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學生與沒有校長

文/秦琍琍,世新大學副教務長,教學卓越中心主任

一個大學到底是學生重要還是校長重要?答案也許見仁見智,但當臺灣的大學須同時面對著學生減少和校長懸置的雙重困境時,臺灣高等教育的競爭力則無論是在兩岸盃或世界盃中,都顯得欲振乏力。

臺灣的少子化早已被有識之士謂為國安問題,除了對經濟和社會帶來各種衝擊外,最直接的便是各級學校面臨著生源不足甚至沒有學生的窘境;而全球人才的流動,也早在上個世紀末全球化進程時便勢不可擋的開始了;雪上加霜的是,中國教育部近年來對台生入學逐步釋放利多,入學門檻和實質優惠都漸次放寬,從以往僅開放招收學測前標的160所頂尖大學,到今年再開放約147所重點高校招收學測達均標的台生,儘管多數台灣的大學有著學風自由、師資優秀和教學創新的優勢,但兩岸實力的日益懸殊和大陸經濟的崛起,對於一些稍有企圖心和希望拓展視野的年輕學子而言,仍是有著相當吸引力的。

值此之際,又逢臺灣高等教育龍頭,臺大校長遴選的爭議,導致該校長達八個多月沒有校長,且無論臺大臨時校務會議如何議決,教育部仍決定再組跨部會諮詢小組討論而擱置著,雖然該校一直有代理校長統轄校務,但是一位名正言順校長的對外代表性和影響力、以及對內的凝聚力和號召性,是絕非他人所能「代理」的!

十九世紀以前的大學教育主要在傳授既有知識並為菁英服務:二十世紀中期後大學教育漸為普及與發達、各國也普遍認知到大學教育是國力發展的奠基石;而二十一世紀的大學在學術研究和人才培育外,更有著傳遞知識和服務社會之責,也因而在高等教育市場化甚至是產業化的今日,許多有遠見的國內外大學依然靠著教學卓越和辦學卓越屹立不搖!

卓越起於不同方能不凡,因此學校的品牌與特色是致勝之道,且追求卓越從來都是動態的進行式,而非靜態的完成式。中國人喜歡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期待成就一方修身完滿、俯仰無愧之人;而外國人如哈佛大學前校長伯克則在《大學何價──高等教育商業化?》一書中,對高等教育走向商業化的趨勢提出深刻反思。

學校為學生而辦,沒有學生則學校沒有存在的意義;大學需要好的校長,沒有校長則如船之無船長領航指揮。高等教育與市場邏輯雖然很難並行不悖,但理想與現實的折衷拿捏也並非全然不可行,基本原則若能從主管機關鬆綁干涉與管制、辦學者秉持辦學理念與教育初衷、學校建立自我定位與品牌特色、以及教育內涵能兼顧專業知識與人文精神開始,則大學教育是否成為商品和學費的多寡便不再是爭辯的重點,因為真正重要的是價值而非價格!

30414883_10156096142277906_1259032129103200256_o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