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法》教學不力擴大解釋 基層教師惶恐「動輒得咎」

5月1日於立法院通過的《教師法》修訂草案,其中第16條的「教學不力」條款,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之教師,需經教評會3分之2委員出席並通過方可解聘;另新增「專審會」途徑,經過專審會調查再送教評會,解聘門檻便下降到2分之1委員出席通過;臺北市學校教育產業工會(北學產)秘書長李曼麗對此表示,教育部對「教學不力」的定義模糊,且無具體參考樣態,令基層教師惶恐。

李曼麗表示,「教學不力」條款有諸多令教師詬病的地方;淘汰不適任教師,基層老師都是100%支持,但本次修法對「不適任教師」和「教學不力」進行擴大解釋,定義模糊且難以界定,令基層教師感到惶恐。

李曼麗又針對專審會質疑,教育部建置的專審會人才庫,其中的調查員有經過嚴格的訓練嗎?身為外部人員,又會比校內老師更了解一個學校的實際情形和文化嗎?

根據教育部資料顯示,105、106年被解聘教師分別為13和12人,一些家長團體認為人數太少,並質疑有「師師相護」的情形;根據司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的統計,106年被免職公務員為1人,李曼麗舉出,106年度被免職的公務員人數更少,若全國29萬教師解聘12人是「師師相護」,那全國35萬公務員免職1人豈不是「官官相衛」到極致?成法與否應用具體事證做判定基準,而不是只看人數。

李曼麗表示,諸如全家盟、台家盟、全志盟等家長團體,小孩都已畢業多年卻是永遠的家長代表,甚至還參與修法;這些家長團體對教師進行負面攻擊,把老師形容成「教室的加害者」、「狼師保護集團」,以「愛孩子」做為掩護,發表一連串仇師言論;年金改革就是先將教師污名化,抹黑之後透過側翼團體誤導社會大眾,操弄民意以達到政治目的,如今故計重施,刻意放大個案、挑起親師對立,代價就是對社會的價值觀造成負面的影響。

李曼麗最後也提出疑問,認為怎麼不先立《酒駕法》、《虐童法》?「尊重友善教育環境有這麼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