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節目在串流影音最大平台上線了

文/張約翰,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兼任講師

這陣子常在臉書上看到朋友分享Netflix的紀錄片。是的,串流影音龍頭Netflix不是只有娛樂節目,還有各式各樣原創紀錄片。

Netflix在2018年已有一億訂戶,節目預算80億美元,市值超過迪士尼與美國有線系統與電信業巨擘Comcast,達1,516億美元。它飢渴地需求內容。除了外購,還有各式各樣原創內容,包括戲劇、紀錄片,下一步就是新聞了。

根據哥倫比亞新聞評論(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CJR)與哈佛尼曼實驗室(NiemanLab)報導,以解釋性新聞知名的Vox,以及網路原生新聞媒體龍頭Buzzfeed News,都將與Netflix合作,推出新聞節目。

Vox先開跑,Buzzfeed七月跟進

根據CJR數位媒體線主編雷伊(Justin Ray)的報導,Vox的新聞節目《懶人包》(explained)已經在5月23日上線,而Buzzfeed News的《鄉民看過來》(Follow This)預計7月登場。合作方式是製作團隊與製作經費由Netflix出資,完成的節目仍掛合作媒體的名字,但節目內容歸Nextflix所有。

Vox的《懶人包》共20集,前3集一次釋出,之後每週三播出。Vox的副總裁穆恩(Chad Mumm)說,這是他們公司創辦以來資源最集中、最昂貴的計劃,製作團隊達23人,包括創辦人之一克連(Ezra Klein)。

其實Vox的《懶人包》本來在YouTube就有,形式是5分鐘左右的短片。不過製作人波斯納(Joe Posner)表示,這次與Netflix的合作,讓他們有機會製作更強大的影片;原本在YouTube上的片段,通常由一、兩個人包辦報導、剪接、過音,現在有更多資源製作更專業的影片,可以把視覺化敘事帶到新的境界。

波斯納說,Vox與Netflix這次的合作,目標是以投其所好、娛樂手法引發人們好奇心的同時,建立人們在Netflix上看新聞節目的習慣;Netflix擁有更大的用戶群,提供更適合Vox敘事的環境。

Buzzfeed News的《鄉民看過來》規劃20集,是新聞雜誌形式,7月9日上線。與《懶人包》稍有不同的是,《鄉民看過來》由新聞工作者的角度來詮釋時事。製作團隊20人,並延攬一些知名記者擔任製作人。Buzzfeed News的節目總監凡內加吉索(Cindy Vanegas-Gesuale)表示,這個節目不只呈現新聞產製過程,還會展現新聞部人員的個性;不只打媒體品牌,還要打記者的品牌。當

CJR問到,這種做法是不是為了娛樂效果,總編輯史密斯(Ben Smith)說,當前新聞業的問題是取得人們的信任,而產製過程的透明度是當中的重大挑戰,人們會想知道到底做這則新聞的是誰、怎麼做出來的。但他還說,焦點還是會在新聞故事本身,而不是新聞工作者。

雷伊關心「Netflix出錢、媒體做節目、節目歸Netflix」的模式對合作媒體是否不利。Vox的穆恩表示,Netflix承擔了市場風險,取得節目成品,但報導過程得到的東西還是Vox自己的智慧財產,而且還可以把Vox的品牌帶到新的閱聽人面前。Buzzfeed News的凡內加吉索也認為,這次合作有助於擴大觸及,雙方各取所需。

後有線時代的新聞節目是這樣的嗎?

哈佛尼曼實驗室主任班頓(Joshua Benton),在Netflix上《懶人包》首播後發表評論。他關心的是更本質性的問題:後有線時代(post-cable)的新聞節目是這樣的嗎?

也許你會以為有線電視還是最多人使用的媒體,不過根據TechCrunch報導引用eMarketer的數字,2018年,美國已經有超過5,660萬人不是付費電視的用戶,也就是剪線族(Cord-cutters)與拒接族(Cord-nevers),預計到2021年這兩個族群會上升到合計約8千萬人。所以後有線時代不是什麼諾斯特拉達姆斯式的空想災難預言,甚至不是未來式,而是現在進行式。

班頓從收視行為、科技事實與商業動機切入,質疑Netflix與Vox、Buzzfeed News合作生產的節目,是不是真的適合後有線時代。

根據Pew民調中心2016年的調查,美國民眾取得新聞的媒體來源還是電視(57%),也就是說相較文字與圖片,大家還是比較喜歡影片。當智慧型手機來臨,年輕人已經把「電視」與串流影音平台理所當然畫上等號,觀看影片也就移轉到各自擁有的裝置。在20世紀傳統電視時代,市場規模由電波發送能力與聯邦通信委員會(FCC)的規範決定,所以當晚間新聞時段一到,同一個城市就那麼幾台在競奪觀眾的目光;然而先是有線電視讓個競爭由幾台變成上百台,進入21世紀的影音串流時代後,YouTube與Netflix更讓這個競爭對手數目規模擴大到以百萬計,新聞節目在當中如何被觀眾挑中?

雖然有以上的質疑,班頓仍然肯定《懶人包》的節目內容。只不過他不認為這就是後有線時代的新型態新聞節目。他理想中的後有線時代新聞節目,是及時、優質、對民主更有貢獻,並且是串流平台原生內容。不過他也承認並不知道怎麼做。

曾在新聞界工作多年的班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回顧新聞產製,從電報、電影、無線廣播、無線電視、衛星、有線電視、網際網路、行動裝置、社群平台,一直到串流影音平台,新聞業向來追著傳播科技的腳步前進,而每一步都讓新聞本身有本質上的變化,這種變化同步於傳播科技對社會造成的變化。當這種變化的進程愈來愈快,變化就不再是過渡階段,而成為一種持續的狀態。想重新取回新聞在傳播內容競爭中的一席之地,新聞界對新聞從型態到本質的定義,也許要抱持更開放的態度,而不是死抱著對過去的美好想像不放。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