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快抄解放記者

文/張約翰,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兼任講師

記者快抄」上線了,這個網站的命名充滿揶揄意味。一般都解讀為是對記者的揶揄,但只要仔細想一想,這個揶揄是雙向的:既諷刺部分愛抄PTT的記者,又讓鄉民自動成為新聞產生器。

該打屁股的AI實習記者

以AI自PTT撈取熱門文章生成新聞草稿,是「記者快抄」的賣點。目前生出來的草稿相當差勁,有點像前一陣子網路熱議的臉書AI讓兩個聊天機器人對話的內容。比方「2017年台日韓各隊主場觀眾人數排行」這則新聞草稿的引言是這樣的:

[即時新聞/記者快抄]批踢踢網友AlexDelPiero發文表示,2017年台日韓各隊主場觀眾人數排名,排名,所在地(地域),單場平均,札幌(北海道),首爾(京畿),首爾(京畿)

更糟的是,這則新聞草稿配的圖,是電影《攻殼機動隊》的劇照。負責發文的AI實習記者該打屁股了,如果他有屁股的話。

不過,實習記者操一陣子後,終歸是可以正式上線的。現在看起來很爛的新聞草稿,相信很快就能改善到勉強可讀。屆時「記者快抄」就可以轉型為專賣稿件的通訊社,記者也不必抄了,直接拿去用就是。不過不同於傳統通訊社,這家通訊社只要雇工程師、程式設計師就好,記者就不用了,內容全部都是使用者生產(UGC)。

弔詭的地方就在這裡。你貼文,你推文,你叫記者快來抄,現在記者也不用抄了。

兩個大學生架的c被記者灌爆

PTT的功能設計讓記者能輕鬆找到最熱門話題,自然就會成為新聞產製的來源。因為,新聞產製數百年來一直與科技分不開。有了印刷術就有了報紙,有了無線電就有了廣播電視,有了衛星就有了全球時況轉播,有了臉書就有了網路直播。記者的工作本來就一直跟著科技的腳步。

再舉一個例子。美國有兩個大學生,在期末報告的壓力下,架了一個網站「快樂抄」(Happy Scribe),只要把訪談的語音檔灌進去,就能變出文字檔來。結果這個站上線不到三個月就被灌爆了,從每天70個訪客,變成數以千計;佇列中排隊等待處理的語音檔數目,從5、6個變成將近100個。灌爆這個網站的不是研究人員,不是博士生,而是記者。

記者不必再當抄寫員

過去新聞產製是有週期的。月刊、雙週刊半月刊、旬刊週刊、日報晚報,最短的週期也不過是廣播電視,以小時為單位。但在社群時代的新聞產製時程,已經沒有週期,事件還沒結束,文字、影音直播已經上線。記者的工作已經被時間追到退無可退,此刻就是永恆。

在這種產製壓力下,有科技工具把記者從追逐即時資訊的地獄中解放出來,求之不得。分析、詮釋和批判,這些無法以科技取代的能力,才是記者的本份,至於資訊呈現,丟給AI實習記者就可以了。記者從此可以和抄PTT的壓力說拜拜。

希望AI實習記者快快長大,杜奕瑾快點幫他取個名字吧!

19732303_10155327279847906_7386418089676435958_n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