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札記:數據解密

文/蘇建州,《立報》總編輯,世新大學傳播管理學系教授

2018世界盃分組賽德韓大戰側寫:韓國隊最後一役,無緣晉級、主帥受傷、傷停補時、臨去秋波、連進兩球、攪局之戰,韓國爆冷拿上屆衛冕軍德國墊背,兩隊一起打包回家。德國的傲慢輕敵對比韓國的頑固拼搏,意外地成就了一場扣人心弦的史詩之戰,也成了這幾天茶餘飯後的重要話題。首先要招認,筆者是「真」數據迷兼「偽」足球迷,搶搭世足瘋,寫這篇文是湊個熱鬧,希望透過腳下數據輕鬆聊世界盃的方式參與盛會。會挑選這些數據無關足球專業,只是方便與有趣考量,期望有助於跟我同樣程度的低階球迷找到球賽的看點和樂趣,懇請高階球迷不要來踢館!

20-8-5 歷史的世界盃

世界盃由國際足球總會(FIFA)每四年舉辦,從1930年首屆比賽至今,期間除1942、1946年因二次世界大戰停辦,已舉辦 20 屆賽事,至今只有8個國家曾贏得冠軍,其中以巴西贏得 5 次冠軍最多;其餘是義大利、德國分別4 次,烏拉圭、阿根廷分別2次,英格蘭、法國、西班牙1次。本屆世界盃據傳斥資140億美元,史上最貴,堪稱地表上規模最大、最具影響力的足球賽事。

207-32-1 過關斬將的世界盃

世界盃分成會外賽和決賽圈兩個部份。本屆世界盃會外賽歷經三年的賽程,從207個FIFA合格會員國中產生32 支進入決賽圈的球隊,現在在俄羅斯進行的是為期一個月的會內賽,最後只會有1個國家球隊能勝出,獲得冠軍寶座。

40%-44%-0.005% 美中不足的世界盃

有人戲稱本屆世界盃是「美」「中」不「足」,因為美國、中國大陸兩大經濟體都未能通過資格賽進入32強,也就是佔全球GDP約40%的兩大經濟體居然缺席這場體育盛會。此外中國大陸、印度、美國、印尼等四大人口國,佔全球人口的44%也都不在決賽圈之列,令人玩味。即使這些經濟大國、人口大國都未能參賽,全球關注世界盃的收視人數高達數十億,影響力仍遠遠超過另一體育盛會奧運。另外相較人口大國的缺席,決賽圈首次出現33萬人口(和花蓮縣人口數相當)小國,全球人口佔比不及0.005% 的冰島,雖然未能晉級16強,但分組賽中以1比1踢平足球強國阿根廷,讓全世界都關注到他的存在,可以說是一鳴驚人、一戰爆紅。

48-75% 倒數計時的世界盃

分組賽已近尾聲,就剩兩場勝負無關晉級的賽事,這48場分組循環對戰絕對是過去兩週全球最吸睛的大事,最終16強門票已發給了烏拉圭、俄羅斯、西班牙、葡萄牙、法國、丹麥、克羅埃西亞、阿根廷、巴西、瑞士、瑞典、墨西哥、英格蘭、比利時、哥倫比亞、日本。您猜中幾隊? 雖然接下來還有16強賽、8強賽、準決賽、季軍賽、決賽,但事實上賽程已經走了75%,強烈建議大家要好好珍惜剩下的16場比賽。想想四年後的自己是否仍有體力、時間這樣熬夜爆肝看球? 更重要的是接下來場場都是激烈的Win or Go Home 驟死賽,保證場場扣人心弦。

1962-25% 衛冕軍魔咒纏身的世界盃

由於全球足球風氣愈來愈火熱,能夠脫穎進入32強決賽圈的國家隊都非等閒,實力愈來愈接近,勝負也愈來愈不可測。很難想像從1962年巴西成功衛冕之後,已經56年來沒有任何國家隊成功衛冕。事實上,最近五屆的衛冕軍就有四屆在首輪出局,也就是只有25%衛冕軍進入16強,更遑奪冠。今年的德國隊同樣難逃衛冕軍魔咒纏身,沒能倖免。

7.32-2.44-11-75% 決戰12碼罰球的世界盃

本屆世界盃足球賽首次引進影像輔助裁判(Video assistant referee, VAR)系統,讓12碼罰球次數大增破紀錄,加上16強之後頻頻平手的PK賽制,12碼罰球勢必隊勝負關鍵的重要性大大提高。試想射手和守門員的對局場景,足球門寬度7.32公尺,高度2.44公尺,射手距球門11公尺,大約12步距離,以球速約為每小時112公里計算,守門員只有零點2秒到0.3秒的反應時間,射手進球率大約是75%。射手思考的是如何提勝率,守門員思考的是要降低對手勝率,開始一個射手和守門員的零和遊戲賽局。根據李維特(2014)蘋果橘子思考術一書中的數據顯示(參考下面示意圖一與示意圖二),有60%射手選擇踢自然側、40%踢相反側。這結果很合理。因為守門員猜錯方向,踢自然側比踢相反側的進球率高5.1%;而若守門員猜對方向時,踢自然側更是比踢相反側進球率高了19.9%。守門員的決策思考是「右邊?還是左邊?」其實根據過去的數據,踢中間相較於瞄準球門角落成功機率多了7%,但射手通常不會瞄準中間,特別是像世界盃這種高賭注的球賽。亦即從理性的統計數據明白指出應該把球踢向球門正中央。然而,萬一守門員「沒有」往旁邊撲,而射手直接把球踢到他的肚子上,守門員連動都不用動,就救了他的國家變成英雄,這種丟臉的風險太大。因此最後還是會選擇踢角落的策略,即使守門員猜對攔下球,射手踢角落已經是很英勇的努力。遵從這個自私的誘因,為了保護自己的名聲,射手比較可能選擇踢角落。如果基於全體利益的誘因,也就是替國家贏得比賽考量,選擇正中央反而是理性、勇敢的舉動。

射手和守門員的零和遊戲賽局示意圖一,數據來源:李維特(2014)蘋果橘子思考術,世新大學傳管系碩專生杜文隆協助繪製。
射手和守門員的零和遊戲賽局示意圖二,數據來源:李維特(2014)蘋果橘子思考術,世新大學傳管系碩專生黃明坤協助繪製。

87%-84%-84% 霍金的世界盃

霍金被稱為「21世紀愛因斯坦」,是英格蘭足球迷,對世界盃也有研究。霍金抨擊英格蘭球員在12碼罰的表現,還因此研究出一個超完美12碼罰球理論:建議助跑要超過3步進球率是87%(若少於3步,進球率只剩58%); 射門瞄準的位置,若能朝著球門兩側的死角進攻,進球率有84%。 操刀射手以金髮球員成功率84%最高(禿頭或光頭球員71%深色頭髮球員成功率就只剩69%)。 數據預測世足賽準確嗎?霍金說做為理論物理學家,我的預測能力比章魚保羅強一點點,只是2014年世界盃,霍金錯誤預測巴西奪冠,而章魚哥卻在2010年準確預測西班牙奪冠。章魚哥和霍金現在都已經無法再預測世界盃,取而代之的是透過機器學習的人工智能(AI),只是這些AI大多預測德國奪冠,或至少進前四強,然而16強還沒開打,德國球員早早就都打包回家了….。世界盃的預測難度極高,複雜的環境因素、身心因素、政治因素、戰術因素都攸關勝負,變數太多、變數不可測、變數敏感度高等問題….,都仍有待克服解決。或許如精準預測作者奈特席佛所說:「平靜接受我們不能預測的事,勇敢預測我們能預測的事,睿智看出差異何在。」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