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亞運看大型運動賽事績效分析

文/簡文政,世新大學經濟系教授

本屆亞運於2018年8月18日至9月2日在印尼雅加達及巨港舉行,舉辦40種正式及2種示範競賽種類。挾著去年台灣主辦第29屆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簡稱世大運)優異表現,在145個國家與地區參與拿下第三名的氣勢,本屆亞運台灣派出空前的規模,參加36種正式競賽,以及輕艇水球及電子競技2種示範競賽項目,組團參賽總計588位選手,超越歷屆規模,政府單位對於賽事成果的期待可見一斑。

由於政治因素,1990年是台灣闊別亞運20年後第一次以中華台北的名稱參加,以台灣在亞運的成績來看,1998年曼谷亞運囊括77面獎牌為最佳成績,該年度在41參賽國中排名第6,參賽陣容共398位選手。成績次佳的是2010年的廣州亞運,該賽事總計獎牌數67面,在45個參賽國排名第7,派出396位選手。若排除第一年參賽的政治因素影響不計入觀察樣本,歷年的奪牌數在43到77面獎牌而排名也落在10到6名(次)之間。

政府有限資源情況下,政府體育(教育部體育署)預算占政府歲出總預算之比率,以2006到2012年的統計資料來看,根據行政院主計處中央政府總預算的資料顯示平均值為0.27%,相較於先進國家偏低,且在2009年有明顯下降的趨勢,顯示政府對體育相對不重視的跡象。在體育署的體育預算分配中,主要以推展競技運動、整建運動設施、推展全民運動、與推展國際體育等。而體育資源的日益枯竭,將影響到我國人體能狀況與體育建設的發展,不得不重視。因此,近年來大型賽事的表現屢創佳績,與政府在體育署編列的經費關連似乎不高。

確實,學者提出專業的運動員養成,需要包括生理條件、技術訓練、教練與教育、心理建設、競技舞台的提供五個重要元素。要達成這五個良好條件的提供,在目前台灣的現實環境難以做到。就台灣體育運動發展而言,國際賽事的成績表現在國與國之間的較勁,已視為國際地位高低的指標,大型運動賽會的獎牌數,更成為國家聲望的符碼。有鑑於此,欲提升國家競技運動水準,便要從過去的成績分析著手,了解整體競技實力並推估未來發展的潛力,做為擬定重點發展策略的依據。

在大型運動賽事相關的經濟研究大多分為兩類,一類是主辦國因賽事的舉辦所創造經濟效益評估,其中研究的面向包括產業、觀光、行銷、與國際關係等領域,這類有直接政策意涵的研究最受實務界歡迎,可做為申辦國際重大賽事的依據;另一類是參賽國家的績效評估,這類研究也深受重視,除基本的投入產出的效率分析做為運動管理參考之外,奪牌項目種類亦可做為日後國家體育發展重點項目的規劃。因此,為提升運動組織經營與管理效率,發展出統一的指標系統做為政府投入運動項目經費的依據,已成為體育運動績效管理重要的任務。

截至目前(23日)為止,台灣的獎牌數總共累積了5金6銀11銅的成績,總獎牌數22面,得牌項目包括在保齡球、跆拳道、武術女子散打、射擊等。還有許多如羽球、舉重、女壘等奪牌機會高的競賽即將揭曉,台灣奪牌統計目前為暫居第8名,對於投入空前人數規模的台灣隊,讓我們期待接下來賽事的發展,持續為台灣選手們加油。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