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轉型中的傳播學門

文/陳清河 世新大學副校長

綜整媒介轉型中的傳播學門有三大面向:(1)傳播知識與技術轉變:在數位匯流的全媒體時代,由於傳播模式、管道、使用習慣等起了大變化。關於媒體效果與閱聽人特質的知識,肯定與傳統媒體世代時大相徑庭,訊息觸達閱聽人所需掌握的技術也大不相同,觀念改變產業邏輯驟變已成必然。(2)傳播產業與新興科學相互影響:全媒體環境的另一特色,是過去不被界定為大眾傳播範圍內的機具,如今與傳播學門發生密不可分的關係,因此,傳播研究者不僅需掌握傳播學知識,還得理解新的行動機具、手機與網路的連接,以及手機與社群使用習性的改變。(3)新興傳播政策法規越趨複雜:由於科技總領先傳統規制,因而各國的媒體法規與政策,無論民主或威權國度,幾乎都是在為傳統媒介市場制訂,但隨著全媒體時代的來臨,這些法規與政策都得經歷大規模的修訂,才有可能涵蓋邊際模糊的各類媒介。

科技轉移牽動跨界人才結構

面對新科技的轉移,人力的精簡確實是一項利基。內容產業所面臨形式轉移,包括創意週期較短、人才更替加速、培訓時間緊迫、新舊文化衝擊、人事規章更迭等。全媒體的發展改變了傳統一點對多點傳播的型態,更引出下對上與相互分享的模式,這些趨勢對現在所有的媒體事業,不論軟硬體的更新、廣口徑人力需求、儲流一體的經營模式,都將造成極大的衝擊。其中,數位化及標準化成為媒體事業的主軸,隨著陸續開放的電信、網路、行動與廣電產業互跨之經營方向,改變傳統的人力管理策略、服務品質、組織人力管理與產業策略聯盟成為不可逆的趨勢。

媒介數位化與匯流化,讓媒體內容之產製過程更加便利而快捷,然而,從業人員往往需身兼多職,不僅要掌握書寫與規劃設計能力、資源整合與創意能力,還要掌握如何善用琳琅滿目的網路工具與程式語言的能力,才可面對人工智慧替代的考驗。除此之外,現代傳播人還須融入敘事與言說的能力,身為媒介訊息的專業產製者與傳遞者,說故事不僅僅是把故事說出來,而是要把故事說好且能在短時間內說得動人。更重要的是,媒體人尚須有具跨專業知識,才能讓說服效能極大化。

大學之傳播學門轉型

相對於社會科學領域其他許多學門,傳播學門須將學與術結合的特色尤其顯著,而且其操作層面的知識與技能與當代社會生活密不可分。能隨機應變之通才教育需建立幾種特質:首先是領導與合作特質,傳播學門儘管正在過渡到數位全媒體的洗禮,但團隊合作仍然是傳播職場上的不二法則;其次是創造與創新特質,全媒體世代象徵著創新與求變,不僅要有形式與內容的創造能力,更要有營運思維上的創造能力;再則是資訊處理知識流通的轉型,所謂的使用資訊,蘊含處理資訊之建構與重構能力,身為全媒體的訊息管理者與傳遞者,應能掌握將資訊善加處理與配置之能力。整體產業對於未來的員工自有期許,其中含括表達能力的提升,包括文字表達、語言表達,以及藉由影音內容表達觀點的思維。

新傳播科技的應用,不但提升媒體的工作及服務形式,也改變媒體的作業流程及組織結構,進而使得媒體組織與人力資源受到影響。在網路科技發展與知識經濟的衝擊下,未來大部分的媒體從業人力都將是知識工作者,傳播學門除了必須適時適切之調整,提供主動學習與分享的環境,使得媒體產業的最大資產更聚焦於知識工作和生產力的傳承。過往,絕大多數的媒體在人力資源管理角色較偏重於執行傳統的人力資源管理模式;但是要協助媒體事業不斷強化體質、創造價值以提升整體競爭力,這些傳統的人力資源管理功能,肯定不足以因應未來數位全媒體發展的需求。在應有之策略性功能以知識與創新為主的經濟環境中,傳播人力資源是否能夠發揮應有之策略功能,將直接影響到傳播學門轉型的成敗。

結論

可以想見,傳播學門的研究面向整合路徑,確須堅持傳播學門作為跨學門的意義,去因應全媒體匯流的現實需求。其未來的研究項目、範圍、途徑勢必經歷重新整合,結合原來不屬於傳播領域的專業領域。傳播學門雖然仍有各家各派觀點與作為,但是媒介經歷數位化與匯流化之後,眾聲喧嘩的現象大大加劇,將是可以預見的場景。

25299847_10155777736892906_8493066619463765830_o

查看更多文章: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