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esson in Unlearning

文/李佩雯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副教授

暑期休假,計畫之下走入雪梨大學的冬日校園。陽光宣洩迆邐,首先奪去我目光的是牆上一張橘色斗大的海報。

海報上寫的是:A lesson in unlearning

為什麼一個全球知名大學會鼓勵大家「捨棄」或「忘掉」學過的知識或想法?定睛一看細文,才知雪梨大學認為長久以來,教育者不斷地訓練學生們聽、說、讀、寫、記憶知識等重要能力,但是卻經常忽略,如果我們不適時地拔除一些不符合現代社會人類生存的舊習性、劣規定,則很多更合乎人類生存的全新創造將不容易被重新想像與設計。換句話說,雪梨大學校方正在進行的一項教學反思運動是:教學者應致力於先汰舊,再布新。關於那些拖累、傷害人類的制度或文化,我們不一定要永遠學學不忘;學生們應該要被鼓勵挑戰不合宜的傳統,齊力想像與構築一個可能造福更多人的世界。

反觀台灣社會與教育,還有許多應該捨棄不學的惡思想,我卻尚未看出他們有即將被連根拔起的跡象。

簡單舉幾個例子。近來公共電視出品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引起許多人高度關注,網路上也已經出現眾多討論該劇的文章。坦白說,我還不敢看這部戲,原因是害怕自己太投入戲中受壓迫的角色,不管是孩子還是家長。臉書同溫層裡也有不少朋友看了該戲後,含淚分享自己童年求學所遭遇的種種「唯有讀書高」的功利現實考驗,而我當然也沒有倖免過。

所以呢?當眼前大多數的人都體會過那種以分數來決定一個人價值的求學經驗後,台灣

社會多數的家長為什麼還是把「自己」孩子的空閒全部以補習班和測驗卷填滿?為什麼台灣的家長逢人就問別人家小孩念什麼學校、成績好不好?為什麼不曾見過台灣的學校像我雪梨小外甥女的中學一樣,去學校一整天不做別的事,「只是」一起組隊投入游泳比賽?如果小時候,我們就把學習廣大世界的胃口都打壞了,長大後的我們更遑論能做到自學或終身學習?

再談最近清華大學試用的人臉辨識點名評分系統(北一女似乎也差點跟進),簡直荒謬至極。簡單說,這套系統讓那種貌似表情越有興趣、越投入學習的學生獲得越高的成績。我不禁想問:教學者追求的難道只是像餅乾工廠一樣製造出一個個一模一樣的「乖寶寶」,所謂的好學生難道只有一種模樣?到校求學的意義究竟是強化思考,還是力求高分演出?

惡刺已經被挑出,但是我們好像還是輪迴著走同樣的黑路,一直到一切都來不及,自殺的自殺,憂鬱的憂鬱。

我們的學生不應該是老師或家長的應聲筒,也不是我們說一,他們不敢說二的傀儡。學生應該是能夠用我們教給他們的方法,練習去思考這個世界(包含家庭、學校、和社會)還有什麼不足、不公平,師生能夠如何共同合作解決問題,而不是害怕學生指出我們能給的還不夠好,他們還可以想到其他出路。身為教育者,至少我們可以先從和學生一起unlearning開始。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