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需要成本」 私校協進會理事長:若私校要有競爭力,學費要給彈性

大專院校每提到漲學費,反對聲浪隨之而來,實則近10年以來,共有135所台灣大專院校都未調漲學費,2018年共有16所大專院校向教育部申請調漲學費,僅有中興大學及文藻外語大學通過,調漲學費2%。今年,教育部拍板定案大學學雜費可調漲2.17%,創近5年來的新高,但多數學校意願仍不高,主要原因是與民意相左,恐引發學生和家長不滿和抗議。

對此,私校大學校院協進理事會理事長吳永乾表示「不管在哪個國家,教育需要成本」,只是不同的高教模式,經費來源也就有所不同。若採取教育公共化或教育福利主義模式,經費籌措的責任便落在政府頭上,並要有因應措施讓私人辦校退場。然而,在私立大專院校的數量、學生數、教職員數都遠高於國立大學的台灣而言,這條路可行性極低。

台灣高教現況 完全公共化、政府補助不可行

私立大專院校對於台灣高教貢獻,佔有一定重量,若要維持低學費、高品質的教學環境,政府補助將是唯一出口。不過,吳永乾特別提醒,如此做法會牽扯到公平性問題,原因是政府可能透過增加稅收來籌措補助經費,但高等教育畢竟不是義務教育,由全體國民買單部分國民的高等教育資源,合理與否的那條線仍需討論。

私校協進會理事長吳永乾特別強調,政府補助學雜費可能透過增加國民稅收,這將牽涉公平性問題。(資料照,立報傳媒記者黃健芳攝)

當教育完全公共化、政府補助方式都不足以支撐現在的高教資源,學雜費成為私立大專院校經營的主要來源,為了提高各方面的教學品質,包括教職員待遇、更新軟硬體設備等等,調漲學雜費便是主要途徑,「既然政府沒有挹注大量經費,私校要靠學雜費收入支撐時,學雜費當然要隨著教育成本提高,也要合理地調整。」吳永乾說。

學雜費和助學補助 不可混為一談

吳永乾也特別澄清,「弱勢助學補助」和「學雜費」是兩回事,在台灣的高教體制之下,學生一旦選擇接受高等教育,繳交學雜費是基本原則,他同時也肯定私校協助弱勢學生接受高等教育方面,必須有完善助學措施,盡力避免經濟弱勢學生被擋於高教門外,但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學雜費調漲自主 具競爭力私校能發揮更多

「不見得學雜費自由化以後,就會產生大家一窩蜂調高的狀況。」吳永乾認為政府放寬學雜費調漲機制,是給予認真辦學、專注永續經營的私校,更多優化教學資源的發揮空間,每間學校能視自身資源衡量學雜費調整幅度;在開放競爭的市場機制下,如果一間私校無論調漲學雜費與否都面臨經營困境,正好可以發揮擇優汰劣功能,「若私校是有競爭力的,你要給他彈性。」吳永乾說。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