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該不該看神力女超人?

/李佩雯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副教授

我到底該不該看《神力女超人》,好糾結。

自從在《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中瞥見神力女超人的身影,我就對當時正在拍製的《神力女超人》充滿期待,甚至內心暗許能帶著朋友六歲的小女孩們一起觀賞。

想看《神力女超人》的原因眾多。一來,從小我就是超人粉,對於公平正義,打擊惡勢力,深深著迷。而改編自知名DC漫畫的正義聯盟系列電影,神力女超人是當中唯一的女性英雄。此外,該片令我感興趣的另一個原因是1941年時打造這部漫畫的作者,哈佛心理學博士馬森(Marston)。當年身為生理男性的他深受女性主義運動影響,後來與妻子決定與另一名深愛的女性共處一室,多元成家。而這名女性(據說是知名女性主義運動者桑格的姪女)也成了神力女超人一角的原型。

再說,本片的導演也大有來頭。珍金斯(Patty Jenkins)13年前曾經執導過電影《女魔頭》(Monster),該片也讓女星莎莉賽隆一舉摘下奧斯卡影后。珍金斯坦言,2012年另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電影《飢餓遊戲》締造出票房佳績,證明了女性動作片深具市場價值,也因此給了她很大的鼓舞。果然,神力女超人從六月初上映以來,好評不斷,不僅創下了女性導演最高開片成績,並且突破好萊塢英雄片的觀影結構,上片首周就出現了高達52%的女性觀眾群。

所以,這樣的片,我為什麼還要糾結該不該看呢?

其實,問題出在主演神力女超人的演員蓋兒加朵(Gal Gadot)。蓋兒加朵出生於以色列,20歲時加入以色列國防軍(Israel Defence Forces, IDF)服役兩年。雖然後來遠赴好萊塢發展,但是加朵從未忘記自己曾為以色列士兵的身分。2014年以色列IDF於加薩走廊(Gaza Strip)爆發激烈衝突時,加朵在社群媒體上為文力挺以色列軍方,並譴責控制加薩走廊的領導哈瑪斯(Hamas)是個「躲在婦女與小孩背後的懦夫」。

此舉讓加朵被批評為錫安主義者(Zionist),論者認為她一味民粹地支持IDF攻擊侵占

加薩走廊,反而完全忽視哈瑪斯才是當地的合法政權。少數西方作家也因此撰文抨擊好萊塢的無知與其他白人女性主義者故意放水。

至此,困住我的點是:如果一名演員真實生活中的價值理念與其出演的角色所代表的精神(在此處剛好是公平正義、反衝突戰爭)正好背道而馳時,我究竟該不該支持這樣的電影作品?

我試圖將上述提問所涉及的層面拆解成以下的面向進行思考:

1.演員與其所飾演的角色人物所代表的價值精神是否可以被切割開來看?對我而言,演員的個人價值理念的確會影響身為閱聽人的我是否願意買他的單。我認為一位藝術工作者就算演技再好,倘若其個人的世界觀是我無法贊同的,那麼很可惜的,其專業領域的絕佳表現亦於我如浮雲。比方說,如果我事先知道電影《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男主角凱希艾佛列克(Casey Affleck)過去曾經不只一件的性騷擾、性侵害訴訟,我無法想像自己會掏錢去支持這部電影。

2.該演員真實生活中所持之價值信念位處閱聽人價值階序中的高位或低位?換言之,表演者真實生活中與閱聽人相違背的價值體系是如一般打架鬧事一類的輕度違反人身安全(低階序),抑或是本文中所討論的價值上層:人權、公平正義、自由平等(高階序)?換個比喻,如果今天換作是一名公然歧視黑人的白人演員,他/她還能順利得到好萊塢大片中的重要角色嗎?難道只是因為以巴衝突這樣的議題離我們的生活比較遠,我們就可以讓這樣的人在演藝事業上獲得成功而無須加以批判嗎?

3.閱聽人的觀影目的究竟是娛樂、放空,抑或是學習、支持理念?我相信社會上各種類型的觀影人都有:有像齊柏林導演將電影視為一種社會責任而嚴肅以對的觀影人,也一定有願意和朋友一起花錢去取笑一個荒謬(例如:《台北物語》),用票房去支持一個準備不足的觀影人。那麼我(你)又是哪一種觀影人?我怎麼看待電影作為一種社會的再現機制?

好多朋友告訴我,《神力女超人》是正義聯盟系列中近期拍出最好看的一部,女主角加朵在片中的表現可圈可點;說到底也不過是一部電影嘛,何必這麼認真?我只能說,那個起初讓我想在此片中看到的進步價值,很可惜的,不敵我不想看到的人權侵略思想與行徑。抵制,為的是向眾人宣示,不合理的就不應該被接受。身為有意識的閱聽人,我很努力去讓我的思想與行動一致,也支持這樣生存在世界上的其他閱聽人,或願意反省自身影響力的表演者。

19113963_10155248025222906_1676274881892568288_n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