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新聞媒體擬人化的世界

/張約翰,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兼任講師

2016年3月底,美國有位年輕人Tay註冊成為推特新用戶。她在推特上和其他用戶積極互動,想要學習社群平台上的對話,結果16小時後,她變成一個種族主義、性別歧視的壞蛋。

Tay其實是微軟的聊天機器人(bot),不少與她對話的用戶,其實是有備而來,故意欺負她、教壞她的網友。但Tay這麼快變壞,主要也因為bot缺乏價值判斷的能力。

半個月後,2016年4月,臉書在開發者大會上宣布:開放旗下即時通訊軟體Messenger的bot應用程式介面(API)。

機器人學長學弟一起踏入新聞業

已經高度倚賴臉書的新聞媒體,不管是CNN、華盛頓郵報這些比較有歷史的品牌,還是像BuzzFeed這些網路原生媒體,一如過往馬上投入。

其實聊天機器人早就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比方蘋果裝置的Siri。它的工作看起來像是數位助理,你可以明確給予指令,讓它在裝置上完成特定工作,像是寄信、設閙鐘、查資料;你也可以試試看跟它聊天,只不過Siri的脾氣不是很好,講話有點沒禮貌,又喜歡抬槓。

在數位助理的身分之外,聊天機器人的隱藏身分,是蒐集你和它的互動內容,提供使用bot的平台以演算法判斷你的喜好。對新聞媒體而言,用戶和bot互動愈高,它愈能在Messenger之類的即時通訊軟體(IM)裡提供準確的新聞推播。媒體還可以用它調查用戶對特定議題對的反應,再回傳給內部人員作為新聞產製的參考。台灣也已經有媒體使用bot,例如INSIDE,名字叫做硬塞報童,只要傳訊息「HI」給INSIDE粉專,報童就為你服務。

聊天機器人的學長寫稿機器人,2015年就進入新聞職場了。美國的美聯社、紐約時報、ProPublic,中國南方集團,都有寫稿機器人。南方的寫稿機器人也有名字,叫做小南。學長負責內容生產,學弟負責用戶互動,分工合作為公司撐起半邊天。

關於以機器人產製新聞、與用戶互動的趨勢,討論用半集中在它們到底好不好用,以及新聞工作者存在價值是否受到威脅。我觀察的是另一個面向:將人性灌入新聞媒體。

當新聞媒體終於不再假裝中立第三方

長久以來,資本主義世界的新聞業,自視為民主社會運行的基石,而且這塊民主的基石還能榨出黃金來。為了讓閱聽人、廣告商願意付費,新聞業以內容生產方式上的客觀中立做為賣點。方法上的客觀,讓媒體得以自稱「客觀的媒體」,卻又置換概念成為本質上的立場客觀,假扮成中立的第三方(打破這種假象的努力很多,比方另類媒體、公民新聞等等,這些是題外話)。

然而社群媒體、行動載具盛行後,新聞產業生態發生重大變化。行動載具讓社群媒體深入用戶,而用戶的喜好主導內容產製,高度倚賴社群媒體的新聞產業也就必須藉由互動拉住用戶。於是原本偏向單向傳播的型態,轉向類似使用者客製化的導向。

聊天機器人只不過是這種方向轉變的現象之一。如果說它的學長寫稿機器人是個記者,那麼學弟聊天機器人就是小編──正式職稱應該是社群編輯或互動編輯。在人類擔任小編工作時,就已經懂得怎樣以情緒、人性化的貼文來拉住用戶,比方賣萌。例如中國中央氣象台的小編,被幾家新聞媒體謿笑預報不準,中央氣象台微信公眾號的小編深受刺激,今年2月下旬以下雪與幾家媒體打賭,輸了去雪地裡蘿蔔蹲,結果這場賭是媒體輸了,山西、河南一家家蹲過去,過程都貼在微信上,也吸引廣大用戶,順便推了一下氣象預報準確率的相關知識。

過去新聞媒體在專業方法上的客觀並沒有錯,但問題是新聞內容產製不是只有事實的再現,還有對現象的詮釋。再現可以努力趨近客觀,詮釋卻是帶有價值判斷的主觀。進入社群時代,新聞媒體如果只以再現的客觀為賣點,是贏不過行車紀錄器、監視器、現場民眾手機、網路截圖這些替代性高、容易取得的內容;對現象的詮釋能力,才是一個媒體的高度,才有可能爭取用戶的注意與認同。

當媒體試圖以一個「人」的角色重新裝扮自己,誠實卸下中立第三方的假象,就有了更多空間。至於這個擬人化後的角色屬性,是要培養成賣萌裝可愛、兩個孩子的媽,還是正義魔人?這是新聞媒體自我定位的新課題,總之就當做是養成遊戲一樣步步小心,不要落到像Tay一樣的下場。

17342709_10154977624647906_2457710789311060102_n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