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世代的焦慮與不安

吳戈卿,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兼任教授級專業技術人員

5月初,電視綜藝節目主持人豬哥亮因病過世,同時間,中國大陸主辦「ㄧ帶ㄧ路」高峰會,兩種風馬牛不相及的議題,因發生時間重疊,在社群媒體及網路討論區,引發台灣電視新聞「國喪式」播出比率不對等的大量批評。每逢類似的個案,閱聽者對電視台播出涉外新聞的刻版印象–官方主管單位說過電視台普遍播出國際新聞比率太低、業者說過國際新聞收視率差、社會團體評論過電視的國際新聞以花草八卦居多–就會隨著電視台當下相對新聞(如豬哥亮過世)的重點編排、播出比率、鏡面設計、跑馬連線,立刻勾起既有的焦慮與不滿。閱聽人當下要看,但看不到,認為應該放在每個時段的重點,卻未出現。然而,部分電視台也滿腹委屈,「不是沒有,是在合適的觀眾群較為集中的時段播出」。每家電視台都訂了份量不同的外電,接收對岸溢播的電視訊號。重大事件運用國外素材,也派員赴現場觀察。平常有的在周間開闢每日固定時段,有的在周末設計專題節目類型。還有駐外人員,在社群媒體開設自己選定的每日新聞,回顧檢視具有延續影響的人與事。閱聽人不滿,電視台自認受到誤解,張飛不斷的在對打岳飛,用術語來說,就是以大眾市場為經營取向的線性電視媒體,遭遇到閱聽人需求分眾新聞深入化的挑戰。在當前台灣畸型的收視調查結構捆綁廣告業務的現況中,形式上仰賴傳統電視獲取資訊,但心理與行動卻已轉換成數位分眾模式的閱聽人,越看電視,矛盾與失落就越重。屢屢萌生的焦慮、不滿與失望,算是電視世代面向數位洪流所殘存、但逐漸在消失的情感與期望。正面看,應該是傳統媒體加速產製銷數位化的推力。因為在另外一個正在成長的世界,屬於電視世代特有的難捨與憤怒,越來越無足輕重。在千禧世代眼中,電視內容充其量就只是眾多訊息來源的其中一環,他們不願「等著」看電視,也不太相信電視排播順序的重要性。電視新聞的編排選擇,壓根比不上同儕友朋的告知分享與討論。在不同的課堂,不管用什麼方式調查,一般大學生若對社群媒體或友朋告知的訊息產生興趣,絕大多數立即轉向搜尋引擎。文字照片靠Google,影像找YouTube。早已不將電視當成訊息的主要來源,因此傳統電視播出的內容有無價值,編排方式造成什麼爭議,他們幾乎無感,也不在意。換個以研所生為主的場合,在電視新聞慣性排播的制約下,怎樣瞭解涉外新聞(如ㄧ帶一路)?除了搜尋引擎,國內金融集團與財經研究單位的網站,國外媒體如美國紐約時報、亞洲華爾街日報、彭博周刊、法國財經時報、英國BBC等媒體的「中文App」,以及亞洲的南華早報、對岸的央視、鳳凰App,都成為千禧世代「當下、立即」主動瞭解涉外新聞的替代選擇。他們無需複製電視世代的焦慮與憤怒,還比電視世代更快、更廣的滿足分眾、及時而深入的新聞需求。他們運用自己的數位技能與工具,競爭受電視宰制的傳統遊戲規則。他們在長大,已經習慣搜尋機制、OTT模式、App內容,加上品質不斷提升改善的數位行動工具,他們跟其他跨地域、跨空間的千禧世代,一起在壓擠數位影像產業的產製銷營運方式。電視媒體要解決電視世代的焦慮與不滿,唯有全方位的從千禧世代習慣的搜尋功能、獲取資訊的通路與方式下手,才能見到真章。

18766460_10155197745917906_4785493127392569385_o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