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當孔劉的情人

文/陳宜倩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鬼怪孤單又燦爛的神」韓國tvN自2016年12月2日起播出的創社10周年特別企劃連續劇,由作家金銀淑與導演李應福共同製播。四月底劇中男一主角孔劉(Gong Ji-chul, 藝名Gong Yoo)來台與影迷見面,引起一陣孔太太們瘋狂追星。個人在大學任教,專長「性別與法律」,也無法「倖免」,只是我並不想當「孔太太」,我有興趣的是「當情人與他聊聊如何改變世界」。

孔劉為何吸引了我的目光?在這樣的時代,有誰會因為看了一本書,受書中真實故事感召,遂起而行籌措資金促成電影(「熔爐」)拍攝,其電影引起迴響社會討論、關心該議題,進而連動地促成日後韓國關於性侵相關法律修正,而孔劉先生即屬於這少數。他個人的努力與魅力當然重要,但是我們也可以進一步追問究竟為何近年來韓劇得以在亞洲各國以及美洲等國造成轟動?其中性別關係再現又有著如何之變化?

韓國與台灣一樣地在不同形式下正經歷性別關係的變遷,憲政民主秩序下女性領導人的崛起,在地婦女運動的持續倡議,在最貼近一般社會民眾的流行文化也可看到類似現象,包括電視戲劇、電影、音樂、網路部落格、即時通訊軟體、遊戲等等各項深入人心的管道,都可以逐漸看見傳統異性戀父權結構鬆動的一些優秀腳本,並且同時獲閱聽人高收視率支持。相較於台灣在流行文化的表現上,韓國似乎更加明顯地在主流的文化產業上(以獲得主流閱聽人青睞的比例上為標準),可以觀察到典型男女二元性別規範的鬆動與變異。台灣當然也有挑戰主流男女二元對立的較為進步性的劇本與製作,但也許由於製作成本與大環境關係限制,多在公共電視或較少眾的平台播出,遺憾地收視率有限無法引起社會大眾普遍關注。

1. 性別議題展現多樣性/與社會關聯性

韓劇好看且流行與其處理題材、性別主體多樣並與社會話題性議題關聯性高有關。不論是「女大男小」戀情(「金三順」)、由一線男星詮釋男同志長孫的再婚家庭為原型的家庭戲(「人生多美麗」)、以愛滋兒童為主角且一樣由一線女星擔綱演出(「謝謝你的愛」)、男女主角皆為精神患者的作家與醫師專業人士(「沒關係是愛情啊」)、患乳腺癌的新聞男主播為男一主角(「嫉妒的化身」)等等電視影集,都有優異的收視成績。

這樣與社會各種類型真實人生生活性別關係有關聯之腳本呈現,召喚各個社會階層的閱聽人,男主播也會生病擔心失去男子氣概,精神病患也可以談戀愛,對於閱聽人而言是新奇的經驗,不再「完美」的主角們可以輕易走進人們世界,不再只是可憐大老婆報復小三的劇情,或者貧窮美麗女子愛上總裁的故事,過去主角個性扁平、相對單一線性發展的劇本,不但無法引起多數人共鳴,也限制了人們的想像幸福的能力,與當代社會生活發展脫節,看起來就是沒有「樂趣」,無法令人感到興奮。

2. 「互為主體」情愛腳本出現?

傳統「男追女、男積極主動女被動」的情愛腳本是許多流行文化之基模,但在近期許多超夯韓劇中看見不同的變異類型。一方面是要稍微跳脫閱聽人的思考路徑,才能有創新與出其不意的效果,一方面會不會也是寫作者/創作者也感受到了社會變遷的氣息呢?「鬼怪」中有幕戲,我印象特別深刻,關於王與王妃的相見,王來見王妃,中途遇見王妃。

王:去哪?

妃:見你。

王:你不說,我也會來啊。

妃:「覺得互相走來會更好」。

許多台灣傳統的情愛腳本,都是要求女性「可愛」地被動等待,矜持溫柔有惹人憐愛的女孩兒樣貌,男性則應該要積極進取,有事業企圖心,在愛情與性的追求上也應該主動。如果男追女是令人期待,如果是女追男則是噱頭引起話題,我經常懷疑,難道沒有那種「互為主體」、互相朝對方走來,一起探索情慾、世界,一起面對人生挑戰的互為主體的愛情關係類型嗎?

3. 示弱的男人~重塑男子氣概?

在一次對談中「鬼怪」男一對女一坦誠心中恐懼,「我很怕」「我很害怕」還說了兩次。另一幕:男一與男二心情不好,互相調侃對方在心儀對象面前落淚,「不是教你要在喜歡的女生面前表現高傲冷漠的態度嗎?」結果兩人都做不到。但無疑地,哭哭笑笑有著悲傷與喜悅心情的男主角們才是有血有淚的男人啊,雖然在劇中都不是人類。而在主流性別規範中,我們持續地要求真正的男人必需剛強不可輕易在人前示弱,為國為家犧牲為經濟的提供者。而在「鬼怪」一片中經常可看到顛覆傳統男子氣概刻板印象之橋段,除了觀影時有樂趣,也與真實生活中的複雜人類情感較為貼切。

4. 男男曖昧/也是愛情?

除了男女異性戀的情愛,近期幾齣當紅韓劇都有男男羅曼史(Bromance)的元素,男男曖昧是友情是愛情或者就是一種複雜的人類情感?「鬼怪」中鬼怪與地獄使者的同居情誼,一同作飯,一同聊心事。「嫉妒的化身」男主播與年輕企業家的超好友誼,企業家先拿到英挺的襯衫都先保留給男主播穿,一同在窄床上過夜,當然在劇情安排男男們最終不是成為戀人,而是有更複雜與糾結的競逐又相知相惜,都另有心儀的女性,然而相較於過去的電視劇,明顯地男男主角們有了更多的肢體接觸與眼神交會機會。

5.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唯一我覺得劇作家還放不開的是這939歲鬼怪與19歲女孩的「初戀」設定,丟不下傳統情愛腳本的「純潔」性,一對一忠誠的情愛固然是多數人們所嚮往的,但是一生(不管是千歲還是29歲)的單偶制,與目前主流社會已逐漸接受的「同一時間」單偶制相比,嚴苛許多。

「鬼怪」處理了在這繁華俗世中人們一再必須面對的生死、愛情問題,在全球經濟衰退,區域安全不再穩定的世界裡,人們需要可以獲得短暫慰藉的時光,孔劉所詮釋的「鬼怪」提供了一種理解問題的方法,他盡忠職守但殺人無數,因此要付出代價卻也受到神的眷顧,劇中每個角色都有其難處,但也有其背後的因果,每一個仍有冤屈的鬼魂,上輩子救了國家冤死的功臣,人(鬼)只要被正確理解了,所承受的苦痛或折磨雖不能完全抹去,但可以稍微舒緩,劇本作家將之細緻地呈現,觀影者心情也隨之起伏。再者,關於性/性別關係的再現,頗符合目前亞州「現代」社會正在「重組」的性別關係方向,親密關係民主化成功地召喚了閱聽人。至於這些多元性別主體劇本的出現是反映了韓國社會中對於性別關係想像之轉變,或者正是由於現實中男女二分且男尊女卑的排序尚太過殘酷以至於希望改變的心情投射在創作上,這個就有待進一步的法律與跨文化研究了。

https://scontent.ftpe7-2.fna.fbcdn.net/v/t31.0-8/p720x720/18491402_10155150116207906_4212852789811002921_o.jpg?_nc_cat=104&_nc_ht=scontent.ftpe7-2.fna&oh=9684f37f7a2fb4709fdc0cf597a8cd1d&oe=5CC1AE4E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