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喊話」的兩種解讀模式

文/胡全威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想要追求成功,就要改變你的信念,拋棄負面的自我否定。」

「想要求什麼,就要真心相信你會得到。還沒有得到時,就要先想像你已經得到了。想要成為成功企業家,就要穿的像成功企業家、說的像成功企業家、想的像成功企業家一般。你放出這樣強烈的頻率,在這個小宇宙中,就會吸引相同頻率的資源,幫助你心想事成。古人早就說了,『天助自助者』!」

本篇文章不是成功學,也不是要闡述什麼秘密的吸引力法則。不過,希望透過一些現代科學觀點與修辭學傳統,分析上述透過「信念」激勵人心的說詞。希望從兩種不同的思維模式:科學與修辭學,幫助讀者對於這類激勵喊話、強調信念力量的說法,有更清楚的認識。

首先,按照一般科學的觀點,對於上述主張,可能會提出以下兩點評論:

第一,科學標準之一是「可重複驗證的」。譬如,若主張:「只要真心相信,則會心想事成」。那麼這裡就必須是會重複發生的,並列出諸多測試情況,這樣才能看出原因與結果之間有多高的百分比關係。而不只是強調「一、二件」特殊案例,就可以證明主張是對的。

事實上,許多治療偏方、心靈輔導、潛能激發大會上,講者最喜歡舉這種少數成功案例:OOO服了這種藥、XXX接受了這種輔導、YYY改變信念,真心相信後,從瀕死邊緣或負債累累的破產困境中,結果搖身一變,成為身強體壯或買豪宅又買名車,羨煞多少人之類的。

這些少數個案,縱使不是虛構造假,但要強調一項主張,就不應只是看幾個成功個案,而必須揭露出整個事件的百分比,才能讓人們知道這些主張有多少的可信度。這就好比宣揚「買樂透可以成為億萬富翁」,但事實上,有多少人買了樂透,就可以成為億萬富翁呢?

順著上述例子,當有些人真心相信,可是卻無法心想事成,開使質疑這類法則的可信度。通常講者會回應說:「這是相信的還不夠,心中一定還是有負面雜想,所以無法達成」。或者講者會說「現在得不到想要的,之後會得到更好的」。至於「之後」是多久,則是要你自己努力堅持下去。如果中途氣餒放棄,這又是因為你意志不夠堅定,錯在個人,不是法則錯誤。

這類說詞就剛好違反了另一項科學的標準:「可否證性」。亦即,上述心想事成之類的主張,講者永遠可以自圓其說,無論是指責人們不夠堅信;又或者會說,之後會有更好的,這樣就根本無法證明這種主張是錯的。

科學在當代,就像民主體制一般,早已經是人們根深蒂固的權威標準。因此,許多成功學或潛能激發的講者喜歡引用量子物理學、心理學、天文學之類的科學觀點或研究成果。在這些科學語彙的包裝下,但其中幾個最根本的主張,卻往往是非科學的,甚至有人認為就是「偽科學」。既無法符合重複驗證,只拿出少數個案,避免談論百分比;也無法進行否證,講者總是能自圓其說,頭頭是道。

上述是從科學的角度。然而,在西方文化中,科學(以及科學的源頭:哲學)追求真實;但另外還有一個相對應的學門:修辭學,則是關心「說服方式」,亦即透過「引領信念」,發揮影響力。

因此,我們將焦點不是放在「真實」,而是放在「信念」上,重新來思考上述的問題。

試想,當一個人挫折失敗,自認也被認定是魯蛇。找工作碰壁,沒有朋友,事業失敗、屢屢被人拒絕。理性的科學可能會說,在同樣類型的情況下,譬如考量經濟背景、人脈狀況、學經歷等,成功的機率(譬如,發財致富之類的)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

那麼根據科學判斷,理性的人看到這麼微乎其微的機率,似乎應該早早放棄,沒有什麼好奮鬥的人生。但是,從「信念」的角度,願意相信,至少還有希望;但是,放棄相信,就什麼都沒有。

從客觀事實上,成功金字塔上的勝利者,總是少數。無論是事業財富、體壇競爭、權力地位等等,第一名、冠軍、優勝者永遠是鳳毛麟角。從機率來看,成功總是少數,若一直只是看平均值、算機率,那麼理性的人根本就不應該去努力了,因為機會這麼少,就是只有少數幾個個案。

但是,當人們願意相信、願意堅持下去,縱使機會再小,總還有成功的機會。所以,想要成功的人,就不是去盯著百分之九十九在看,而是要看那百分之一。其實,從小我們不就是看偉人傳,看成功人士奮鬥的故事,這些都是百分之一,甚至千萬分之一的個案,人類不就是因為夢想才偉大嗎?

此外,在心理學中,也有「自我應驗預言」的說法。簡單的說,人們往往會朝自我設想的方向去發展。舉個例子,當有人自認是失敗者,做什麼都不會成功。這類人就不易踏出第一步,勇敢嘗試;另方面,也因為自覺是失敗者,一旦受挫就放棄,不願意堅持。結果,就真的成為失敗者。

可是相信自己終將成功者,比較會願意嘗試。遇到挫折時,也比較願意堅持下去,因為相信自己一定會成功。這時周遭的人,也容易受到這種堅持的影響,或者願意幫忙或者不再阻撓。因此,信念影響個人的外部發展,這種現象其實不只是一種幻想,還是有一定符合常識的道理。

信念的力量,不僅僅是在外部事業上。甚至在生理上,也有信念影響生理的觀點,譬如著名的「安慰劑效應」。簡單的說,原本並不具療效的「安慰劑」,但在人們誤以為是有效情況下,服用後,結果真的產生治療效果。

舉例來說,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位醫生因為嗎啡藥劑不夠,無法替受傷的士兵注射止痛。他只好提供生理食鹽水,但卻告訴士兵這就是嗎啡。結果,竟然有三分之一的患者感到疼痛緩解。後來研究發現,透過信念的認知,人們自身甚至可以產生類似嗎啡效果的「腦內啡」,緩解身體的疼痛。

事實上,也正因為安慰劑效應的影響。所以生理實驗中,往往要求「雙盲測驗」,實驗者與受測者都不能事先知道使用的是實驗藥劑還是對照組的安慰劑,就是擔心人們的主觀信念會影響藥劑的效力。

信念影響生理的相關實驗還有很多,一些著名的Ted Talk也在談這類的效果。諸如哈佛社會心理學家Amy Cuddy的「姿勢決定你是誰」(不過,後來學者們對於實驗結果有些爭議)以及史丹佛大學健康心理學家Kelly Mcgonigal的「如何讓壓力稱為朋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網觀看。

綜合以上,從事實與信念兩種不同的角度來看問題,這其實早源自古希臘柏拉圖與智術師們(sophists)的爭辯。柏拉圖認為真理、事實、知識,才是講者應該正確傳遞,啟發人心的內容。然而,智術師偏重的是「引領信念」,號稱可以比醫生更能說服病人,比工匠更能讓人們同意建築城牆。信念可以產生的力量,有時比真實還要更大,甚至創造某些真實。

回到本文開頭。面對信心喊話,無論是從科學理性判斷或者要從修辭學所關注的信念引導,希望透過上述的扼要說明,可以幫助讀者有更清楚的理解,自行選擇思考框架,日後面對類似說法時,可以更了然於胸,知道這些說法背後的理由與問題。

30729773_10156116954387906_3897642272333758464_n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