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有人就生在羅馬」 中國教授劉擎道出中國高教資源固化的現實

思沙龍6日舉辦「一場數億人的教育實驗:從中國1977教改談起」講座活動,在活動中播出陳為軍導演的紀錄片《出路》,並且邀請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劉擎分享中國高教的困境。

中國記錄片《出路》 道盡許多高教學生的苦楚

紀錄片《出路》由導演陳為軍執導,是「為什麼貧窮?」系列影片其中之一。《出路》透過高考學生、非重點大學的高校畢業生,以及三流民辦私校教師三方視角,述說中國高教的畸形現況。

《出路》片中平面設計專長的王老師,比起教書更重要的工作內容是到各鄉鎮招生,他直言「我們不是一間學校,而是一間公司」,當中國開始提倡教育產業化之後,教學資源全集中在城市裡的重點大學,民辦私校不在意教學,而是賣一個「文憑翻身」的理想,對象則是那些成績上不了「985」、「211」一流名校,或是「雙非一本」大學的學生。


《出路》中的另外兩位主角,一位是高考成績不佳,信仰讀大學才能過好日子的王盼,另一則聚焦私校畢業生萬超的求職之路,不上不下的學歷,讓萬超在自我價值和賺錢養活自己之間不斷拉扯,「文憑翻身」的夢,在畢業之後瞬間化為烏有,根據統計,中國每年約兩百萬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多數是這些非重點大學的學生,相較之下,王盼一心一意想要讀大學,就算只能上學費昂貴的私校,便顯得諷刺且令人不捨。

高教起跑點 從幼稚園就開始了

談到中國高等教育的極度不均,劉擎解釋,在不同層次的高等教育中,孩子所受教育有著完全不同的模式,「雖然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有人就生在羅馬」劉擎用這樣的比喻去說明,在不同起跑點上,有時候再怎麼努力用功都跨不過階層。

一個孩子競爭的起跑點從幼稚園就開始了。劉擎分享中國流傳的一句話「小學不讀民辦,大學就進民辦」,許多家長一年花上幾十萬,就是為了讓孩子讀上城市裡的雙語學校。

劉擎也分享自身經驗,身為一個小二男孩的爸爸,笑稱這是「拚爹的時代」,自己便加入四、五個小孩班級的微信群組,與家長們分享各種升學資訊,一個孩子的競爭資本,除了自我努力用功,沒明說的是家長的經濟實力和社會關係。

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教授劉擎笑稱現在是「拼爹的時代」,家長的經濟實力和人脈也與小孩升的學規劃息息相關。(立報傳媒記者沈超群攝)

而來自中層階級家庭的小孩,則是努力擠進高考雙巨頭的「高考工廠」,分別是橫水中學和毛毯廠中學,這些學校標榜軍事化管理,學生從早到晚,按表操課,五點半起床,晚上十點多才結束一天學習,教室各處貼滿標語「只要學不死,就往死裡學」,高考儼然成為一場戰役。對這些學生來說,三年如此犧牲換來一流大學文憑,絕對值得。

最可憐的是出身農戶家庭的小孩,這些孩童多半不是留守兒童就是流動兒童,不管是哪一種多半對學童心理造成負面影響,且隨父母到市區打工的流動兒童,並不被當地學校所認同,過去為這群人建設的「打工子弟學校」,也在北京政府打擊低端人口時,全面掃除。目前全北京僅剩一間合法「流動人口」的打工子弟學校「蒲公英中學」,是唯一能給予這些農戶家庭對教育的希望。

「這個社會是不公平的」中國高考體現無限度的惡性競爭

由上述可知,當底層的人努力往上爬,卻仍然被爬得更高的上層的人遠遠拋在後頭,劉擎表示,中國高考早已變成一場無限度的惡性競爭,階層差異並沒有受到控制,資源分配也因此更加固化。

在中國,知識已不是升學的主要目的,成績和文憑才是,過去「知識影響命運」變成「高考決定命運」,劉擎直言,中國目前社會氛圍對於「成功」的定義相當狹隘。而在如此僵固且高壓的社會價值底下,學生心理健康嚴重受到折磨,劉擎坦言,就他目前任教的大學而言,接受校內諮商的學生這一兩年的確增加很多。

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教授劉擎分享中國貧富差距之大,在一味追求學歷文憑的社會價值之下,高教資源也更加固化。(立報傳媒記者沈超群攝)

劉擎也說,現在中國仇富的人越來越多,但不是仇恨富人,而是怨恨自己不是富人,就像《出路》裡頭的那群仍在找出路的畢業生所說,「這個社會是不公平,有些人不用努力也擁有一切」,笑稱中國失去了當初建國的共產主義。

演講最後,劉擎說道「教育公平,只有在社會公平的框架下才會實現」對中國來說,這是一條遙遙無期的路。也許,對台灣來說也是。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