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性侵害問題不斷,重振人格養成教育更待何時?教育部加油!

/詹昭能,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系主任、愛情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國際掀起反性騷擾的「#MeToo」浪潮,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近日爆料指出,立法院有男助理性騷擾其他助理,受害者至少6人,甚至有2人因此離職。(2018-03-17聯合報記者鄭媁台北報導)立法院秘書長林志嘉受訪時表示,立法院設有性騷擾申訴管道。問題是有用嗎?顯然此項合法「工具」是失能的。他強調,立法院任何員工如果面臨性騷擾,一定要勇於提出申訴,杜絕所有不法行為。面對性騷擾問題,堂堂立法(性別平等教育法、性別平等工作法、性騷擾與性侵害防治法)機關,也只能「呼籲」?唉!

又性騷擾甚或性侵只有政壇問題嗎?當然不是囉!以國內來說,各行各業普遍存在,連青青校園(含大學講堂)都「時有所聞」,不是嗎?

前台北高等法院行政法官陳鴻斌被控騷擾女助理,因不服判決提再審後,改判裁罰一年薪水定讞(2018-03-09聯合報記者王宏舜蘇位榮台北報導),因此引發社會各界強烈批判。蔡英文總統為此在臉書發文表示,深刻感覺到台灣社會離性別平等還有一段路要走,並認為應從3方面做起:首先,社會對於女性在職場上的處境,要多一份同理心。第二,司法判決必須彰顯社會公平正義;此外,性平主流化也務必在司法制度中落實(趙翊妏2018年03月15日上報快訊)。

為回應此項爭議以及蔡總統的呼籲,司法院近日還宣示未來將把性騷擾列入法官移送懲戒項目,並強制司法人員每年須研習三小時的性別平等課程,司法院長許宗力將成為首批上課的學員之一。(2018-03-24自由時報記者吳政峰台北報導)如此的因應措施,或許有助於提升法官審理相關案件的嚴謹性,問題是真的可以解決法院同仁的性騷擾問題嗎?唉!頂多真的只能平息一時的眾怒而已啦!

重點是性騷擾問題只是性別平等問題嗎?彰顯性騷擾審判的問題只需要性平主流化?

唉!不只啦!10多年來,我們在性別平等教育方面投入的資源還不夠多嗎?四年前教育部推動性別平等教育十周年時還自豪的表示,「性平十載,精彩實在」呢!何以性騷擾甚或性侵案件卻依舊源源不決呢?顯然「性騷擾案件」不只是性別平等問題而已!

還有,鑒於性騷擾案件逐年增加,為嚇阻性騷擾的發生,親民黨籍立委陳怡潔提案修法提高罰鍰,從現行最高可處新台幣10萬元罰鍰,提高到30萬元,同時加重因特定關係利用權勢意圖性騷擾者的刑責。(2018-03-17中央社台北17日電)

問題是有用嗎?或許有助於提升社會大眾對於性騷擾問題嚴重的意識,真的可以嚇阻諸如此類問題的發生嗎?唉!

大禹有效治水從源頭,醫生治病有賴正確診斷,解決諸如此類問題何嘗不然?

以陳鴻斌案為例,試問陳法官不知道不該性騷擾助理嗎?他不知道性騷擾助理的嚴重後果嗎?唉!諸如此類問題的關鍵不是「知vs.不知」問題,而是行為的動機與「自制力」,甚至涉及「愛與被愛」的接受與表達,也就「情意」面向問題。

面對性騷擾個案「知vs.不知」問題,現有性別平等教育或許還能發揮一定的作用,情意動機甚或「愛與被愛」堪稱是人格的一部份;已經嚴重到被移送法辦的性騷擾者,試問每年三小時的研習課程如何加以「撼動」?提高罰鍰乃至於刑責就可以有效嚇阻嗎?唉!重點是「食色性也」,尤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真的是「牛牽到北京還是牛」啦!

還有、還有,面對性工作者遭剝削問題,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推北市設置性專區,台北市長柯文哲最近表態應該要開放並加以管理。不過,台北市社會局長許立民說,目前北市無性專區規劃,還是要取得社會共識再來談,才會妥當。(2018-03-20自由時報記者郭安家、王榮祥、許國楨綜合報導)

國立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鄭瑞隆表示,因為性專區有助於解決一些社會問題,成立專區是個可以討論的議題。但是他指出,學理上無法驗證是否足以有效降低性犯罪。沒錯!誠如鄭瑞隆表示,「發生性侵案件有許多因素,一般性侵大多是熟人之間,包括同事、師生、親戚等,加上情境、機會等因素連結」(2018-03-21自由時報記者姚岳宏台北報導)。

然則諸如此類性侵害問題的「源頭」究竟何在呢?性別平等意識或觀念?還是品格教養甚或人格成熟度問題?再問加害人不知道不該性侵他人嗎?他們不知道性侵問題後果嚴重嗎?顯然問題的關鍵並非「知vs.不知」,而是犯罪者的行為動機與「自制力」,也就「情意」面向問題。

唉!說來說去還是人格特質問題啦!重點是一個人格夠成熟、品格夠端莊,面對「性」就會「設法」以合情、合理又合法的方式滿足,何至於性侵?性侵犯如果不是人格不成熟,必然是品格出了嚴重問題。人格(含品格)真的有如「樹頭站得穩,免驚樹尾掃颱風」(請台語發音)啊!

沒錯!無論是性騷擾抑或性侵,問題的關鍵是人;解決問題之道除了從小到大的人格養成(品格)教育,甚至還有賴事關人與人互動之道的人際關係與感情生活教育(群育)儘管我們的國民教育法第一條開宗明義:「國民教育依中華民國憲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規定,以養成德、智、體、群、美五育均衡發展之健全國民為宗旨。」然而,放眼全國中小學校園,試問我們的「群育」何在呢?事到如今我們還有「德育」嗎?多年來咱們的學校教育,一直是「升學考試領導教學,學科知識教育中心」,品格教育與人格養成教育卻始終有如花瓶,不是嗎?換言之,「不像話」的性騷擾案乃至於「人不像人」的性侵案件與日俱增,關鍵就是我們的學校不「教人成人」。

所謂「預防勝於治療」,正當各界為性騷擾性侵害問題積極尋求解藥之際,試問咱們的學校教育何時才能發揮「五育並重」的國民教育之功呢?

其實,何止是性騷擾與性侵害,近年來霸凌、家暴、酒駕,乃至於恐怖情殺、近親殺人、隨機殺人等等社會問題不斷,也都是如出一轍。無論是個人問題抑或社會問題,都是人的問題,當然也都與社會環境密切相關;人的問題有賴曾教育之根救起,包括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都難辭其咎;面對社會環境惡化,家庭結構與功能崩解,學校教育當然是關鍵中的關鍵,更應承擔起「教人成人」的法定職責。面對當前「人不像人」的問題叢生,重振人格養成教育更待何時?誠懇再度呼籲教育部:趕緊從教育之根(人格養成教育與品格教育)救起吧!

29356277_10156039535712906_4942026474447175680_n

看更多文章: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