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譁眾取寵贏得社群凝聚力 是過度浪漫想像

根據維基百科的註解,網路直播內容可分為聊天、歌唱、舞蹈、美食、電競、動漫、美妝,甚至色情等類型;直播主透過數位轉帳的打賞與網站平台分成而獲利,藉由彈幕留言和主播即時互動,並適時調整直播內容或取悅受眾。當然,有些直播主並非為了獲利,而是為了出名的動機,直播已經成為自媒體中,最受青睞的產物。

網路直播是否新舊媒體的替代品

攝錄、傳輸與接收工具的廉價化、簡易化與多元化,並未造就新媒體的營收加多,也非提供舊媒體的影響力;但是,網路直播卻是帶給許多有心人士對外訴求的溝通工具,此處所指有心人士,顯然是在預料之中卻更意料之外。

網紅是使用直播的原住民,但是,隨著網民對直播的興致不斷擴增,因此經常可見許多網路直播主,根據個人需求加速對號入座。除了商品推銷者、影歌星與藝人、旅遊網路直播、網路餐飲經營者、直播共學的師生、宗教人士與社團,甚至是政治人物之外,目前已經加入專業訓練的企業模式。

可以討論的是,直播是否會是新舊媒體間的替代品?個人認為,建議把直播視為是進化型的新空間化對話管道,就跟電子郵件、網誌形式的部落格、社群媒體、微電影等,經常會是一種流行或潮流,最終仍會趨向成為新舊媒體專業運作下的操作工具。

政治人物直播效益的兩極化

或許有人會很好奇,既然政治人物是擁有資源的人,為何會趨近直播的工具?應可歸類為兩種答案,其一是,只要有累積影響力的地方,就是政治人物不可缺席的舞台;其二是,直播是新舊媒體仍嫌遙遠,政策思維太呆板以及題材太侷限之下的產物。

換言之,政治人物的直播效益與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以及有特色的人,因為簡單的事大家都會做,但是簡單的事最難做好。如果政策宣導想在直播產生效益,宜再思考你是否是對的人,你是否用對了方法。

結語

直播只是社會偶然衍生的溝通管道,如果只是想藉由譁眾取寵來贏得社群的凝聚力,必然是個過度浪漫的想像。尤其是具有內涵的政治人物、政府機關的政策公關或是知識型的專業機構,應當更用心評量,直播經常是載舟的起點,但也會是覆舟的終點。

※作者為世新大學副校長

原文刊載於Yahoo論壇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