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拔管」的「學術vs. 政治vs. 法律vs. 道德」大「混仗」:社會心理學觀點

/詹昭能,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系主任、愛情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台大新任校長人選管中閔報聘案,教育部4月27日予以駁回,並要求重新啟動遴選程序。教育部此舉讓「管案」爭議再現高潮,不僅網軍群起而攻之,連建築師阮慶岳、呂欽文等人,也對於此項悖離學術的決策表達強烈不滿,認為「這不是威權,什麼才是威權?」甚至還說「與其拔管,不如廢教育部」(2018-04-29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即時報導)

話說本案看似單純,其實涉及層面多元,從將近四個月來的討論聲浪看來,至少有學術(高教)的、政治的、法律的與道德的四方面問題。

大學精神:「學術自由(大學自治) vs. 政治介入」

首先,讓我們從兩週前教育部前部長潘文忠滿腹委屈的辭職聲明談起。他說「此次遴選案爭議的釐清過程,預期將持續遭遇泛政治化的攻擊和汙衊,幾經思考決定辭去教育部長一職,希望所有的政治操作能就此停止,讓本案回歸到單純的校長遴選程序和當選人身份適格的討論。」為了本案,潘部長確實遭受來自各界的批評,問題是「泛政治化的攻擊和汙衊」嗎?真的是「政治操作」的結果嗎?真的「政治操作」者是誰?

另一方面,讓我們看看「最佳男主角」管中閔的說法。他在臉書表示,「這是台灣爭取大學自治歷程中的重大挫敗,教育部的這項決定也將因違法踐踏大學自治而被載入史冊。」他強調,「政府的權力或許可以阻礙學校的決定,但不能改變我們捍衛大學自治與學術自由的決心;政府或許可以恣意濫用權力於一時,但終將無法逃過人民和歷史的審判。」(2018/04/28蘋果日報洪德諭台北報導)大學自治與學術自由正是身為當事人的管中閔主要訴求。

作家暨文化部前部長龍應台指出,「大學的自由、獨立,是民主社會的核心價值之首要大宗。」教育部「在總統蔡英文的許可、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拍板下」,「為了一黨之私,他們破壞了『大學自主』的核心精神。」(2018-04-28聯合報記者蔡惠萍即時報導)。作家張大春甚至以「國家暴力」稱之(2018/04/28蘋果日報生活中心台北報導)。他們都只是出於曾經同事或好友聲援嗎?顯然應該「不只」。

昨天國立大學校院協會就發表聲明表示,「大學是社會公共財,有其獨立性,需要與當前社會和政治保持適當分野。」又「大學自治屬於憲法第十一條講學自由之保障範圍」,「基於大學自治精神,政府不應干預遴選結果。」(2018-04-28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的聲明也清楚表示,「大學自治是憲法保障學術自由的核心價值,公私立大學校長的遴選,則是大學法第9條明白揭示的大學自治事項。教育部對大學之監督,應於法律規定範圍內為之,並須符合大學自治原則。」類似涉及學術自由的專業決定,除非有明顯之重大違法情事,否則,連司法機關都必須選擇尊重,不得任意推翻,遑論職司大學監督的行政機關。(2018-04-29聯合報記者馮靖惠即時報導)

香港城市大學校長、中研院院士郭位2月初與媒體餐敘時,談及台灣的大學遴選制度,台灣的大學校長遴選風波不斷,凸顯了「政教分離」很重要。他指出首任教育總長蔡元培在民國99年前提出的大學自主、學術自由、健康的社會政治制度三項要點,前兩點台灣人常提卻做不到,第三點則是沒人提過,其根本就是「政教分離」。他認為大學校長不須到立法院,由教育部代表即可,既「稱大學自主,為何政治要凌駕大學?」(2018-02-01聯合報記者吳佩旻即時報導)

法律問題:適法性監督vs. 逾越法律規範

撇開最嚴重的政治力介入高教(與學術)問題,讓我們聚焦於本案的法律層次,至少可以析分為兩方面:一則是管中閔的「資格」(例如獨董身份)與「參選過程」(例如資訊揭露或利益迴避)適法性問題,一則是台大校長遴選辦法與過程的法律規範問題。管中閔的「資格」與「參選過程」或許有極大爭議甚至真的有違法之虞,但是人家是依照既定辦法遴選而來的,依照相關法規教育部也僅能准以核備並「聘任」;就好比玩遊戲,一切都照規矩來,最後選輸了只能接受,怎麼可以重來呢?教育部或有意加以追究的人,豈可將兩種問題混為一談呢?龍應台說,「他會不會是台大最好的校長?I don’t know and I don’t care. 我不是遴選委員。但我知道的是,他是台大經過正規程序產生的校長。」不是嗎?

「教育部否定了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於今年1月5日合法選出的新任校長資格,既無視1月31日遴選委員會針對校長遴選結果所做『毫無疑義』的決議,更漠視3月24日台大臨時校務會議對於質疑遴選過程的提案所做『擱置』的決議。」管中閔的憤憤不平,豈止是情緒問題而已?

教育部一再宣稱是就台大校長遴選案為適法性監督,然而誠如國立大學校院協會的聲明指出,「國家對大學之監督除應以法律明定外,其訂定亦應符合大學自治之原則。」「目前『國立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組織及運作辦法』如有未盡之處,應與時俱進予以修訂,但現行制度仍應受到尊重。」(2018-04-28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針對此項法律層次問題,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聲明更明白表示,台大校長候選人資格及特定遴選委員應否迴避的爭議,業經合法組成且包括三位教育部指派代表在內的遴選委員會多次開會討論審議,確認沒有疑義。類似涉及學術自由的專業決定,除非有明顯之重大違法情事,否則,連司法機關都必須選擇尊重,不得任意推翻,遑論職司大學監督的行政機關。教育部將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歷經五次開會討論的決議,交由相關部會政務官組成的跨部會專案諮詢小組,進行欠缺法律依據的實質審查,兼為該部預設的駁回決定背書,是違法、違憲,不是民主法治社會應有的亂象。(2018-04-29聯合報記者馮靖惠即時報導)中國時報記者簡立欣撰文批評教育部「踐踏大學自主,還罔顧法治」(2018年04月28日),顯然不是無的放矢。

教育部前天的聲明強調,「遴委會委員及被推薦人有經濟法律上重大利益未迴避的適法疑慮,臺大亦未善盡幕僚單位應有之責任,進而形成對其它被推薦人的偏頗與不公平競爭,同時,亦出現明顕有違背學術誠信規範的情況。」儼然像是一場賽局的莊家,卻忽略了既有的遊戲規則,還於賽後翻案,叫台大暨管中閔情何以堪?

道德問題:吳茂昆PK管中閔,誰的爭議大?(2018-04-28聯合報記者程嘉文報導)

教育部新部長吳茂昆上任9天,即以超高效率拍板定案,駁回台大校長新任人選管中閔。教育部次長林騰蛟在記者會上說,台大遴委與被推薦人有重大利益未迴避的適法疑慮,造成其他被推薦人面臨不公平競爭,學術倫理、基本誠信遭含糊以對。他強調,公立大學受全國納稅人委託,教育年輕人成為具有全人人格及專業技能的國家棟梁,學術誠信是大學必須具備的基本準則,當然要接受較高道德標準的檢視。

另一方面,根據媒體報導指出,教育部部長吳茂昆擔任東華大學期間,被教授控訴一年請假天數多達160日,占工作日數的61.5%;涉及溢領獎助金,經監委王美玉、陳慶財調查結果屬實,被要求歸還款項170多萬元;將東華大學針對綬草進行的生技研究據為己有。在美設立師沛恩生技公司,販售綬草萃取物製作的相關美容護膚產品,之後在台灣也成立公司,由學生擔任負責人,太太擔任董事。去年12月美國師沛恩以「中國台灣」之名,取得中國大陸的專利,發明人是吳茂昆。(2018-04-28聯合報記者程嘉文報導)

教育部部長「受全國納稅人之聘」,執掌教育年輕人之相關政策,使成為具有全人人格及專業技能的國家棟梁,誠信是必須具備的基本要件,當然要接受較高道德標準的檢視,不是嗎?試問如此的教育部長,我們該怎麼辦呢?

後效:看看現在,想想未來

台大校長重啟遴選機制,樂觀的話至少一年半後才能選出校長;若是卡管效應擴大,恐怕未來兩三年校長人選會「難產」,台大憂心,一般行政職代理期限一年,代理校長遙遙無期,恐無法源依據。(2018-04-27聯合晚報記者王彩鸝、馮靖惠台北報導)。代理校長郭大維表示,目前高教發展對頂尖大學極其不利。面對現在的校長遴選困境,教育部作為已對台大發展產生重大負面影響。除了氣氛已使台大募款更困難,如果政府及社會不再尊重大學,請問聘得到好教授嗎?請問有好的候選人願意選大學校長嗎?高等教育辦得好嗎?好學生願意留在台灣念書嗎?學生是尋求好的學習環境,有國外學生因為便宜來台灣念書嗎?答案昭然若揭。(2018-04-29聯合報記者馮靖惠即時報導)

另一方面,還有更「恐怖」的,台北市立大學校長戴遐齡在報紙撰文指出,據教育部公布之管中閔「罪名」,其實在過去廿年中,不少國立大學教授可能都疏忽了!而且某些已就任大學校長,也可能身陷此泥淖中。若教育部如同其於記者會所楬櫫,將舉起公平正義之大旗,堅持要在全國範圍內徹查,並溯及既往,只怕會引起白色恐怖般的負面影響!(2018-04-28聯合報)其實,這樣的影響已然發生。被問到「面對持續數月的毀滅式攻擊時」,「是否曾經感到害怕?」管中閔清楚表示,「Yes, “most terribly”」。他指出,「三個多月,為了阻止教育部發聘」,各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抹黑,鋪天蓋地的襲來」,「企圖毀滅」管中閔的「人格與尊嚴,更在學界與社會塑造了恐懼的氛圍,使許多人對這種不公義的現象噤若寒蟬」。(2018/04/28蘋果日報洪德諭台北報導)

教育部大動作「拔管」的「寒蟬效應」問題真的很嚴重!政治大學今年也啟動校長遴選,目前正在向外界徵詢人才。政治大學教育系教授周祝瑛說,候選人報名人數,從上一任的擠爆到這一次的門可羅雀。眼看拔管的政治正確影響所產生的寒蟬效應,試問還有「誰還要來選大學校長?」(2018-04-28聯合報記者林良齊即時報導)

何止是大學教師?連學生都有強烈感受。台大學生28日晚上發起「綁黃絲帶挺管」活動,有學生在臉書成立「還我校長黃絲帶的關懷」粉絲專頁,號召學生共同響應,粉絲專頁表示,「許多同學向教授表示不敢實名發表意見,小編斟酌後決定發起匿名投稿,正反意見不限,請大家踴躍發聲!」(2018-04-28風傳媒沈超群)

誠如龍應台指出,「大學的自由、獨立,是民主社會的核心價值之首要大宗。」教育部「在總統蔡英文的許可、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拍板下」,「為了一黨之私,他們破壞了『大學自主』的核心精神。」她認為,「在台灣大學做為台灣最重要的大學校史上,今天留下一個紀錄:它的師生在捍衛自己獨立而自由的空間上,失敗了。」(2018-04-28聯合報記者蔡惠萍即時報導)除了中研院院士、教育部前部長曾志朗表示,台灣將因此讓國際學者訕笑(2018-04-28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中研院院士、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更在聯合報撰文表示,「政府帶頭破壞「大學自主」的核心價值,沒有資格要求國際認可。」重點是有如周祝瑛憂心的,大學校長的職位,尤其是台大校長崇高的職位,已經被政府玩完了接下來的台灣學界,該怎麼辦?

What’s next?自己的大學自己救

沒錯!2018年4月27日臺大校史、台灣高教史乃至於中華民國史都將載入,但能否真的成為我們高等教育的轉折點,關鍵就在於「我們是否能贏回大學自治」。從這幾天各界的反應看來,是有那麼一點兒機會。

教育部27日駁回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的遴選結果後,除了公私立大學協會發聲明表達強度不等的「異見」外,台大學生第二天晚上發起「綁黃絲帶挺管」活動。除了台大學生之外,許多民眾到場支持,台大地標「傅鐘」上掛滿聲援管中閔的黃絲帶,也有學生在臉書成立「還我校長黃絲帶的關懷」粉絲專頁,號召學生共同響應。(2018-04-28風傳媒沈超群)

另外,我們也看到清華大學教授29日號召師生綁黃絲帶,捍衛校園自主,並發布「清華宣言」。活動發起人、生命科學院教授李家維表示,這次管中閔案拖了100多天,結果還是用這麼粗暴的方式處理,這是很嚴重的事情,因為這不只是台大的問題,也牽涉到台灣整體的高等教育。他說,有人擔心此例一開,會對台灣的民主、法治、學術自由、校園自主,產生很大的威脅。清大教授們還呼籲教育部應收回「拔管」的決定,立即修改大學法,由遴選委員會自主決定校長人選;另外也要落實黨政軍退出校園,還給校園乾淨自主的空間,不再介入大學自治事務。(2018-04-29風傳媒朱冠諭)

事到如今,儘管我們看到的「怒火」越燃越旺,可是顯然還不足以讓執政當局「有感」。如同中研院基因體中心研究員、台大分子醫學研究所兼任教授阮麗蓉表示,政府會做「拔管」的決定,就是因為看好「反對力量」不夠大,才會把台大強壓過去。5月4日剛好是五四運動滿99周年,台大化學系教授徐丞志表示,當年學生總指揮就是台大前校長傅斯年,他希望號召台大師生在當天辦一場抗議活動,聲援台大校方和校長遴選會,呼籲「堅持大學自主,抗議教育部違法濫權」。另外,由台大師生自發性組成的「還我校長黃絲帶的關懷」,也擬於5月4日當天發動遊行(2018-04-29聯合報記者馮靖惠即時報導)。

新五四運動值得觀察,更值得期待!

31499624_10156145750992906_3438034592173391872_n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