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的黃金年代 傳統媒體的眼淚

科技革命性的發展,數位化時代已成為現在進行式。智慧型手機與網路的普及,劇烈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習慣,從過去閱讀報紙的景像,取而代之,是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滑不停的場景。

資訊傳播快速的現在,媒體也經歷著巨大的變革,新媒體的出現,媒體載具亦從固定型式媒介,增加了電子行動式載具,原本主要的功用僅是接聽電話的手機,發展至智慧型裝置透過網際網路與各式各樣的社群軟體、電子新聞、線上遊戲連結,加速新媒體傳播的範疇。

資訊傳播快速的現在,媒體也經歷著巨大的變革,新媒體的出現,智慧型裝置透過網際網路與各式各樣的社群軟體、電子新聞、線上遊戲連結,加速新媒體傳播的範疇。(取自pexels)

到底什麼是新媒體呢?網路上對新媒體的定義至今仍然存在著多樣解釋,世新大學助理教授沈超群則認為:「新媒體的概念是相較於傳統媒體,是具有互動性、連結性和即時性的媒體,兩者最大的不同是新媒體可以提供媒體暸解接觸者的資訊。」傳統媒體單向傳播資訊給受眾,無法直接得到受眾的回饋,僅能從銷售量、收視率或抽樣調查等數據看成績;新媒體則可以透過數據分析,了解受眾關注的焦點、偏好的內容或排斥的題材,精準地提供受眾所需要的資訊。

從數據分析看新媒體

事實上,我們在網路上的一舉一動,很有可能都正在被科技公司記錄著。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是今天想要買一支隨身碟,在瀏覽器搜尋了「隨身碟」三個字後,無論最後有沒有買,都會在其他網站的看到一排隨身碟廣告,下一秒拿起手機開始滑社群軟體的時候,馬上就出現剛剛瀏覽過的隨身碟廣告!

「我們在新媒體時代是多標籤的!」沈超群提到,當電腦登入個人帳號時,它就開始認識使用者的所有喜好,隨之貼上標籤,而這個標籤還可能不是只有數個,可能會是無數個。假設某位特定使用者平時收看推理解謎類型戲劇的次數高過於看其他類型,就會被貼上「偏好推理解謎」的標籤,以此類推,當它收集夠多使用者的喜好後,便開始將這位使用者可能感興趣的議題、貼文、影片等任何訊息送上面前,就如同我們常常瀏覽完一篇文章,滑到文章的最後會看見「猜你喜歡……」一樣。

媒體公司取得使用者的個人郵件信箱、性別、年齡、婚姻狀況等等資料,進而透過數據分析整個使用者群體。(取自pexels)

為了提供更好的服務,媒體需要透過建立會員、綁定帳號等等方式與使用者達成雙向關係。媒體公司取得使用者的個人郵件信箱、性別、年齡、婚姻狀況等等資料,進而透過數據分析整個使用者群體中,使用者們各別對於每一次使用體驗後累計的評價、停留時間、點擊或回訪次數等等,逐漸地從中暸解「使用者要的是什麼」和「使用者不要的是什麼」,讓往後產品的設計更貼近使用者所需,提升使用者對媒體使用的渴望,滿足使用者體驗,好讓使用者最後成為固定用戶。

媒體分眾正在發生

新媒體發展至此時,有效地利用數據分析與主題標籤分類,並以使用者為取向,卻也可能同時導致「分眾媒體」大步逼近「大眾媒體」的地位,也就是說當人人都只關心自己想看的內容後,那麼此時媒體傳播訊息的對象還是「大眾」嗎?

《媒體失效的年代》一書的作者傑夫・賈維斯在書中提到了這樣的概念:「是否應該繼續將閱聽人當作是大眾,對他們提出全體一致的服務?」當新媒體提供個人化的服務後,受眾不斷地分散再分散,現在的閱聽受眾已經不再願意花一小時電視新聞,只為了看許多與自己無關的消息。

其實新媒體標籤的分散、歸類概念,是為了讓使用者能快速又方便地,找到自己需要的資訊。(取自pexels)

以社群軟體為例,最早在Twitter出現的「#井字標籤」功能,也被廣泛運用在社群軟體instagram的「主題標籤」中,概念類似前段沈超群所提及的「新媒體多標籤」現象,其實新媒體標籤的分散、歸類概念,是為了讓使用者能快速又方便地,找到自己需要的資訊。當使用者開啟instagram,所有閱覽過的動態,點擊過的「主題標籤」,逐漸侷限於某些種類的資訊,受眾將不斷地分散再分散。

通訊軟體的發達,新媒體提供的個人化服務內容,仍能讓受眾彼此之間保持相互連結,也因此無論「分眾媒體」與「大眾媒體」會如何演變,可以預期的是,未來媒體傳播途徑將會更加多元,傳播效果將會變化多端。

媒體價值該何去何從

新媒體的「互動性」更給予大眾自主接近媒體的管道,也就是「自媒體」。使用者可以透過部落格、Facebook、Instagram,或是Youtube等平台,設立自己的帳號、創建粉絲專頁和頻道,透過這些平台傳播訊息。當文章或影片的觀看次數達到一定的程度,有了話題性、討論度,該使用者對社群和社會便開始產生了影響力。

 「現在我們所有人都以我們的鍵盤、手機或其他裝置,而擁有新聞、資訊和內容的製造方式和發行方式。任何人都可以搜集、散發資訊;任何人都可以找到或加入一群合適的群眾;所有人都不需要守門人或中間人(也就是媒體),即可和任何人連結。」

當大眾知道的比媒體多,大眾又能使用媒體工具分享資訊時,無數條的內容正每分每秒被製造和傳播,此時訊息不再需要通過守門人的把關,只要按下「Enter」就能傳播。(取自pexels)

賈維斯先生同樣在《媒體失效的年代》書中提到這樣的觀點,認為這樣的導向重新設定了媒體與大眾之間存在的關係。當大眾知道的比媒體多,大眾又能使用媒體工具分享資訊時,無數條的內容正每分每秒被製造和傳播,此時訊息不再需要通過守門人的把關,只要按下「Enter」就能傳播。

甚至連現今的即時新聞,都經常直接引用Facebook、爆料公社或PPT這類平台上的內容,製作成一個新聞。這樣的現象不禁讓網友們懷疑,「有了爆料公社還需要記者跑線和採訪編輯嗎?」多數可能未經求證的訊息,直接截圖轉貼,這樣的內容稱得上是新聞嗎?過去新聞工作者以製造內容為志業,然而現今的內容產製門檻變得如此簡單時,新聞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將會變成什麼?是直得探討和省思的問題。

※本文經汪欣儀授權,原標題:新媒體的黃金年代 傳統媒體的眼淚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