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信產業與市場結構

文/簡文政,世新大學經濟系教授兼系主任

我國行動電話服務產業歷經1997年的開放民營業者經營之後,產業型態由中華電信的獨佔市場結構轉變成相對開放的寡佔競爭型態。經過20年的市場競爭,近年來的市場結構形成中華電信、台灣大哥大、遠傳、亞太與台灣之星五雄割據的局面,寡佔市場的價格競爭時有所聞。近日各家電信以4G低價吃到飽的定價策略,引發「降價大戰」。此一低價促銷模式已在業界引發一陣旋風與市場諸多亂象,讓人們不禁對於行動電話的產業結構與廠商競爭產生諸多疑問。

首先是產業結構的分析,依據哈學派「結構-行為-績效」 (Structure-Conduct- Performance, S-C-P)的產業分析理論,目前的行動電話服務產業結構為寡佔市場。以4G基地台數作為廠商服務供給的衡量來看,根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ation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NCC) 2018年3月的資料顯示,我國4G行動電話各大電信的數目分別為中華電信的一萬兩千多台為首,遠傳居次,約為一萬台,台灣大哥大位居第三,佔九千四百多台。全台4G總用戶數已達2,354.4萬,普及率約為 102.4%,服務市場值約為新台幣1,340億元,市場規模不容小覷。其中,中華電信高達820.6萬用戶居冠,市場份額高達34.9%;台灣大哥大與遠傳的用戶數在伯仲之間,各為581.4萬(24.7%)與567.5萬(24.1%)戶分居二三名。前三大產業市場集中度 (CR3)高達83.7%,顯示我國行動電話服務市場結構的高度集中。

資料來源: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NCC)

值得注意的是行動電話市場並非只有4G服務,2G與3G服務亦為消費者所使用。因此,在研究電信廠商4G市場集中度僅能看到市場主流技術的面貌,2G與3G的使用更能顯示完整的市場結構狀況。在產業中新技術的採用經常伴隨著舊技術的落日,如圖二所示,4G服務在2014年開台,只花了兩年不到的時間就超越3G用戶數,可見電信服務技術擴散之效率。若再將資料往前延伸,台灣3G開通後,花了三年九個月的時間3G用戶數才超越2G,可以看出各代之間的技術擴散速度有加快的趨勢。

2014-2017年行動電話服務業市場總用戶數趨勢圖 資料來源: NCC

在這個技術更新速度飛快的年代,完整的市場結構分析應以各技術是否會呈現不同的市場結構為命題,由圖三可知,以每年前兩大廠商的市場份額 (CR2)衡量市場集中度在2G服務中均超過80%,而3G和4G中則均超過59%,根據Bain提出之衡量標準,我國行動電話服務市場在2014年至2017年這四年均呈現非常高度之市場集中率。因此,行動電話服務業市場集中度依照美國慣用的分類標準,可以清楚知道我國行動電話服務市場這四年也都屬於高度集中市場的情況。

2014-2017年移动电话服务业市场集中率(CR2)趋势图数据源: NCC

寡佔市場分析中最有趣的部分在廠商競爭行為的互動,其中比較接近目前行動電話服務業的經濟模型應為「單一主導者模型 ( Dominant firm model )」與「領導者先行模型 ( Stackelberg Model )」,前者描述在一個具有「單一市場主導者」性質的市場區隔中,有一家公司主導者擁有不算小的市場佔有率,市場中剩下的佔有率,則由一群相對而言比較小的公司互相競爭,比較像是1997年台灣開始開放民營化的市場結構;後者描述市場領導者可以根據自己的獲利目標,領先決定它的產品生產數量,而市場跟隨者考量市場領導者預計的生產數量設定利潤極大化目標,來決定自己的生產數量,這個模型的設定比較適合目前的產業結構。

此次風波廠商所採取的訂價策略,其中可以產業理論中的掠奪性訂價(Predatory pricing)來解釋,因牽涉到市場競爭的公平性,因此備受矚目。[1]而電信業499吃到飽限時開放全民引爆申辦潮,公平交易委員會 (Fair Trade Commission, FTC)為此也進行初步調查,不過調查的方向卻是聯合行為,這也是令人不解的調查方向。也就是說,當一家業者推出某方案,其他業者跟進,這是跟隨動作,且FTC初步調查業者間無意思聯絡,即無聯合行為。然而,基於廠商利潤極大化的角度,對於需求相對無彈性的財貨 (行動電話服務)採取漲價才是增加利潤的策略,而廠商以聯合降價的方式因應,並非理性反映。因此,在此次廠商降價大戰的競爭反而應建議由主管機關NCC調查領導廠商的訂價是否有掠奪的傾向。

根據業者所提供的數據,3G時代全台電信業總投資約2,310億元,帶來1,910億元營收;到4G時代,總投入資金飆高到3,780億元,但營收僅2,050億元。若業者所言不虛,一個電信世代的轉換會產生出至少400億的虧損,在這個前提下不可能會有業者繼續投入在這個產業。或者說這些確實發生,但是在營收或是成本的折舊上或許由於會計成本的計算限制,無法真正揭露出真正的「機會成本」。因此,目前電信廠商所訂的價格是否真的在對手的機會成本以下,或甚至是在自己的機會成本以下,恐怕只有業者知道。

因此在琳瑯滿目的資費方案中,廠商提供一個看似殺紅眼的499價格與原本方案的差距是否真的會到虧本的地步,或是這些合約間的差距僅是差距不大的資費包裝,僅有大賺與小賺的區別,我們可以進一步由資料來驗證。圖四整理2014-2017年各電信業者之純益率[2]的比較,電信三雄的價格競爭在過去反覆重演,廠商寡佔結構下 (結構),價格調整的行為如此 (行為),若以純益率作為市場績效(績效),各年度的表現都在10%以上,長期的獲利幾乎可以排除廠商虧價銷售的可能性。

2014-2017年各電信業者之純益率趨勢圖 資料來源: 依據各電信業者之財務報表計算方式,作者彙總整理


對廠商來說,在這些行動電話服務內容的重組或許成本差異是不大的;然而對消費者來說,不同資費內容的認定不同,會有不同的消費者剩餘。因此,在消費者剩餘增加的前題下自然可以提升買氣,衝高用戶數,創造既有市場2,354萬以外新客戶的加入。而整體來看,生產者成本負擔差異不大,而消費者剩餘增加,總社會福利提

最後,以科技進步的角度出發,新技術的採用會與舊技術體系產生拉扯。因此,當行動電話服務市場已經出現了一個技術典範或主流設計 (如4G),產業的發展軌跡就會產生類似物理惰性 (Inertia) 的特質,依附在這個典範或設計進行演化,造成技術進步惰性 (Technological inertia) 的停滯現象。就社會福利的角度而言,是不利於創新的。因此,市場競爭的降價行為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既增加民眾的消費選擇,亦可讓舊有的4G系統降低獲利率,刺激廠商致力於高利潤的新技術5G生產與研發,正所謂一石二鳥,增加社會福利又刺激技術進步。

[1] 掠奪性訂價是指產品廠商或服務提供者刻意地以低於生產成本的價格來銷售該產品或服務,以期能排擠市場上的其他競爭對手,並達成控制市場的目的,導致其他弱勢追隨廠商因成本過高而無法跟隨訂價,面臨倒閉的風險,待驅逐跟隨廠商後再提高價格。

[2] 純益率=稅後損益/銷貨淨額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