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別人很容易」 歡迎來到「仇恨世代」

在近幾年來,壓制仇恨言論都是一種「政治正確」的行為,在基督城(Christchurch)恐攻後,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就開始積極敦促社群媒體圍堵仇恨言論內容擴散;英國以法律明令禁止公開發表種族及宗教仇恨言論;加拿大也立法禁止在公共場合發表針對特定群體的仇恨言論;而在德國,甚至連否認納粹(Nazi)的種族清洗和集中營都會被視為違法。

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YouTube等各大社群媒體都將禁止仇恨言論列入網站政策的重點,臉書更曾大規模將極端言論者與陰謀論者的社群帳號刪除,雖然這些人自建的網站依然存在;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別人很容易,但是實際上又能做到什麼程度?

美國作為西方自由民主世界的表率,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以來,國內的白人至上主義逐漸重新抬頭,就連川普本人都公開發表一些過激言論,例如叫非裔議員「滾回去」等,而才放話要列管仇恨言論的推特,對此的反應卻僅止於雙手一攤,令外界及媒體一致傻眼。

美國總統川普的發言經常被指責是仇恨、歧視言論。(取自The White House@Flickr)

美國是對言論自由態度最寬容的國家,即使是仇恨言論也受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在這裡,言論自由和壓制仇恨言論兩者都是絕對的政治正確,但孰輕孰重?這是個哲學性的問題,無法以一個絕對的標準來衡量兩種主張的對錯。

絕對的言論自由是回歸原則問題,保護言論自由是最高準則,任何衍生的事件都不足以成為限縮言論自由的理由,法律所約束的應該是仇恨犯罪行為,而非言論本身;另外,仇恨永遠不可能消失,堵不如疏的道理人人都懂。

但是對仇恨言論內容進行管制,確實可以防堵這些內容擴散與煽動更多人,但也可能導致這些內容轉入地下化,從而更加難以取締及防範,也可能讓散布者感到被打壓而心生不滿,進而激化更深仇恨。

查理周刊、伊斯蘭國 散布仇恨?

20151月,以諷刺、揶揄和強烈反宗教立場著稱的法國《查理周刊》總部,在刊登了嘲諷伊斯蘭教的內容後,遭到激進派穆斯林的恐攻報復,各界紛紛譴責兇手的暴力行為並聲援捍衛言論自由。

另一方面,伊斯蘭國(ISIS)最著名的暴行就是在網路上散布處決俘虜的影片,基督城槍擊案則是其中一名槍手塔倫特(Brenton Tarrant)將行兇過程全程在臉書上直播,ISIS和塔倫特上傳的殘忍畫面引起大眾譁然,這些影片也在事後被迅速下架,且各界對這些內容的打擊強度之大,若非經特殊管道或事發時就特別存檔,一般使用者在開放網域中現在已經很難找到這些影片的。

ISIS犯下許多暴行,並將影片上傳至網路。(取自Wikimedia Commons)

而在這種時候,就不會有人不長眼地跳出來嚷著要捍衛ISIS的言論自由,原因很明顯,這些仇恨內容的強度太高了,完全是反人類的行為,就算是至高無上的言論自由也無法為這種內容辯駁。

綜合上述案例可以發現,隨著情節的嚴重程度,社會對於仇恨言論的容忍程度也會有所改變,會真正被強力封禁的其實都是重度仇恨、泯滅人性的內容,相較起來,川普那種嘴皮子上討便宜,程度較「輕微」的仇恨言論,大眾多半都採取聽完笑一笑就當沒事的容忍態度。

但這就代表低烈度的仇恨言論是無所謂的嗎?怎麼樣才算是「有罪的、需被管制的仇恨言論」?是行兇過程全程直播的影片?是槍手在行兇前發表的宣言?還是在社群平台上叫理念不同的人滾回哪裡去?當我們在指責川普時,是不是也應該用同樣的標準要求自己?

諸言皆可

發表仇恨言論到底算不算是一件壞事?以大眾觀感來說確實不妥,但嘴上說不妥,這些所謂「較輕微」的仇恨言論卻像是鋪天蓋地一樣充斥網路,不是叫不同立場的人滾到哪裡去,就是嘲諷哪個國家發生天災是「報應」、「死好」。

蜀漢昭烈帝劉備曾經說過,「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這句話當作格言也許很不錯,但當作廢話耳邊風還是比較輕鬆一點。

確實,言論自由應受保障是種普世價值,但同時也代表著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言論負責,正因為沒有任何人能為此懲罰人,因此我們更必須審慎地判斷自己的言行,言論自由並非絕無上限和底線,更多時候自由本身就是一種警示,警告每個人,只有自己能承擔言論背後的一切後果,不論結果是好還是壞。

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被視為民粹政治的代表。(取自 Michalis Famelis@Wikimedia Commons)

然而,語言、文字的發展脈絡一直是朝更精簡、更直接的方向演進,簡單而具煽動性的文字將越來越受歡迎,人們開始不想再聽複雜的政策,只想聽「我們敵人是誰?」,這種演化趨勢在最近尤其明顯,諸如美國總統川普、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希臘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義大利五星運動黨(Movimento 5 Stelle)都比對手更善於駕馭新興網路語言,這無疑使他們在獲取支持時更加無往不利。

在很多方面都能看出,人們選擇了擁抱仇恨、揚棄理性的路線,顯然仇恨和對立已然成為一種時代潮流,要以「自律」和「道德」來約束一種趨勢無疑是天方夜譚,這是個無解的問題,但也有可能這在未來根本不算是個問題,總而言之,歡迎來到仇恨世代。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