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中的兩件必要功課:培養專業與思索人生

文/胡全威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在網路上,曾流傳前耶魯大學校長Richard Charles Levin指出,如果有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並宣稱學習到特定專長,他會認為這是一種教育失敗。他認為大學應該是通才教育,特別是以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作為核心。而「博雅教育的目的是幫助學生能夠不斷地提出質疑,仔細地思考問題並且分析後果」。

後來有人求證,Richard C. Levin校長並未說出「學有專精是一種失敗」這樣的說法,但確實強調博雅教育以及通才的重要性。事實上,縱使傳聞為真,耶魯大學的畢業生以其世界頂尖大學的光環,無論在天賦、努力、人脈以及交際圈等,都已經非常特殊。倘若再加上博雅教育培育的獨立思考、提問、分析、表達等能力,畢業後出社會,真要做出一番事業,應該也非難以想像。

當然,名校生是否真的這麼得天獨厚,必然一帆風順?另一位曾在耶魯任教20年的William Deresiewicz博士,在他的《優秀的綿羊:耶魯教授給20歲自己的一封信,如何打破教育體制的限制,活出自己的人生》一書中,提到這些名校生害怕失敗、從小被訓練要追求完美,卻一直無法肯定自己等等,也有他們面臨的困境。若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找來翻翻,看看這些天之驕子的困擾。

不過,對於我們大部分的人而言,特別是台灣現在將近百分百的大學錄取率,幾乎人人是大學生,碰到的問題,跟這些名校生不太一樣。那麼我們要在大學裡學些什麼?我自己在高等教育體系中待了將近22年(4年大學、3年碩士、7年博士、2年博士後、1年第二個博士,然後專職任教4年多),無論是學生或是教師身分,一直在思考或不得不碰到的問題。希望藉由書寫成文,拋磚引玉,獲得更多的指正與精進。

首先,當大家都是或至少是大學畢業,除了少數明星學校外,光是大學文憑,似乎很難脫穎而出。因此,獲得專業能力的認證,似乎是大學中的必要任務。

稍微比較一下,二十、三十年前,在台灣大學生還算少數時,倘若公司行號職缺需要「大學畢業生」的能力時,除了專業科系要求外,很可能會需要更多的其他科系人才的填補。在粥多僧少,亦即職缺多但是大學畢業生少的情況,通常會願意應聘不同科系背景的人才,然後再進行職前訓練,符合公司需求。

然而,今日的大學畢業生眾多,對於公司徵人,最簡易的篩選,可能就是科系相關以及專業力的證明。因此,除了挑選自己有興趣的就業相關科系外,在專業力證明上,無論是透過比賽、取得證照、實習或打工資歷、在學校曾做過的專案等等,來證明自己的專業力,就顯得尤為重要。

當然,這裡也僅是就某些需要專業性較明確的職缺來談,考量現在大學畢業生變多後可能產生的變化,進行推論。並不適用於所有的職缺,有些工作需要的是較為抽象的能力與態度,不侷限在特定專業知識上。

其次,人活著,除了賺錢、吃飯、睡覺外,很遺憾的,或說幸運地,人們還會要更多。很少人能夠僅僅仰賴著賺錢、消費、再賺錢、再消費,這樣無止盡地循環下去,直到死亡。

因此,「進大學是為了出社會賺錢」,這樣的想法並不是比較實際,相反地,這種觀點不夠實際,太低估了人們的真實需要。人們還是不斷地會面對意義的問題,甚至還有一些除了賺錢之外,各種奇奇怪怪的問題:「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古時候的人在想什麼?」「如何談情說愛?」「吃飯、睡覺、滑手機之後,我到底要做什麼?」「地球是如何產生的?」等等。

當然,這些被問到的問題,不是每個人在大學中都可以輕易地學習到,甚至也沒有真正的答案。但至少在大學中提供了這樣的時間與環境,「在被生活壓力吞沒之前,有一番思考與反省」。譬如,對人生意義的探索,對於周遭變化的好奇,甚至是對社會運作的思考。答案可能是在古人的經典中,也可能是在欣賞宇宙之美時,又或可能是在談論生物演化之類的課程中。當然,也可能是與同學、室友,半夜閒聊的精采對話裡得到的領悟。

現在許多人都把廣設大學視為一種政策災難,完全視為負面結果。但是,還記得當初有些人在辯護廣設大學優點時,其中一個訴求就是:「為什麼這個社會只讓少數人能有作夢的時間?」過去大學的窄門,淘汰了七成以上同年齡的人(1990年代初期),只有不到三成的人,可以在大學校園裡求知、問道,甚至就是與三、五好友閒扯、瞎聊,然後慢慢塑造自己的志向,進入社會服務。

現在諸多人能成為大學生,不正是一種進步,讓更多人有這樣的機會,而不是只有少數菁英才有資格作白日夢,接觸到古往今來的各種智慧與知識,為未來人生打下一定的基礎。民主社會本來就是追求更多的平等,任何政策都有利弊,與其執著在負面缺點上,不如想想正面優勢可以帶來的好處。

因此,進大學的兩大任務,一是培養專業,這是為了日後謀生之用。目前,也似乎是一般共識。甚至相較以往,人人皆為大學畢業生時,更顯重要。但是,一般較為忽略的,或者是說還不夠務實的,忽略了人還是思考的動物而不只是消費的動物。因此,應該把握這難得的青春歲月,既有自由,又有時間,好好思索生命意義之類的奇怪問題。此時雖然只是開端,這類問題往往必須是一輩子的追尋。但許多人正因年輕時的自我探索,成為日後進入社會面對諸多難關、判斷時,才能擁有方向感,走得更遠、更穩當

28056042_10155967742592906_7461814695182486384_n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