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究竟是名詞,還是動詞?

文/林建江,世新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教育改革」這四個字出現至今,大概也有二十多年了吧,不過,在你/妳的心底深處,你真的覺得「教育改革」真的做得好、做得對嗎?

最近校內開始討論起「課程改革」這件大事;從好的方面看,終於有人打算要認真回應「學用落差」這個吵了很久卻又無可奈何的「現象」,可是從不好的方面來看,這…會不會又是一場色彩斑斕華麗閃耀,卻又留下滿地垃圾的…「花火大會」?

在討論的過程中,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設計學院(d. School)主導由學生、教師以及行政人員耗費一整年時間在2014所提出的「Stanford 2025」計畫又開始出現在各個對話討論的場合中。或許是筆者的同溫層太淺薄,Stanford 2025這項翻轉一般人對大學與學習想像的計畫並沒有在生活週遭泛起太大的漣漪(想不到居然有個http://www.university2025.tw這樣沒什麼內容的網站);印象中反而是某個微信公眾號有過相對之下較為細緻的描述。Google了一陣、看了原版的史丹佛2025網站,再加上筆者自己的「感受」,一下子就出現了一堆問題:「為什麼要有大學教育?」、「對你而言大學到底是什麼?」、「為什麼麼要教育改革?」、「如果有機會,你最想問大學生、大學老師、大學校長、教育部長,或是總統,有關大學教育的哪個問題?」不過,前面那些「消耗」了很多位教育部長都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並不是本文的重點;筆者只是想要藉此機會「重新」介紹Stanford 2025,也期望有機會引起更多討論。

經過一整年時間討論後所形成的Stanford 2025大計畫,主要分為四個部分,分別是:開環式大學(Open Loop University)、自訂節奏的教育歷程(Paced Education)、軸線翻轉(Axis Flip)以及有使命的學習(Purpose Learning)。

開環式大學帶來的第一個問題是:「大學,究竟是名詞還是動詞?」在Stanford 2025計畫中,未來的大學應該成為一個開放式的學習中心,學習者在一生中只要有學習的「需求」,就可以在「大學」中任意選定六年進行學習。依據目前的教育體系,大學主要指的是學生在18歲到22歲之間所經歷的這一段過程,大學生會在這段過程中花費所有的心力,學習到未來「人生旅途」上需要的「所有知識」(說好的由你玩四年呢?)。不需多說,大學在過去所扮演的角色以及當前大學生在大學四年中所經歷、學習的課程,遠遠無法因應快速變遷的社會以及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Stanford 2025計畫中提到,只有大約有1/4的大學畢業生在畢業過後進入相關的領域就業;換句話說,大學四年中所進行的學習,不僅不足以因應職場所需,更有很大的機會出現「完全不相關」的窘境(不過這應該還不是出現「學用落差」最主要的原因)。在開環式大學的想象中,學習者可以根據生涯發展的需求,選擇先進入大學學習,或是透過實習與進入職場體驗等方式啟動職涯,並在之後選擇重回校園。在這樣理想的狀況下,學習者可以不斷學習、體驗、運用、修正,並有機會再次/多次學習;每一段重新回到校園學習的過程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環」,不僅「環環相扣」,還能夠隨時結束、隨時開始。在這樣的校園中,會混雜不同年齡以及具備不同經驗的學習者,在「大學」這樣的學習情境下共同學習(Collaborative Learning);這樣的「開環式大學」也可以藉此連結更多的人才、資源,並與其他相關平台共創價值。

自訂節奏的教育歷程

現行大學主要採用學年制的線性路徑,分為:新鮮人(Freshman)、二年級(Sophomore)、三年級(Junior)還有四年級(Senior)等四個年級;不同年級的劃分不是依據能力或是學習的成效,而是依照學習者入學的年份。Stanford 2025計畫則依據學習者的學習進度與生涯路徑,將未來的大學歷程分為調校(Calibrate)、提升(Elevate)以及啟動(Activate)三個階段。

調校階段大約六到十八個月,在這段時間中學習者透過各類精心設計的「微課程」大量接觸各類不同的專業領域,也對不同的學習方法有初步的認識;在這樣的過程中,學習者可以摸索自己對不同領域學習與實踐的興趣及偏好,並在教師或授課者的協助下進行探索、建立自信,為邁向下一個階段做好準備。經過這段期間的密集接觸,教師或授課者也將有機會可以辨識出在不同領域具備潛力的學習者,進而針對這些「明日之星」進行相應的規畫。

提升階段歷時十二至二十四個月;在這個階段學習者會針對所挑選的專業領域進行深入的學習,在高度熱情、興趣與偏好的推動下,學習者將與教師或授課者進行更為緊密而個別化的互動,並在過程中透過不同形式的教學與討論,協助學習者在特定專業領域有更進一步的了解;於此同時,學習者也會在由教師、職涯導師、高年級學生等人所組成的個人職涯顧問委員會協助下,建構個人的長期職涯規劃。

啟動階段主要著眼於專業知識的轉化與運用;學習者會透過實習、合作計畫,甚至是創業等不同的方式,將前兩個階段所學習到的知識與真實世界連結,降低學非所用或是學用落差出現的機會。

軸線翻轉涉及過往所熟悉專業領域劃分方式的大變革;傳統上大學多依照學術領域用不同的建築大樓或是樓層來作為劃分的依據,在Stanford 2025的想像中,未來的學習不在只是攸關學習者「知道」了什麼,而是學習者「如何運用」學習過的各類知識。換句話說,未來大學的學習軸心應轉換為培養學習者的能力而非專業知識,重點在於協助學習者建構足夠的基礎能力,以利於分析與運用專業知識。在這樣的規畫下,史丹佛大學預計要建構多個能力中心,匯聚不同領域的教師與授課者,開發整理出各類不同的課程,其中包括社會分析、量化推論、社會批判、道德推理、美學解讀、創意以及有效溝通等等,學習者在不同的能力中心將會學到分析與運用知識的方法。在這樣的未來大學中,成績單所代表的已不再只是僅具備「回顧性」的紀錄清單,成績單所反應出來的是學習者所具備的「即時、動態的競爭力」,學習者可以藉此找到心儀的雇主,雇主也可以更精準地找到具備「即戰力」的職務候選人

最後,有使命的學習代表的是未來大學對社會發展所應承擔的責任。帶著使命感學習除了有助於學習者在未來大學的學習歷程中,選擇自己有興趣又有意義的課程,還能秉持著這樣的使命感,在未來的職涯中發光發熱。無可否認地,儘管科學與技術在現代有著長足的進步,未來的世界還是有可能出現各式各樣政治、經濟、環境生態等風險;為了引領學習者進行有使命的學習,使丹佛大學過去已經在世界各地建立多個「影響力實驗室(Impact Labs)」,也計劃在未來十五年中新建七個實驗室,針對不同的議題進行探索並尋求解決方案。在Stanford 2025計畫相信,使命感並非對學習者未來職涯的描繪,而是促使學習者在職涯過程中追求卓越的最重要趨力。

因為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以及<真希望我20歲就懂的事>,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史丹佛大學是一所勇於「砍掉重練」的學校,Stanford 2025要砍掉的,不只是固有的大學組織架構,更砍掉了過去對於大學所應具備功能的想像。東方文化一直在講的「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也該到了重新想像的時候。你會不會跟我一樣,也很期待?

本文圖片資料來源http://www.stanford2025.com/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