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先生,民調沒有完蛋

/蘇建州,《立報》總編輯,世新大學傳播管理學系教授

5月15日立報專文《總統先生,紐時沒有完蛋》中指出:「紐約時報以亮眼的第一季財報數字重重的打臉川普。」川普把美國的主流媒體(福斯除外)全都當作敵人,而美國的主流媒體也嚴厲地監督和批判川普,雙方激烈互槓的緊張關係已經眾所皆知,新仇加上舊恨,樑子是越結越大。

民調是假新聞?

今年二月,向來不怎麼尊重科學並經常製造假新聞的川普總統在推特(Twitter)對他的2400萬死忠粉絲(followers)發文:「所有貶損我的民調與去年CNN、ABC、NBC的總統選舉民調一樣,都是假新聞(Any negative polls are fake news, just like the CNN, ABC, NBC polls in the election)」,呼籲大家不要理會那些民調數字。結果獲得36,522個溫暖的轉推163,102個讚。CNN隨即發了篇回應:「不,總統先生,低迷的民調不是『假新聞』(No, President Trump, negative polls are not ‘fake news’)」重申民調的專業性和科學本質,強調其實大多數的民調都是準確地預測希拉蕊在普選票數上獲勝,且誤差都在極小的範圍內,也就是說川普大大冤枉了民調表現。《精準預測(Signal and Noise)》作者,著名民調專家奈特席佛(Nate Silver)選後對民調的預測失準提出檢討,指出因微小的系統性偏差而導致巨大的差異(A small, systematic polling error made a big difference)」。事實上,川普是因為美國特殊的選舉人票制度才當選的,普選票是明顯的輸給希拉蕊,因此有人戲稱他為「負三百萬票的總統」。

18485627_10155148376182906_536685386436186373_n

民調本無罪,何辜惹塵埃!

自從英國脫歐與美國大選民調失準後,民調的公信力受到很大的質疑和挑戰。例如,法國《巴黎人報(Le Parisien)》年初就宣布此次法國大選期間將不引用任何民調結果作報導,也不會委託民調機構做選舉民調,這應該是第一家表態不報導民調新聞的主流媒體,幸好其他媒體沒有跟進。而民調表現也十分爭氣,在兩輪法國選舉都成功的精準預測,尤其第一輪有11位候選人爭取前兩名進入第二輪時,選情詭譎多變,難度極高,開票結果卻按照選前民調劇本演出,準確得令人嘆為觀止!

18519879_10155148380662906_5480819404032739471_n

選舉預測一直是民調的重要戰場,近百年以來透過大大小小選舉的結果回饋,調查技術得以能與時俱進、持續改善。美國大選民調的錯估,正是提醒法國大選民調要避免過去未曾出現的系統性偏誤。而法國總統選舉民調的好表現正強化《總統先生,紐時沒有完蛋》所言:「按過去的經驗,如果川普罵媒體的話可以信,那XX都可以吃了…」的證據力。

蔡英文執政成績單,誰說了算?

有人說不論藍或綠執政,台灣皆是「民調治國」。民調究竟為何物,直教從政者隨它起舞,為它瘋狂?在蔡英文總統上任即將滿週年之際,預期執政滿意度民調結果即將滿天飛舞。然而,民調是否會隱藏專業詐術、政治干擾與媒體操弄於其中?

蘋果日報民調的「馬英九7年變9.2,蔡英文70天變8.2」、TVBS民調的「剩28% 蔡英文執政周年滿意度創歷屆最低」、兩岸政策協會民調的「蔡英文周年滿意度40.8%,但高達71.7%的民眾認為不應該為了參與WHA承認一中原則」,以及陸續將會發布的許許多多數字…,你該相信哪家的民調呢?從機構效應、抽樣效應、訪員效應、拒訪效應、問卷效應、加權效應…有太多眉角可以玩弄民調消費者於股掌之間。為避免民調持續被錯用、誤用與濫用,媒體與民調機構的自律與他律已是刻不容緩,亟需重新喚回民調的專業、科學、獨立、客觀、公正與透明。

面對日趨複雜的調查情境,民調專家要比以前更機動去洞察和調整調查方法與預測技術,例如民調初級資料和相關大數據、物聯網的次級資料有效串接,或和其他可能新技術的混搭使用。此外,未來選舉與其他領域仍然會持續高度地依賴民調資訊,身為訊息把關者的媒體更應該善盡民調資訊品質控管與揭露之責,而身為民調訊息消費者的民眾也須對民調方法有更多的暸解,以提升民調素養與資料素養。

民調沒有完蛋。民調曾經洞燭機先,提供關鍵資訊,扮演先知,預告未來,未來也仍將持續如此!

18556142_10155150168887906_7504323685577301362_n

#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