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電鍋、國家定位與性別認同

文/陳宜倩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日常生活中你為了什麼而煩惱?

1. 大同電鍋

有個西班牙人跟我Line了二十分鐘怨嘆他的生活不能沒有台灣國寶「大同電鍋」,更糟糕的是身處南歐小島的他因旁人沒有相同生活經驗完全無法理解,覺得他小題大作。原因是一早電鍋突然壞了,每天都用的電器是生活的基本配備,原本不察,直到失去的那刻,生活秩序受到挑戰,他早忘了以前沒有我從台灣帶去的電鍋前怎麼煮飯的。於是找了希臘鄰居將之拆解檢查,原來是保險絲燒壞,先暫時把保險絲拿掉,現在可以用了,得儘快換保險絲。他在找人修復電鍋與其他歐洲人鄰居閒聊過程中深切地體認這個事實,然後完全不關心幾天前的世足賽西班牙與葡萄牙踢平。

2. 國族認同

一直很羨慕一些歐洲或美國人可以超越「國家」民族活著,覺得那是因為他們的「國家/民族」沒有每天被根本地挑戰,對別人來說的日常生活,對於台灣人來說,卻是如此困難。我也想當「地球人」,忽視政治人為的國界/疆界,反正隨著時代變遷代代不同,然而事與願違,總有人來提醒你,只是參加國際學術研討會要報名,或者是搭乘國際航空出差,得在表格中「國籍」那格填寫或者選一項,有時候選不出來,沒有我要的選項,也無法自行填寫。

3. 性別認同

無法被「男/女」選項說服與包含的人們,其日常生活應該更辛苦吧?從衣著服飾、公共設施(廁所、宿舍)、生涯規劃、親密關係等等,在目前主流社會男女二分的性別規範系統主導下,如果處處遭逢「非男即女」的選項,豈不時時受挫、處處受挫?

近日為了同性婚姻議題、跨性別人士變更法定性別是否得進行性別重置手術、雙性人(intersex)可否在出生登記時有超越男或女之其他選項等議題,[1]可看到國人有許多爭論,我很希望大家可以藉機一起反省一下台灣人的處境,盡最大的善意去理解:當對於自己的理解或看法與他人對於你的期望或理解不同時,二者有差異時,那是什麼樣的心理狀態?那些你看來是小題大作的要求?

「我支持同性伴侶可以在一起,但是他們為什麼一定要結婚,還要走上街頭?私下相愛相處就好了,小題大作啊」?

「是男是女有這麼重要嗎?不過是表格上的標籤,有這麼嚴重?」

日常生活中的你都是為了什麼而煩惱呢?

當別人也許因為不同的語言文化背景、政治社會位置、生活經驗而無法理解你的處境與痛苦時,你的心理狀態是什麼呢?當國人因為最近台灣的國際孤立情勢而自暴自棄地說「反正我們都沒朋友~」,環顧四週,台灣人不正是因為這樣的現況與經驗應該更有潛力來理解長期以來被二元系統排除在外的性別多元主體,如果可以對於「不同」的人們多一點理解,勇敢地面對這些多元多樣的「差異」,哪裡有誤解或偏見,一一解開,最終,應該可以理解,台灣人民,我們擁有的是彼此,雖然有著差異,但是可以不斷練習一起生活,花樣主體,同治國家。

[1]https://tw.news.appledaily.com/politics/realtime/20180614/1373249/

(圖片來源:CC)

35474698_10156258047157906_997367963923251200_o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