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一場9億人要投票的大選 該如何抵擋假新聞肆虐?

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小商人賴伊關心政治,每天至少花兩個小時在WhatsApp等社群媒體上瀏覽相關新聞。4月10日那天,他特別關注的新聞是印度空軍空襲世仇巴基斯坦的好戰組織據點,照片顯示好戰分子屍體橫陳,真的是戰果豐碩、我武維揚。

問題在於,這張照片其實拍攝於2005年10月,躺在地上的屍體不是「好戰分子」,而是巴基斯坦一場大地震的罹難者。當《美聯社》記者對賴伊指出這個問題,他反過來質疑:「我看的是新聞,新聞怎麼可能造假?」

更大的問題在於,印度隔天啟動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民主活動」──國會大選,9億選民分成7階段投票,一路進行到5月19日,投票率預估6成5到7成。這9億選民之中,「賴伊」絕非少數。

看看印度,想想7個月後要選總統的台灣,就比例而言,我們的「賴伊」會比印度少嗎?

2016年俄羅斯出動網軍、透過社群媒體大舉干預美國總統大選,協助川普入主白宮,從此「如何防治社群媒體的假新聞、錯誤訊息破壞選舉的正當性」就成為各個民主國家的重大課題,而印度正是標竿案例。

2016年俄羅斯出動網軍、透過社群媒體大舉干預美國總統大選,協助川普入主白宮。(Donald J. Trump@Twitter)

一方面是因為印度這場選戰如火如荼,涉及宗教、種族、平權、經濟公平等火藥味濃厚的議題;一方面是因為印度的社群媒體市場規模驚人:11.4億人使用手機、3億人使用臉書、2.4億人使用WhatsApp。而且印度民眾的媒體識讀能力顯然有待加強,去年曾發生一連串從假新聞衍生的暴力事件。

與廣土眾民的印度相比,台灣似乎是小巫見大巫。但我們2300萬人口之中,臉書用戶已來到1900萬人,LINE用戶更多達2100萬人,比例遠高於印度。再看看近年一連串假新聞事件,台灣民眾的媒體識讀能力真的高於印度嗎?

因此台灣比其他國家更有必要借鑑今年印度大選,社群媒體、政府、民間組織、政黨與政治人物如何圍繞著「假新聞」議題的互動。「政府管制」與「平台自律」兩個層面尤其重要;台灣對前者可以效法或警惕,對後者則必須要求比照辦理。

社群媒體、政府、民間組織、政黨與政治人物如何圍繞著「假新聞」議題的互動。。(Christoph Scholz@flicker)
社群媒體、政府、民間組織、政黨與政治人物如何圍繞著「假新聞」議題的互動。(Christoph Scholz@flicker)

在印度今年的假新聞戰役中,為政府打前鋒的是印度選舉委員會(ECI)。ECI在選前一個月針對假新聞猖獗發布一套自願性的「行為準則」,最主要的訴求包括社群媒體在接獲假新聞警示之後,3個小時內要將相關內容下架;投票前48小時停止發布政治廣告等等。

這套準則立意良善,但恐怕難有成效。面對恆河沙數的社群媒體用戶、野火燎原的假新聞與錯誤訊息,ECI回應的能力與速度都大有問題,而且警示程序還要經過「印度網路與行動協會」,更是緩不濟急。批評者認為,有了2014年大選社群媒體大行其道、2018年假新聞搧動暴力的前例,ECI應該更早開始規畫今年大選的因應作為,更積極與社群媒體業者、民間組織展開合作,而不是選前一個月才急就章推出不具強制性與罰則的「行為準則」。

我們台灣的中央選舉委員會呢?委員們對於選舉期間的假新聞防治、社群媒體規範有何高見?對明年1月11日投票的總統大選有何相關舉措?是不是要把所有問題丟給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印度執政的印度人民黨在社群媒體運用上劣跡班班,不值得信任,但ECI只少還是個具公信力的機構,其主委由總統任命,有國會2/3門檻保障。相較之下,我們由行政院長提名的中選會主委已懸缺7個月,人選至今還因政黨惡鬥而卡在立法院。

明年總統大選是不是要把所有問題丟給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取自Google Map)

平台自律方面,WhatsApp的假新聞在2018年造成30多人死於私刑處決之後,在印度市場做了不少調整,對每個群組人數設定256人的上限,每則訊息轉寄次數限制從20次調降為5次。臉書(也是WhatsApp的母公司)則是與7家事實查核公司簽約,並提供自家研發的軟體,「人工智慧」與「工人智慧」並用,來糾舉瘋傳的假新聞與刻意造假的粉絲頁。此外,臉書也在首都新德里設立「戰情室」,與多個民間組織、政府機構及專家合作。

印度社會是假新聞與政治鬥爭相互糾結、引發衝突的溫床,重大選舉時更是如此,社群媒體的自律成效尚難論定,但基本上已是目前的最佳作法。在台灣,我們顯然有充分理由要求臉書、LINE等業者比照辦理,開創民主體制、媒體形象與長遠利益三贏的局面。

※作者為《風傳媒》執行副總編輯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