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你家看不到職棒嗎?有線電視「版權費」不能說的秘密

有線電視產業的業者間惡鬥,竟然由消費者買單。2017年來台,轉播中職Lamigo桃猿主場、統一獅主場賽事的運動頻道Eleven Sports,今年6月不再提供訊號給大豐、台灣數位寬頻以及新高雄3家系統業者,高達23萬人受到影響,看似事發突然,實則事出有因,只是再次掀起始終懸而未解的有線電視版權費問題。

英國體育頻道集團的Eleven Sports,於2017年2月登台,當初為了推廣頻道,同意未索取版權費用,2018年收取每戶1.5元版權費,今年則將費用調升至5元。

Eleven Sports康小玲:只是希望與同性質頻道平起平坐

「只是希望與同性質頻道平起平坐」,Eleven Sports台灣區總經理康小玲表示,Eleven Sports致力於提升節目品質,陸續爭取轉播熱門賽事,包括職棒Lamigo桃猿、統一7-ELEVEN獅主場賽事,以及國際賽事NBA、英超,訴求漲價只是求合理價格。

然而,根據調查,每戶500元至600元不等的有線電視收視費,系統業者大約將其中的200元撥給頻道商(或是頻道代理商),有線電視一百多台頻道共同瓜分這200元,平均下來,每個頻道得到的授權費也僅僅1元多。

ELEVEN SPORTS與多家系統業者產生版權費爭議,目前不再提供訊號給3家系統業者,受影響觀眾高達23萬人。(取自shutterstock)

事實卻沒這麼簡單,系統業者與每家頻道的的授權費是「商業機密」,授權費是鞏固自身利益的城池,系統業者不想多付錢,頻道業者也不願意被吃虧佔便宜。

過去,在談判授權費時,位居產業上游的頻道商的確有比較多的籌碼,隨著業者垂直水平整合,系統業者兼任中游頻道代理商,形成所謂的MSO,即有線電視多系統經營管理業者,頻道業者的談判聲音越來越小,就連民視也曾因為版權費問題,在2018年遭到系統業者下架,可想而知,新進頻道業者面臨困境更為艱鉅。

加上,一戶600元收視費的餅,長年未漲,隨著有線電視數位化、開放跨區經營,新進頻道業者和系統業者的進入,只會讓廝殺惡鬥更為激烈。

 

版權費受害者1:新進頻道業者毫無協商空間

「就只提出一個條件,不接受的話就是下架」這是系統業者給Eleven Sports的版權費選項,康小玲表達作為新進業者的無奈,認為既有系統和頻道業者早把收益分配好,新進業者毫無談判空間,諷刺的是,節目內容多年不變的頻道業者卡好位,追求優質品質的新進業者卻被排斥。

康小玲認為台灣有線電視非常不利於新進頻道業者,再好的內容也被丟在一、兩百多台。(圖取自Phxere)

「你現在看很多頻道,可能會覺得內容很好啊,怎麼被丟到200台,」康小玲無法認同目前有線電視定頻的現況,當既有業者都卡好位置,新進業者根本就像被打入了冷宮。

政治大學廣電系教授曾國峰也直言,台灣有線電視的數位化「根本沒有意義」,明明已經數位化,頻道數不斷增加,經營和管理思維卻停留在類比時代,只考量前面一百多台頻道,才讓頻道業者才會搶破頭想往前面的頻道擠。

對此,曾國峰建議以內容作為頻道安排的標準,將同類型頻道置於同一區塊,讓觀眾來回選台時更容易比較、選擇優質內容。

版權費受害者2:新進系統業者的MG10緊箍咒

被排擠的不只頻道業者,新進系統業者同樣苦不堪言。2012年,NCC開放有線電視業者跨區經營,希望透過競爭來督促進步,殊不知6年多下來,只有版權費爭議越吵越兇。

MG(Minimum Guarante)即最低簽約戶數,用以計算系統業者應繳交的版權費用,MG規定之出現,原本是為了保障頻道業者能有固定收入,以製作更好的節目內容,另外,這也是為了確保新進業者有能力持續經營。

全國數位董事長李光漢認為,頻道代理商要求的MG15、MG10過高,以此保障自家系統業者。(圖取自Phxere)

不幸的是,MG在台灣卻成為既有系統業者穩固自身市場的武器,多由既有系統業者兼任的頻道代理商在與新進業者談判時,便祭出此策,要求新進系統業者繳交MG15的授權費。

全國數位董事長:MG(Minimum Guarante)根本變成Max Guarante

「Minimum Guarante 根本變成Max Guarante」全國數位董事長李光漢說,就算第2、3年之後,被要求繳交版權費降至MG10,對於新進業者仍舊是緊箍咒,根據全國數位有線電視的統計,既有業者平均每戶繳交144元的授權費給頻道商,全國數位繳交費用卻高達272元,將近一倍之差。

為此,全國數位一舉告上公平會,不管是MG15還是MG10,公平會皆裁罰頻道代理商,這代表著規定新進系統業者所繳交的MG10授權費,並不符合市場公平競爭之機制。不過,李光漢無奈表示,目前全國數位仍然被代理商要求MG10的版權費。

針對版權費既有系統業者和新進系統業者之間的爭吵不休,NCC表示一切交由商業協商機制,「賣方認為(產品)有這個價值,買方可能認為只有這個價值」,認為這是民事範疇,NCC不予以干預。

然而,應是在自由競爭之下的商業協商,公平公正卻備受質疑。

凱擘曾於2017年宣布退出頻道代理,不過2019年大享多媒體TBC頻道代理權,大享董事長與凱擘集團關係良好,被認為是結盟關係,也代表凱擘其實根本仍沒有放棄頻道代理之業務。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