※作者高志政1988年5月出生,2011年畢業於高雄第一科技大學金融系。2013年8月底赴澳洲打工度假,長時間旅居墨爾本,2017年聖誕節前夕歸台。毫無文學獎項加持,完完全全的文學素人,耗時兩年又四個月時間撰寫「九月良心」。之所以捨去澳洲工地高薪工作而全心投入寫作,就是發覺這世上沒辦法說的實話以及真真確確的荒謬,能以詼諧的筆跡慢慢刻寫。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