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的不是只有結果,還有享受過程」人生就像玩遊戲 用桌遊啟發教育的新方式

近來遊戲進入校園成為輔導的媒介,許多人認為它是一門學問,想要學習怎樣玩出教育意義,除了老師們在研習上時常出現桌遊應用的相關課程外,心理師、社工師等專業培訓也有許多的專業結合應用,而家長們更是期待能夠知道「如何可以跟孩子玩出好關係」,希望能在歡樂的氣氛中陪伴孩子健康成長。

然而,在大家把桌遊視為一種很厲害的法寶時,千萬別忘了,玩遊戲其實是人類的本能,「玩」其實是不需要學習的,我們要學習的,其實是如何「應用」桌遊。所以,就讓我們先閉上眼睛,從你還是小朋友的時代回想起吧!

在你的印象中,是否有人跟你說過「小朋友來,跟我一起學習怎麼玩遊戲吧」這樣的話呢?應該沒有吧,因為孩子們可以自己發明出很多好玩的事情,他們可以投入其中,享受歡樂,同時也常常希望別人能跟他們一起玩,而這個「一起」的過程,就是我們所期待的美好關係。

記得在我小時候,非常喜歡玩一個遊戲,叫做「○○╳╳」,就是在一個井字中間,兩個人輪流填上○○╳╳,看看誰先連成一條線誰就贏了。但我不是只有這樣簡單地玩,我把遊戲地點改到天花板上。當我讀幼稚園的時候,有座溜滑梯的正上方天花板是海綿,只要你夠高的話,就可以輕易地用手指頭在海綿上面畫畫。所以我都會跟朋友一起爬到溜滑梯的最高處比賽○○╳╳,當那個天花板的空間被畫滿的時候,我們就得更賣力地爬到另一個更難站的地方來比賽。一直到現在,那些○○╳╳的痕跡都還留在那裡,是一個屬於我的小回憶。

發明新遊戲是孩子們的專長,他們會不斷在生活中發現新的樂趣,去探索這個世界。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滿幸運的,因為我的父母很放心地讓我和朋友們這樣天馬行空的去想像、去玩耍,而沒有很緊張地制止我不要爬高高很危險,當然我更加覺得慶幸的是,在我的記憶中,從來沒有任何人從那個溜滑梯的高處跌下來。

當我長大一點之後的某一天,我得知一個驚人的消息,原來玩○○╳╳是有祕訣的,也就是第一個畫在中間位置的人,幾乎不會輸!而他的對手如果接著畫在九宮格的四個角落,最終就會平手,否則就一定會輸。這個祕訣似乎沒有帶給我幫助,因為它讓遊戲變得不再有趣──雖然我永遠都不會輸了,但對我來說,這遊戲也不再有吸引力。直到最近,我發現有個概念相似的桌遊《奇雞連連》,它重新賦予這個遊戲新的生命。它的○○╳╳進一步分出了大、中、小,不再只是一個已經被破解的公式,它也成功勾起了我在童年時玩○○╳╳的快樂回憶!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遊戲的重點在於輸贏,甚至很多人會問說,如果孩子玩遊戲輸了而生氣該怎麼辦?這時候我們也可以回頭問問自己,在現實生活當中,我們是否也有很在意輸贏的時候呢?比方說,比較薪水的多寡、孩子成績的高低等等。其實很多時候,我們比孩子更在乎輸贏;甚至有時孩子之所以在意輸贏,是受到了我們的影響。譬如,我們會指導孩子怎樣可以贏,告訴他方法,卻讓他喪失了自我摸索的機會。雖然大多數桌遊都有輸贏的機制,但我們可以引導孩子,一起把「想贏」當成動力,學會想辦法達成任務,然後享受過程,幫自己在過程中得到成就感,而不是把輸贏當成一件嚴重的事情。

換句話說,我們可以透過桌遊讓孩子學習到,帶給我們開心的不是只有「結果」而已,享受「過程」反而是更重要的一部分,而開心的鑰匙正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因此,當遊戲進入家庭及校園時,首要的事情,就是讓我們去享受遊戲而不要破壞遊戲,如果你在跟孩子們玩遊戲的時候,充滿了教導,或者你對他的決策感到不耐,那遊戲對孩子而言,似乎就變成一種考試。臺灣的小朋友已經有許多課業壓力,實在不需要連遊戲都被大人們限制!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迷你教育遊戲研究團隊的侯惠澤教授就說過:「翻轉教育就是希望學生能在遊戲中學習,他們能把學習當作是在遊戲,不被壓力所限制,反而投入其中去思考、去自主討論,去完成任務,進而達到學習。」所以我很喜歡將桌遊當成我的工具,桌遊本身是有規則的,我們可以在遊戲中讓孩子學習規則,但同時我們也能有彈性的在規則中去延伸,可以將規則變得更簡單,當然也可以讓規則變得更加複雜,增添創意就會增添無限的可能。

而當遊戲與輔導工作結合時,狀況就更不一樣了。無論是心理師、社工、老師或牧師等輔導工作者,在培育過程中都會學習非常多的助人技巧,針對不同個案做出專業的判斷,去思考該從什麼地方帶給個案改變,讓個案能走出困境,成為一個能為自己負責的人。以諮商的歷程來說,「建立關係」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當關係有所發展,改變就會發生。

輔導工作者善用各樣諮商技術去幫助個案自我覺察,不論是個別或是團體,建立關係都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當然,針對不同的學派、對象和目的,可能會有些差異,其中也包括教導、訓練和資訊的提供。然而,最重要的事情是,不幫個案做決定,而是真誠提供愛與陪伴。

以下根據我平常在工作時的經驗,把遊戲在輔導時的應用簡單分為三個部分,以利家長們對於遊戲應用可以有簡單的理解:

一、關係與連結

遊戲帶來快樂,當人們一起玩遊戲的時候,他們可以培養出許多默契,更能夠去了解自己和別人。快樂像一件很厲害的盔甲,它可以幫助我們抵抗許多困境;而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同樣也可以帶出強大的力量,當我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時,我們在許多事情上會擁有更多的信心,我相信這也是預防心理疾病發生的一個好幫手,如果可以,每週至少有一段時間,放掉煩惱和工作,和親朋好友開心的玩一下!

我最近迷上一個手遊,一個要跟朋友組隊攻塔的遊戲,這應該算是我活了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認真「打電動」;雖然我從小就是個愛玩的小孩,但就是不怎麼喜歡打電動,可能是打電動對我來說太困難啦!那麼為何我會玩這款遊戲呢?這是因為我身邊的國、高中生們玩得非常瘋狂,甚至直接拿我的手機去下載這款遊戲APP,並且要求我跟他們一起組隊攻塔,老實說,我剛開始玩的時候覺得超級無聊,因為我根本不懂到底要使用哪一種技能,而且打贏了又能怎樣?

我想說到這裡,應該很多的家長和老師們也跟我有過一樣的想法,超想沒收手機,跟孩子們說「不要再浪費時間了」。但由於我沒有拒絕他們的邀約,他們居然開始認真地幫我「開班授課」,就是為了配合等級比較低的我,並且自主地分組練習,希望等我變強一點後再出去跟別人對戰。很多時候他們組隊合作,卻因為我的加入而輸掉比賽,但他們都會大笑說:「別人有五個隊友,我們只有四個加上一個肥料,專門送死,讓人家加分的。」我也不懂,為何我這麼弱他們還要找我玩。但也因為他們的積極陪伴,讓我開始自己偷偷在家練習,希望成為他們的好夥伴,得到他們的讚美,更希望練到比他們厲害時,可以驕傲的「嗆聲」一下。

當我們一起玩遊戲的時候,會一起思考要如何攻破敵方,彼此配合,如果我打得很好,他們會大叫:「哇賽!你這招出的好!」我也會討拍地說:「我是不是進步神速?」到後來,我去帶其他的青少年活動,一講出我也在玩這個遊戲,也幫助我瞬間拉近我與他們的距離。

有的時候呀,當你對孩子沉迷手機遊戲感到憂心甚至頭痛時,「拜他為師」也許是個不錯的方法。試著去想他為何喜歡玩,虛心求教,請孩子教導你;這個讓你感到頭痛的遊戲,或許會成為你與孩子之間關係更加緊密的重要工具。

當你聽了他們的建議一起玩遊戲,因而建立了好關係,這份好關係也會促使他們願意聽你的話,主動去做一些你期待他們做的事情,這都是因為你與孩子之間產生了連結。是不是覺得跟孩子間偶爾互換角色也很不錯呢。

二、發展與訓練

我們都在遊戲中成長,成長需要許多的學習,請相信遊戲所帶出的影響力,它可以訓練我們的價值觀、解題能力、合作與人際互動、手眼協調力、專注力、記憶力、創造力、口語溝通能力、挫折忍受力、衝動控制、策略運用等等,更重要的,是遊戲所帶來的自主學習。

父母及老師們希望孩子能學會的東西,不是只能在嚴格的控制教育中得到,而是在歡樂中就能有所改變。根據最新的十二年國教課程綱要,我們可以來看看,到底有哪些是我們期待且希望孩子可以學會的:

八項品德核心價值:尊重生命、孝悌仁愛、誠實信用、自律負責、謙遜包容、欣賞感恩、關懷行善、公平正義。

核心素養的三大面向與九大項目:

自主行動──身心素質與自我精進、系統思考與解決問題、規劃執行與創新應變

溝通互動──符號運用與溝通表達、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藝術涵養與美感素養

社會參與──道德實踐與公民意識、人際關係與團隊合作、多元文化與國際理解

學校中,老師們努力地傳遞知識,希望能把課程綱要中提到的上述能力教導給孩子,但講述所能做的有限,更重要的是老師和家長的身教,更重要的是孩子們主動產生興趣能夠想要去學習,我想在這裡大膽地做一個假設:「只要你內心清楚知道你想要帶給孩子什麼,然後你開始跟他玩,透過你和他的關係,將會讓他得到你想要帶給他的東西;只要好好使用桌遊,它會是你最棒的工具。」

舉個有趣的例子,我們常常想像過動的小朋友就是很衝動,無法等待、無法控制,在學校中只會搞破壞;然而,桌遊在此時就是一個超好的訓練工具,例如一個五人遊戲,第一個人出牌之後,是不是要等待其他四個人出完,才能再輪到第一個人呢?為了能夠好好玩這個遊戲,我相信有很多孩子是會努力「控制」自己、等候其他四個人的,此時身旁的大人,只需要看見他的努力,給他鼓勵,這就是一個再好不過的訓練和正增強了。

曾經我接了一個社區弱勢家庭的小型團體活動,你可以從每個進來的孩子當中看見他們家庭的影子,其中有兩個家庭特別有趣──我就姑且幫他們命名為,馬達小子跟霹靂兄妹,先來介紹一下這兩個家庭。

馬達小子──有個奶奶帶了一個一直不停跳動的可愛弟弟進來,奶奶說:「老師拍謝,我們家小朋友很皮,我很頭痛,我有帶他去上很多的課跟看醫生,但他還是一樣很過動,請老師多多包涵啊。」(弟弟在教室裡跑來跑去、東摸西摸,充滿了活力!奶奶一邊跟我說話一邊想辦法要抓住他)

霹靂兄妹──一個嚼著檳榔的爸爸帶著一對兄妹進來,走到教室角落的位置坐下後玩手機,霹靂兄妹很帥氣的問我:「啊,今天是要幹嘛?」我說:「我們要一起玩遊戲。」霹靂兄妹說:「玩什麼啦,快點開始。」(他們完全沒有發現,其實大家是在等待遲到的他們)

當天我讓大家玩一個需要控制力氣的平衡遊戲,想控制孩子們的衝動,希望他們可以學習等待並且彼此合作。原以為馬達小子最可能會破壞遊戲規則,但沒想到的是,雖然他一直在旁邊跳動,嘴巴也不斷碎唸著,但卻也看見他用左手抓住自己的右手忍耐著,輪到他的時候才衝出來;反而是霹靂兄妹,時常因為覺得別人動作慢或是很弱,就跳出來介入別人,甚至兩兄妹還吵起來,大罵彼此說:「你會不會啊!」吵架的聲音也引起在旁等待的爸爸不爽,經過爸爸大聲斥責後,才讓他們停止爭吵一陣子。

事後,我跟馬達小子的奶奶說:「我看到弟弟很努力地控制自己,因為他希望能夠好好的玩遊戲。」我也稱讚奶奶平時對馬達小子的用心照顧,並且推薦奶奶一些適合馬達小子的小遊戲,讓奶奶回家後可以和馬達小子一起玩,一起透過遊戲來訓練他對衝動的控制力,同時增加他的專注力。不要以為過動的孩子是失控的,透過正確的方法,鼓勵並加以引導,過動的孩子甚至可以比一般的孩子表現得更好。責罵也許是我們覺得見效最快也最常使用的方法,但它可能只能讓問題暫停一下;唯有透過孩子喜歡和感興趣的事物去訓練,才能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成效。

在本書中,即會以適合親子同樂的桌遊,與上述的核心素養項目做連結,期望能透過這樣的連結,幫助家長與老師們找出最適合孩子的遊戲。至於「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與「藝術涵養與美感素養」兩項,雖然也有相當合適的桌遊,前者比如程式老爹推出的《海霸》,後者則有《花磚物語》、《現代藝術》等等,甚至你也可以透過帶領孩子自行設計、製作遊戲,來達到相應的教育目的,但這比較屬於專業科目或知識領域的培養,暫不在本書的討論範圍內。

三、工作與改變

除了關係連結與發展訓練外,遊戲也可以當作是治療工作的一部分,但它不是所謂心理師的心理治療,而是在遊戲的過程當中,我們可以看見自己也看見彼此,甚至透過合作,淡化對立與緊張,不僅能卸除防備心理,也尋找到自我價值。我認為,桌遊可以是家長、老師及其他助人工作者很好的小幫手,只是它終究不能代替本人,因為「你」的價值遠遠超過遊戲。所以千萬別期待買了一個遊戲,就會發生什麼大改變,這是不可能的。沒有魔法師,魔法棒就只是一根木頭而已喔!

幫自己找回孩提的初心,享受玩耍的過程、享受快樂的情緒、享受關係的連結,找回最初那個什麼都覺得好玩的自己吧!(取自方言文化)

我曾在一次與某個國中生的會談過程中,發現孩子對自己的家庭有許多不滿。基於諮商過程的保密原則,我不能直接告訴家長孩子到底說了些什麼,所以我試著和孩子討論可以如何與父母溝通,讓父母了解我們在神祕的五十分鐘裡討論了哪些事情。經過孩子的同意後,我們展開了一次邀請父母共同參與的諮商,起初關係有些緊張,父母在我面前非常的有禮貌,但孩子卻很不以為然。後來,我拿出了一盒桌遊《實話實說》,這款遊戲能透過選擇使用正面或負面詞彙,來得知別人眼中的你是個怎樣的人。通常我都會選擇正面的詞彙,但心懷不滿的孩子可不這麼想,有機會說父母的壞話怎能不好好把握,因此立刻選了好幾組負面的詞彙,讓場面變得相當火爆,一家三口在諮商室裡破口大罵和瘋狂哭泣。

很難說這到底是好是壞,但這款遊戲確實引導他們一家三口說出了很多平常想說卻不敢說的話,也打破了他們在諮商室中假扮的完美形象──經由遊戲的引導,我看見孩子和父母從不同的角度,訴說著同樣的事情,我相信他們內心都有個渴望,就是能獲得彼此的理解,我要做的不是幫誰說話,而是讓親子間看見、聽見彼此內心的真實聲音,這款遊戲讓他們卸下了偽裝和防衛,也成為我記憶中相當深刻的一次諮商經驗。

經由以上說明,相信大家對於遊戲與輔導的連結已有一些想像,但在開始學習遊戲與輔導之前,記得先幫自己找回孩提的初心,享受玩耍的過程、享受快樂的情緒、享受關係的連結,找回最初那個什麼都覺得好玩的自己吧!

※本文摘錄自方言文化出版,《用桌遊,陪孩子玩出天賦和好個性:心理師教會你,用遊戲解讀孩子內心想法,更能找出孩子潛能》。

※作者王雅涵是一個愛玩愛吃愛唱歌的歡樂心理師,曾經擔任過和中輟生搏感情的社工,喜歡用活潑彈性的方式和孩子們相處;不喜歡被限制,想挑戰自己成為一個不被專業形象框架住的人,致力將心理諮商與桌遊等相關媒材結合,讓每個人都能在歡樂的氛圍下,感受到愛與尊重。行跡遍及臺灣各個角落,曾一年環島超過十二次,在工作和玩樂中尋找平衡,期待能和每個接觸到的人說故事、談生命,一起更喜愛自己,活出美好。現任小驢駒創意工作室特約講師、中崙心理諮商所兼任心理師、中華民國遊戲教育協會聘任講師、家扶基金會、勵馨基金會、世界展望會、伊甸基金會、善牧基金會等社福機構合作心理師(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