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融媒體與全媒體 開啟一場未來的賽局

前言

這是人工智慧AI(artificial intelligent)也是人類智慧HI(human intelligent)的互通時代,有些事,必須稍加沉澱也須靠情境反思。本專欄期盼藉由系列文章,深入淺出探討人類在媒體科技變遷下,正為自己帶來生活的便利,還是在面對另一種革新與革命式的挑戰。

了解融媒體與全媒體

首先,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融媒體(convergence media)這個大家並不陌生的名詞。其實,融媒體並不單純是個科技的產物,較妥適的說法,應只是媒體產業面對人類需求的另類服務模式。按照智庫百科的定義,融媒體是指媒體呈現一體化的趨勢,即充分利用各類固定與行動接收的媒體平台,把圖文與影音的內容互補融合,實現資源通融、內容兼融、利益共融的供需模式。

就跟融媒體一樣,全媒體(omnimedia)的形成亦有諸多論述。幾天前,在一場演講中,便將這幾年積極推動全媒體的概念給予較完整的整理。個人認為,全媒體就是融媒體的延伸,只是不宜把全媒體視為科技雜交(media hybridization)的概念,而是一種多層次平台互通的典範。

因為,全媒體不但是多媒體共棲融合(media symbiosis)的呈現,也是跨媒體、跨產業、跨載具與跨域化的思維下,進而促成自媒體、滑媒體、串媒體、跨媒體、互動媒體、流媒體與社群媒體等形式的擴散。

近幾年,寬頻、壓縮、程式設計、鎖碼、社群、行動與雲端傳輸技術的成熟,使得電信行業積極透過網路傳輸經營影音產業,也基於行動通訊與新媒體結合,讓影音傳輸不再受空間障礙,所謂開放網際網路的各種影音和數據服務(OTT over the top)自然形成,諸如Yahoo、Apple、TiVo、YouTube、Netflix、愛奇藝等OTT服務型態,促使多元用戶之營收模式,在大數據大控制的粉絲經濟運作下,造成新的媒體交易形式與日俱增。

換言之,全媒體的出現是因為結合網路、電信、行動、線上與社群平台,不只是替代傳統媒體的單一內容、單向傳輸與單層互動。更重要的是,在其跨領域的知識與資訊流通,可經由APP程式軟體讓内容與服務友善融入生活,成為另一種全媒體的特色。

誠如歐銻銻娛樂范立達董事長的觀察,台灣的Yahoo雖仍是最大的入口網站,但其他網站平台在跨國OTT網站大舉入侵下轉型,現在台灣最大的搜尋引擎平台是Google,最大的社群平台是Facebook,最大的手機簡訊平台是LINE;這些都是跨國公司也是全媒體平台的代表,上述各類網路影音產業,共同點在其友善的服務,是否能兼具邊界消融、版圖重構與管道分散的檢驗。

一個時代的結束與開始

2018年4月4日經濟日報揭露,微軟決定裁撤Windows與裝置部門。此一消息確實令人震驚,也讓人聯想到這又是一個時代結束的象徵。記得,在2013年9月2日NOKIA CEO同意微軟收購時在記者會上說了一段話:我們並沒有做錯什麼,但不知為什麼,我們輸了。

但是,在該篇報導的後續補充,微軟並非結束,而是組織的變革,該公司已另外成立新的體驗與裝置部門(experiences & devices)、及雲端計算及人工智慧平台事業部(cloud +AI platform)等兩個部門,與掌管集團AI研發的「人工智慧及研究事業部」並列集團三大事業單位。

因此,更適當的說法是,任何具有市場顯著影響力(SMP significant market power)的公司,在面對客觀環境的驟變時,最好的存活之道就是在一個時代即將結束時,必須先天下之憂而憂,找到另外一個博弈時代的開始。

結語

經由上述的探討,不難想像新網路時代須建構幾項特徵,影音內容不再只是載體接收訊息與服務、媒體產業結構與服務空間正在改變、交易型態與寬頻模式相互依賴、消費需求隨時牽動產業、媒體產業將面對更多元平台服務方式。更重要的是,媒體產業需跨界結合大數據與物聯網,讓新媒體競爭對手不只是紅海現象,反而是遠在天邊的藍海效應。

再套用一些企業主的名言加以回應,媒體產業經常要面對昨天的優勢會被明日的趨勢所取代;媒體經營者面對抉擇時,不需做錯,只要競爭對手做對了,就會失敗;終究,成功沒有偶然,只有失敗才有偶然,當決策者錯過學習,錯過改變,也就錯過了機會,而且是錯過的不是賺錢的機會,而是媒體是否存續的機會。      

※作者為世新大學副校長

原文刊載於Yahoo論壇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