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啊!~「機智的監獄生活」觀後讚歎

文/陳宜倩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婦女新知基金會監事

大學曾修習「監獄學」,參訪了台灣四處男性監所,包括外役監,當時除了對於受刑人的生活空間留下了深刻印象、心中其實有著複雜的感受。記得在一處監獄內,監所人員喝令受刑人眼睛必須朝向地下,不可直視訪客,年輕易感的我眼眶頓時泛紅,共時地感受到眼前之人尊嚴遭貶抑的負面情緒。當然,我也十分清楚這些男性受刑人之中有人犯了謀殺罪,也許以愛之名殺了妻子或女友,有人也許犯了性侵害罪行,每人成為受刑人的故事不一,但是那瞬間監獄內外隔離之處遇還是對一個大學生造成了心理震撼。

前陣子以監獄受刑人與獄警為主角的「機智的監獄生活」在網路上熱播,也吸引了我,當真實生活中國際政治局勢緊張,由三種類型男性強人領銜主演:美國總統川普、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於女性主義者而言,一方面覺得不能退縮,一方面又覺得洩氣很沒有參與感。這時輕黑色喜劇、認真但略蠢呆男人扭轉逆勢類型正適合我目前的精神狀態。「機智的監獄生活」為韓國tvN電視台於2017年11月播出,2017年12月起也以“Prison Playbook”為名在Netflix全球上線,男主角為韓國國民運動棒球英雄,因保護妹妹免於被強暴犯侵害過程中,防衛過當而被判刑入監,一夕間由前途無限之運動明星變成得快速適應監獄生態的受刑人。可想而知,劇情遂由牢房同學們互動、獄警對受刑人的管束與情誼、監所長官間的政治較勁等軸線開展。

在「全男」且封閉(對外隔絕之監所)的情境中,女性則是「不在場」的母親、妹妹與戀人,是男人心中尊敬、保護與欲望的投射對象,看來十分傳統刻板的性別角色分工,我卻覺得很有意思,不時讓我想起了當年在美國進行的法學博士論文與對於「男性研究」的學術關懷。這劇情也涉及獄政與司法改革議題,當另文再議,本文想要專注在「男人與婦女運動」關係這個命題來討論。

1.男人與婦女運動之關係

我的論文問題意識很簡單,就是想問:男人到哪裡去了?這麼多年來西歐北美世界裡所謂第一波、第二波到第三波的婦女運動後,男人與婦女運動的關係是什麼?後來完成了「男性支持女性主義:自我發展作為實踐性別平等的核心價值—德、美及台灣育嬰假之比較比學研究及對台灣改革建議」。[1]指導教授群中非裔美籍的男教授很喜歡我的論文,其他兩位女性教授則對於我對男人的信心與期望感到「讚歎」(也包含了不忍心潑青年女性主義者冷水的容忍情緒)。我的父親培養、支持了三位女性博士(配偶與二女)的日常生活與學術才能,個人成長與生活經驗裡所遇見的男人多是有潛力的盟友,不一定是享盡父權紅利、自以為是無可救藥的自卑自大狂,端視其教養過程與所在社會文化制度是否支持。我的論文倡議「男性」應反思、以自己的位置、思索自己利益(不是為了拯救女性),進入爭取性別平等之戰役,而可能成為女性主義者之盟友。

2. 從「男人歷史」(History)到「男性研究」(Men’s Studies)

女性主義批評人類的歷史是男人的歷史,所有學科都是在研究男人,以男性為人類的模型,「全男」的情境是常態,忽略了女人的生活經驗。現在我覺得迫切需要的「男性研究」則是受了婦女運動啓發的真誠回應,父權紅利與制度性優勢在性別平等運動改革下越來越少(雖然文化上的紅利仍存在),為了這一點有時拿不到的紅利所要付出的代價很高,用學生的提問換句話說:我出生時的確受到阿公阿媽的歡迎(表姊沒有),據說滿月禮盒也有雞腿,但老師你說的文化上要求女性拋棄繼承,那首先也要有財產可以繼承啊?是的,父權紅利與付出代價高低的關係,端視每個人之階級、種族、族群、性傾向…等等而定。這是當代男子氣概研究的金三角架構,紅利、代價與二者關聯依族群分類基礎不同而有異質性。

在全面檢視男女二元的性別規範之際,女性主義者不是倡議要平均分擔壓迫與屈辱,而是企圖直視痛苦根源以尋求解決之道,首要之務為理解苦痛的來源與性質,性別規範對一般認為父權結構下的受益者「男性」的負面影響,可以在「機智的監獄生活」情境中清楚地看到,不論是家計經濟提供者的沈重負擔與挫折,或者情感上壓抑封閉或身體上的逞兇鬥狠,父權暴力是根基於「一個較有力量的人可用武力控制他人」的概念,生理性別男因經常焦慮、害怕被其他更強壯(不論是體力或社會地位)的男人挑戰欺凌,必須時時服從上司或更有權勢的人(例如監所中黑幫大哥旁的小嘍嘍、幫長官背黑鍋的高博士)。就比例言,男性較女性更易涉入暴力事件,成為暴力的受害者。而根據法務部統計,許多年來受刑人性別以男性居多數,各年新入監受刑人男女性別比例均維持在左右。

3. 重新建構「男性情感連結」(male bonding)

「機智的監獄生活」中讓我感到讚嘆的是,非得要等到關在一間小小房間時男人啊才被迫直視自己的弱點,開始練習彼此傾吐與支援,慢慢地開始發展心理與情感的聯繫,當然也有人就是習慣永遠的服膺權威、硬撐不語。這些彼此的應援如果在人生的一開始就展開呢?如果在小時候,社會就以開放的態度讓小男孩們有理解自己情感變化、接受不安與挫折的練習機會呢?在監房受刑人們談著自己是因什麼罪而進來之前?那些罪行有那些是因為傳統社會要求他們「成為男人」的路途上出了錯呢?最資深的受刑人要等到在監獄裡的園藝房,才透過植栽與花語展現鐵漢內在的溫柔?當然在劇中還是不免俗地被同學們取笑。男人,你有人可以訴說苦痛嗎?

4. 重新定義「男子氣概」(masculinity)

狹義的男女二元規範讓多數男性感到或害怕自己男子氣概不夠,羞愧感則通常發揮強烈的文化監督作用,促使男性更努力符合社會期望。「軍事」與「運動」大抵是最顯著的領域,在這裡武裝的、運用身體性之強制力是受到鼓舞與讚賞的,害怕輸,焦慮輸,一輩子在競爭中浮沈,我想這大概是女性主義進展最緩慢的領域了。有沒有更多樣的、受了女性主義啓發的男子氣概的樣貌可能?右手不能投球,就換成左手來投球,遇見人生危機會轉彎將之變成契機、會表達、照顧自己情緒的男子氣概樣貌可能?在女人面前,不一定要想我是不是「罩得住」的這種男子雄風?也不一定只愛女人,可以愛男人的這種男子雄風(男人愛男人,武裝衝突可以大幅減少)?你,要當那一種男人?我們社會想要培養什麼樣的男孩與男人?

[1]Men for feminism, self-development as a core value in achieving gender equality – a comparative study of childcare leave laws with proposals for reform in Taiwan <https://newcatalog.library.cornell.edu/catalog/4216842>(last visited on 04.09.2018)

28061159_10155967749307906_5947671970507454118_o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