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遊走灰色地帶… 台灣OTT無法可管的困境

日前傳出大陸影音串流平臺(OTT)騰訊打算循“愛奇藝模式”進軍臺灣,引發爭議。事實上,臺灣目前已有20多家OTT業者,但面對盜版猖獗,以及境外實力強大的OTT業者夾擊,對於市場規模小的本土OTT產業來說確實帶來很大的壓力,甚至政府連管理法規都仍曖昧不明。

多維新聞就此專訪臺灣世新大學全媒體中心主任馬斌,為讀者深入介紹臺灣OTT產業的現況、優勢與挑戰,並針對臺灣規範網路媒體的法律提出建議與呼籲。

1 遊走灰色地帶的愛奇藝

大陸影音串流平臺(OTT)騰訊傳出將依循愛奇藝模式來台落地引發爭議,連帶愛奇藝遭質疑在台的落地是違法的,導致可能因而遭到懲處。而境外OTT的落地更引發是否會衝擊臺灣OTT產業的討論,加上愛奇藝與騰訊為中國大陸業者,背後受到兩岸特殊關係的政治牽制,因此讓爭議更加複雜。

臺灣世新大學全媒體中心主任馬斌接受多維新聞採訪指出,不論是愛奇藝、騰訊或優酷都不能直接在臺灣落地,原因在於這些產業屬於《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以下簡稱服貿)所規範的領域,兩岸服貿既然未通過,因此照現有法令而言確實無法直接落地臺灣。

馬斌指出,OTT並非開放陸資來台的專案,這牽涉到兩岸政治與財經方面的問題,愛奇藝不能直接在台設立子公司,現行方法就是走快捷模式──不設子公司,在台業務透過臺灣代理商“歐銻銻”代為經銷、宣傳,臺灣觀眾打開愛奇藝網頁雖會自動導入至“臺灣站”,但其實閱聽眾仍可以選擇進入中國大陸網頁。愛奇藝以代理商的方式在台運作三年,因沒有落地不用負擔企業義務,卻收費提供服務,形成與臺灣業者不公平的競爭環境,目前仍無法可管。

2 學者促管理機制

當然外界也有所質疑,為何愛奇藝無法落地,但美國OTT“網飛”(Netflix)在臺灣就似乎沒有爭議?對此,馬斌指出,網飛在臺灣設有公司,但是其登記的是“科技公司”,與內容無關,純粹負責軟體跟硬體的開發,至於網飛內容管理則是由臺灣的公關公司負責,影片宣傳業務則交由“甲上電影公司”承包,因此事實上網飛也沒有落地。

馬斌進一步說,網飛目前透過與中華電信MOD合作在台推出服務,關鍵是因為中華電信受限於臺灣“廣電三法”的“黨政軍條款”,所以無法自製原創內容,必須引入外部的內容來充實MOD平臺,才促成與網飛的合作關係,可說是海外OTT落地臺灣的一種解套方式。

從網飛的案例可明白,臺灣法令運作仍相當模糊,馬斌感歎,OTT目前在臺灣仍無法律可管。從2017年前開始計畫把“廣電三法”(《廣播電視法》、《有線廣播電視法》、《衛星廣播電視法》)變成“匯流五法”(《無線廣播電視事業與頻道事業管理條例》、《有線多頻道平臺服務管理條例》、《電信事業法》、《電信基礎設施與資源管理法》及《電子通訊傳播法》),讓“數位匯流”相關產業有所依循,但無奈“匯流五法”至今仍未通過。

身為媒體從業人的馬斌更沉痛表示,十年前臺灣要成立網路電視臺時因為政府的不瞭解而有艱辛過程。但十年過去,網路已經是大家熟悉的媒體,連OTT的討論也已兩年了,在瞬息萬變的網路時代下,至今臺灣政府連一個管理辦法與方向都看不到,業者完全無所適從,這才是真正令人擔憂的問題。

※多維新聞授權提供

原標題:無法可管 臺灣OTT產業陷困境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