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與洞穴之諭

文/胡全威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主任

近日假新聞的議題沸沸揚揚。不論是政黨間相互指控或是政府與媒體間的攻防,再加上日前美國川普總統屢屢攻擊所謂「假新聞」的議題,使得此一爭議,成為近年來國內外輿論的焦點。

當然,爭議迄今,之所以一再被提起,也正凸顯事態似乎難以改善。有論者指出解決之道,應在媒介本身的自律,而不在於政府他律的介入。因為,後者將導致政治力干預媒體報導,傷害台灣這些年來好不容易累積茁壯的新聞自由。也有論者從培養閱聽眾的媒體素養著眼,讓閱聽眾可以區別偽新聞、錯新聞與假新聞間的差異,避免被有心人牽著走。

事實上,假新聞近年來似乎越演越烈,與科技發展有密切的關係。網際網路興起後,「自媒體」誕生,許多人都可以成為大量訊息的發佈者。換言之,也就是傳統媒體扮演的守門員功能被剝奪了。所以,自媒體在缺乏具權威或可負責任機構的框架下,可以恣意地傳播訊息,特別是符合一些新聞原則的訊息,諸如聳動、稀少、情感等。這類訊息就可如同病毒式行銷般地流傳,在網路通路上,不斷地被分享、轉傳,成為影響人心的假新聞。

縱使接下來,澄清事實、更正錯誤的報導,雖然理論上一樣可以透過網路平台傳遞,但是因為性質不同,譬如較為複雜、枯燥、不煽情等,不易引人注意。而這就變成劣幣驅逐良幣,假新聞廣為流傳,真新聞反而不易散佈,讓許多人憂心不已。

我們再稍微將時間點往前看,當傳統媒體仍佔主導地位時,就有論者力圖凸顯「公民新聞」、「另類新聞」的實踐與重要性。可是,恰如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沒有受過記者專業訓練的公民,縱使自以為呈現第一手資料,但是因為自身角度的侷限,很容易呈現斷章取義的報導。更不用說,有些是夾雜著個人的情感與政治立場,就使得這些看似「真實」的報導,更容易傳達一些偏見與扭曲。

時序再往前回推一些,傳統媒體當道的時代,沒有「假新聞」嗎?年齡稍長的人,應該還記得,過往政治人物很喜歡提倡諸如「退報運動」之類的抗議,不就是抗議媒體報導的偏頗,也就是直指假新聞的問題。另方面,廿世紀以來,也早有學者指出,媒體報導所傳達出的訊息,只不過是當權者(政治、商界、媒體)所合作製造出來的,意圖讓人們接受這些價值觀。舉例來說,房地產商要推銷建案,透過媒體的合作(譬如,業配文之類)點出建案的特殊性或者需求性。政府不願意罪建商,也希望以政策利多,勝過唱衰自己的經濟成果。在這樣相互的加乘之下,就很容易造成房市不正常的成長,最後以泡沫化收場。

由上,假新聞不是近日才有的問題,而且問題比表面上的影響更嚴重、更深層。本文希望再拉到一個西方著名的哲學寓言故事,來討論此一問題。一方面,希望對此一議題做更深入的討論;另方面,也藉由寓言故事,可以較淺白地說明此一問題。

「洞穴之諭」出自柏拉圖的《理想國》一書中。蘇格拉底是書中的主角,他運用這個故事,來比喻人們缺乏知識的問題。

蘇格拉底說,人們就像是從小生活在黑暗的洞穴之中,從未到過地面上的世界。不僅如此,在洞穴中,人們也是被鐵鍊一排排鏈住,而且頭只能往前看,不能往後看。人們前面是一面石壁,後方遠處有一個火堆,火光從人們後方往前照,人們眼睛只能看到眼前壁上的光影。而在火堆前,就有政客、當權者拿著玩偶之類的道具晃動,並且教育著這些排排坐的人們,什麼是正義、國王、成功之類的訊息。石牆上陰影形成的畫面與後方傳來的聲音,就是人們所認知的世界。

此時,有一個可以自由活動的老人(哲學家),解開其中一位年輕人身上的鎖鏈,並且慢慢地引導他轉身看到火光、玩偶。不僅如此,再強拉著這位年輕人走出洞穴,讓他見到地面上的倒影、真實事物以及天上的太陽,一切可見事物的來源。

這位跑出洞穴的年輕人,會選擇回到洞穴?還是就徜徉在地面上的真實世界中,再也不要回去?歷來已經有許多哲人對此一故事做出經典的詮釋,這裡就不吊書袋了,直接取一、二種詮釋觀來說明。

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假設這個看見真實世界的年輕人,不太可能一直離群獨居,也必須要仰賴與其他人的互動,才能真實地生活在這社會之中。因此,這位年輕人應該會回到原來的洞穴之中。

「啟蒙運動」以後,一般認為這個年輕人應可以帶著火把,照亮洞穴,甚至引發革命,讓洞穴中的人們都脫離鐵鍊的束縛,跑來到地面上。倘若真是如此,那麼假新聞的議題,就不會是問題。因為,每個人都能接觸真實,或者是自發地探索真實,進行深刻的理性判斷,不會受到假新聞左右。

上述的設想,似乎與現實世界差很遠。因此,也有一派的詮釋者認為,人們是不可能脫離洞穴的。每個社會都有自己的宗教、政治認同、傳統習俗、道德規範。從某些理性角度來說,這些習俗、規範,不理性、不真實、不科學,但是卻是維繫人們的生活,這才是人類現實的處境。

但是,這一派的詮釋觀並非認為就要放任洞穴中,操弄玩偶影像者決定人們的認知。具體的解決方式,就是要培養更多年輕人,解開他們的鎖鏈,讓他們走到地面上,認識真實世界,然後回到洞穴世界裡。縱使不能取代洞穴中的當權者,但至少成為中流砥柱,不會受到洞穴裡由當權者、政客製造的輿論、風向而左右,而能判斷是非、明辨事理。如此,這才能讓我們所處的政治體制運作得更好,不會任意受到錯誤的潮流而左右動搖。

綜合以上,本文從假新聞的討論出發,一方面點出假新聞本身受到當前自媒體的影響,問題加劇;另方面,也指出假新聞議題早已有之,並非全然是當代的新問題。接著,本文藉由西方哲學史上著名的「洞穴之諭」的詮釋,指出假新聞的深層意涵,在於人們事實上大多時候是處在洞穴之中,接受著一個社會裡的價值觀與習俗規範。而教育事業所寄望的,就是希望培育更多的年輕人,探索真實、明辨是非,成為社會裡的中流砥柱。縱使假新聞不會絕跡,但是,至少可以降低傷害性,讓我們的政體可以運作得更好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