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是恐怖情殺的關鍵,人格養成教育是問題的解方!

文/詹昭能,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系主任、社會愛情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話說新北市高姓女子(30歲)18天前離家後音訊全無,家人到處張貼尋人啟事,也在網路聲聲呼喚,甚至委託搜救犬,依舊遍尋不著。經警方積極介入調查後發現,竟然已遭教授射箭及搭屋課程的陳姓教練(37歲)分屍。

正當全國民眾為此震驚甚或憤怒之際,沒想到第二天又發生疑似為了千萬元投資糾紛,「7旬男殺同居婦(46歲),刀刃穿喉」(2018/06/20蘋果日報塗豐駿新北報導)。

其實,上個月底光是恐怖情殺案就有五件:「男掐死前妻,母崩潰下跪泣『還我媳婦!』」(2018/05/30蘋果日報陳宏銘、羅琦文屏東報導);「17直播主遭男友持刀砍殺,倒臥血泊傷重身亡」(2018-05-29聯合報記者林孟潔即時報導);「悲!台大畢業正妹遇上恐怖情人,慘遭殺害分屍(2018-05-28自由時報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不滿前妻男友拜訪前岳父母!醋男持折疊刀殺人…送醫不治」(2018-05-27東森新聞)。近年來,類似的「泯滅人性」案件更不知凡幾?

半個多月來,社會新聞版面上讓人心痛的何止是這些重大情殺案?還有至少四件令人不捨的近親殺人案:桃園殺妻分屍案…女兒泣訴「為何如此殘忍」,兇嫌終坦承犯行(2018/05/27三立新聞社會中心綜合報導);「不想造成兒子負擔」,久病翁悶死妻再輕生(2018-05-24自由時報記者陳慰慈新北報導);孝子殺妻自刎雙亡,女兒跪地痛哭(2018-05-23自由時報記者林嘉東、吳昇儒基隆報導);「砍殺至親1死2傷,惡男逃4小時落網」(2018/05/30蘋果日報黎百代桃園報導)。回顧近年來,類似的「慘絕人寰」兇殺案件,也是與日俱增,不是嗎?

我們的社會為什麼這麼「恐怖」?眾人議論紛紛!問題是我們有「答案」了嗎?Not quite!

例如「網紅」律師呂秋遠說,這些負面的社會案件發生原因,與性別教育有極為密切的關係,是嗎?他認為,恐怖情人、情緒勒索、家庭暴力問題都只是當事人把情感當作是一種權力關係,不容挑戰、不容僭越,哪那麼簡單啊?(2018/06/22蘋果日報)即使如他所說,「要理解:被挫折是正常的」,也不僅僅只是性別教育問題而已,好嗎?

醫生治病有賴正確診斷,解決諸如此類問題何嘗不然?有心探討此一重大議題的各界人士(尤其是所謂的意見領袖們),實在應該從專業的角度進一步加以深究,以免誤導視聽大眾,甚至於「妨礙」了政府的正確施政。

果不其然,行政院長賴清德21日在行政院會上指出,近來社會接連發生數起重大兇殺案件,有因為感情糾紛引起的,也有因為不尊重身體自主權造成的。他表示,面對這些人性極端負面的案件,我國教育體系以及社會、家庭教育,都必須更加強對兒少的性別平等及情感親密關係教導。因此請教育部及各地方政府共同努力,將性平與感情教育紮根於日常生活中。(2018/06/21三立新聞記者盧素梅台北報導)

是的,誠如賴院長所說,犯罪者雖會被司法制裁,但刑法只是事後處理機制,事前預防才能真正解決問題。但是說相關部會持續落實社會安全網各項工作,從根本控管,卻再也很難令人期待。猶記得內湖女童斷頸案發生後,還未上任的蔡總統即信誓旦旦地說要打造社會安全網;事到如今,依舊有如「只聞樓梯聲,未見人下來」,不是嗎?其實,真正的重點是政府始終搞不清楚「問題的真相」,當然也不知從何打造社會安全網,不是嗎?看看我們賴院長的上述「反應」就知道了嗎?性平與感情教育是很重要,卻不是恐情殺、近親殺人乃至於家暴案的最關鍵要務啊!即使要社會大眾,在遭遇困難之際,主動尋求社政與醫療體系的支持;或遇有可疑人事時,勇於向主管機關通報,也不能只靠賴院長的「呼籲」啊!

面對幾起令人髮指的兇殺案,倒是內政部長葉俊榮的說法比較「好聽」一些。他22日出席「反家暴20年警察來守護」創意影片頒獎典禮致詞時強調,諸如此類問題的處理,不是單純執法就行,還要仰賴心理、社福和教育等層面,也是現在政府整體要承擔的重責大任。(2018-06-22聯合報記者李承穎即時報導)然而心理、社福和教育等層面,政府整體究竟要承擔的「甚麼」重責大任?葉部長似乎欲言又止,當然也沒把相關問題講清楚。

其實,最先就此發言的政府官員是台北市長柯文哲。他表示,去年發生殺童案後,市府有重新檢討社會安全網。他感嘆,「身體健康容易檢查,心理健康比較困難」,就算北市府現在有社會安全網,恐怕也沒辦法完全Cover到;不過事件既然已經發生,市府還是要想想能有什麼作為。(2018/06/19蘋果日報陳思豪台北報導)此番言論儘管引發爭議,卻有幾分道理,問題是顯然他還是搞不清楚「問題的真相」。

對於諸如此類案件的成因,甚至所謂的專家學者也「未竟其功」。例如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鄭瑞隆表示,殺人多是一時衝動;情關難過的人很多,若內心找不到出口,很可能一時失控殺人,是嗎?他指出,分屍支解有一定難度,嫌犯應有解剖、生理學相關知識背景,又從新聞、社群網站看到相關案件討論,可能因此升高殺機,模仿棄屍手法。真的嗎?

從解決問題的專業角度論,問題界定錯誤或理解有嚴重偏差,就像醫生對病人誤診一樣,開出來的處方(解決問題之道),當然無法對症下藥,不是嗎?就像很多為情自殺的案例,表面上是感情問題引發的,其實真正的病因乃是當事人的憂鬱症「作祟」;諸如此類情殺或近親殺人案件,容或有感情、經濟、重大生理疾病及其長期照護等方面的問題,這些因素頂多只是「壓垮駱駝的那一根稻草」而已,更關鍵的肇因還在「背後」啦!

重點是近親殺人以及恐怖情殺案,一而再、再而三,顯然已不是個案問題?!此乃是社會「崩壞」的症狀。諸如此類案件的關鍵性問題究竟何在呢?試想諸如此類嫌犯人格夠成熟、品格夠端莊,何以至於此?是的,人格(含品格)有如「樹頭站得穩,免驚樹尾掃颱風」!沒錯!諸如此類嫌犯問題就在於人格(含品格)方面,國外犯罪學研究者稱之為病態人格(psychopathic personality),也是臨床(或變態)心理學領域泛稱的異常人格或人格違常(personality disorder),內含多種不同人格異常類型,例如殺人見血也無感(冷漠無情)的反社會人格者(antisocial personality;例如陳進興之流)就是其中之一

鄭瑞隆指出,凶嫌衝動殺人後,既已恢復理智,還能冷血分屍、冷靜棄屍,心理素質之強,異於常人,多半有邊緣、反社會人格。(2018年06月19日中國時報胡欣男台北報導)因此,諸如此類慘絕人寰的殺人手法,顯然應該不只是嫌犯的一時衝動,即使有觀摩學習(模仿)也不是真正的關鍵,最重要的是他的人格特質異於常人!

進一步說,所謂人格內含認知(理性能力)、情意(感性能力)與行為三方面;諸如此類個案在認知能力方面,多半沒問題(沒有妄想、幻聽等症狀),頂多只是極端自我中心(欠缺易位思考能力),他們的言談經常讓人乍聽之下似乎很合理(有一定邏輯),仔細追究則不難發現其實顯得很自我(或曰「白目」)。他們最嚴重的問題乃在於情意方面,也就是愛與被愛的感受與反應能力,情緒的感受與反應能力,以及動機與意志(事關自我控制)。由於他們的「認知」如此的「自我」,情感理解與反應能力又「很反常」,某方面的自我控制力又顯得很薄弱,因此常針對「特定人物(例如男女朋友甚或夫妻)」”展現”出令人”震驚”的異常行為(例如恐怖情殺、近親殺人);但因為多半只對特定對象有「問題」,其他周遭人聽聞之後常感訝異。

唉!說來說去都是人格養成教育惹的禍啦!換言之,我們的學校不「教人成人」,「人不像人(父不父、子不子、先生不像先生、、、)」的案件因此與日俱增;關鍵是多年來,咱們的學校教育「升學考試領導教學,學科知識教育中心」,人格養成教育與品格教育放兩旁,以至於諸如性騷擾、性侵害、家暴,乃至於恐怖情殺、近親殺人、、、等等問題不斷啊!

其實,人格養成教育(含品格教育),就是國民教育法律定的「德育」;即使是性別平等與情感教育,也是國民教育重要任務之一的「群育」,不是嗎?「身為主事者」的教育部,如果還不採取積極性作為,諸如此類問題未來只會越演越烈啊!因此,目睹近年來家暴案件與日俱增,恐怖情殺案與近親殺人案甚至頻見報端,實在不得不再度沉痛呼籲教育部:真的別再置身事外了啦!趕緊回頭從課綱修訂與其他政策工具予以「補強」,從而讓我們的學校教育發揮「五育並重」之功吧

35881834_10156276481817906_6641348315382284288_n

(圖片來源:cc)看更多文章: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