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機器人的性與愛?

/彭懷恩世新大學新聞學系教授

最近幾年我研究人際關係與溝通的課題時,注意到一個新的問題,就是隨著人工智慧(AI)的飛躍進步,機器人也愈來愈像人了!那麼未來我們人類與機器人,到底會是怎樣的關係呢?於是我開始閱讀及思考這問題。

在此,先把我的假設性答案提出來,我認為,人創造出機器人,但機器人最終會控制人。(其實,我們已經走到一個情況,例如現在許多人出門沒有帶手機,就失魂落魄,這難道不是一種失控的狀態?)

麻省理工學院科技社會學教授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也是臨床心理學家,被譽為科技界的佛洛依德,著有《電腦革命:人工智慧所引發的人文省思》(The Second Life),《虛擬化身-網路世代的身份認同》(Life on the Screen),及《在一起孤獨》(Alone Together)!她長期關注機器人的發展,現今研究社交機器人對我們的影響,我這篇文章是受到她研究的啟發。

我觀察目前人們對機器人的態度,還是停留在「大玩具」的想像,即我們投射「意義」於機器人,就好像有些人對於他的汽車,賦予特殊的意涵,會說「我的愛車,如何,如何」,一種擬人化的傾向。這無妨,就好像社會學著名的「湯瑪斯定律」(Thomas Theorem),是一種建構的真實。

但社交機器人出現了,就如特克所說的:「現在社交機器人會迎向我們的目光,跟我們說話,還會學習認識我們。他們要求我們照顧,我們也想像他們會照顧我們以為作回報。」

就如《2020,我們這樣生活,那樣工作》這本書的預言,在短短未來四年,機器人將大舉介入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這本書是日本安永經營顧問公司,透過最嚴謹的預測,指出各行各業在人工智慧的協助下,將徹底改變我們的想像。例如2016年3月,由Google開發出的人工智慧圍棋程式AlphaGo,打敗了頂尖職業棋士李世乭,並連續在網路上擊敗台、日、韓、中多位圍棋的頂尖棋士。

不僅如此,歐美日等國所研發的機器人可以自動駕駛汽車,用無人機宅配,為我們做投資理財決策。更重要的是,他們將成為我們貼身管家,在高齡化社會中,解決令人困擾的幫忙老人洗澡,為長期臥床的身障者翻身,按摩等等。

如果我們只把機器人當做我們日常生活的得力助手,扮演工具性角色,那是相輔相成。若出現如《和機器人的愛與性》(書名)的互動?我們應如何對待?

對於那些飽受人際關係挫折的人,能戀愛、性愛,甚至結婚的機器人,不僅是聊勝於無的替代品,可能是更好的理想對象。社交機器人能進行眼神接觸,追踨我們的動作,判斷我們心情的好壞,給我們最適當的回應,比那些不解風情的老公、老婆,好多了!更重要的是,與它交往,沒有風險!’

我們正走進「機器人時代」,特克說:「我發現人們不僅願意視機器人為寵物,還願意認真地把他們當做可能的朋友、知己,甚至戀愛對象。」

當現代人還在學習《被討厭的勇氣》,來應付令人心力憔悴的人際互動時,機器人出現了,陪伴我們,按照設計的程式,給予我們積極肯定的回應。也許,我們真的需要機器人,而不是他人!

如果情況發展到這階段就stop,那還好,嚴重的是,新一代的AI發展出來的機器人學會算計,欺騙。根據《今周刊》的報導今年1月,美國賓州,全球頂尖的四位德州撲克高手,對決卡內基美隆大學的機器人Libratrs,二十天後,機器人贏走了180萬美元,而且把他們嚇得半死,「感覺就像跟一個出老千的人一起玩,能看透我的牌」「而且下注非常大胆,動不動就押下全部籌碼,多次唬住人類」。

當機器人進化到這一階段,懂得人性,進而操控我們的認知、情感、評價及行為模式時,AI將成為人類生存首要威脅。

《未來的犯罪》作者古德曼說:「機器人看我們洗澡,再上傳到雲端,是輕而易舉的事。」

也許,我們要再想想和機器人交往,真的沒有風險嗎?

17834777_10155032219012906_8484355169134443168_o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