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辯論成為一種生活習慣 -讀《為何我們要展開公共辯論》有感

/林玉佳 世新大學傳傳播博士學程,四川外國語大學播音與主持藝術系講師

胡全威教授曾在《立報》發表過一篇文章,名為《為何我們要展開公共辯論》,文中提到哈佛大學桑德爾教授的在台演說,桑德爾認為公共辯論有利於民主政治的發展。而胡全威教授認為,公共辯論也需要具備一些必要條件,否則辯論雙方無法展開真正有效的辯論,當然,也就不可能產生相應的社會效果。胡全威認為,我們如今處於網路時代,人們都處於「同溫層機制」之中,很難聽到不同的聲音,而公共辯論有助於相互理解,建立基本的共識;其次,公共辯論有利於和平的解決爭端,在他看來,如今的社交習慣已陷入了「表面和諧」與「完全破裂」的二分狀況之中,而公共辯論恰好可以拓寬其間的灰色地帶,從而使人們養成一種好的表達方式;最後,公共辯論是一種說理的能力,強調尊重「理性」,如果辯論帶有了個人、黨派等預設立場,這就只能是各說各話,不是真正的公共辯論。

讀完胡教授的文章後,我也有幾點思考:

1、到底是辯論帶來理性,還是理性指導辯論?

當我們聽到「辯論」一詞的時候,可能更多想到的就是一場激烈的言語碰撞,而辯論的意義就是彼此用一定的理由來說明自己對事物或問題的見解,甚至揭露對方的矛盾,以便最後得到共同的認識和意見,如果沒有辯論中的激烈衝突,也就達不到最後的意見之統一。在很多時候,想要在辯論過程中隨時保持理性的狀態,其實是有些強人所難,畢竟人就是一種很感性的動物。如其說我們要強調辯論過程中的理性,不如將理性的標準放到辯論最後進行檢驗,即驗證其最終結果是否能達到理性的標準。

2、網路時代贏回了公共辯論的空間

當我大學學習《演講與辯論》這門課時,老師就會指導我們觀看1993年「國際大專辯論賽」在新加坡舉行的決賽,由復旦大學對陣台灣大學,其經典的辯題「人性本善/惡」我現在還記憶猶新。但那一陣辯論風潮過去之後,在中國大陸辯論這一活動幾乎消聲匿跡,而「國際大專辯論賽」也於2011年永久的落幕。可喜的是,進幾年,在中國大陸的網路綜藝節目《奇葩說》的影響下,辯論這一形勢的活動又開始於校園中流行。網路時代,每個人的言論都有可能被傳播,網路給了更多人以表達自己意見和看法的空間,我們雖然經常受到「同溫層機制」的影響與誤導,但總體來說,網路贏回了普通人表達自我的空間,只有大家勇於表達,才能形成公共辯論的環境氛圍。當然,這也可以說,公共辯論的在興起,與網路造就的「第二口語時代」有關。

3、公共辯論是現實社會的必備技能之一

在很長一段時間,甚至目前為止,《辯論》或相關的課程在大學的教學體系中,都只屬於傳播科系,甚或者僅僅是口語傳播系所的課程,但在我看來,辯論訓練的是「邏輯的能力」與「表達的能力」,簡言之,即腦子和嘴巴我們要知道自己要說什麼,接著要思考我們應該怎麼說,而公共辯論可以很好的訓練這兩項技能,可以說,在如今的社會,這樣的交際能力非常重要,這也是我贊同胡全威教授所提倡公共辯論的主要原因,它不僅僅應該是口傳系學生所必修的課程,畢竟,學生畢業後終究要踏入社會,切勿忽視這方面能力的培養與建設

總之,在如今的網路時代,公共辯論將迎來它的黃金發展時期,辯論雙方在辯論過程中逐漸的換位思考、相互理解,最終達成意見上的基本一致,不僅是一種思維與表達能力的訓練,更是一種社交能力的拓展。

作者介紹: 林玉佳

世新大學傳播博士學位學程博士生

四川外國語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播音與主持藝術系講師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

留下回應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