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問:口傳系學生都很會講話?

文/廖海珊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

導讀:以一個學子稚嫩的角度和拙劣的筆法闡述口傳於她

門檻最低的傳播—一出娘胎就具備的天賦

作為一個大二屁孩,才讀兩年書就班門弄斧傳播學界的一大巨頭–口語傳播,何德何能?瞬間熄滅念頭。…不一會兒,腦海中又暗自嘀咕:「口語」、「傳播」,這不是我打娘胎中「哇」一聲呱呱墜地開始就具備的能力嗎?如此算來,本人已有混此學科近二十年的經驗,又怎麼會沒有資格對此「高談闊論一番」呢?

從小不會說話的我讀了口傳系

小時候跟隨母親進入一個新的家庭,第一次家族聚餐,各種三大姑八大爺親戚都在,其中一個笑嘻嘻地問我:「你知道你媽為啥要嫁過來?」大家停下筷子都想看看我如何回答,結果十二歲老大不小的我,在眾目睽睽之下,居然義正言辭地說:「為了錢啊。」不假思索,不為所動。

那天晚上,媽媽吃完飯就不見了。房間關著燈,我以為沒人,進去一看,媽媽跌坐在牆角,扯著紙巾默默抽泣。我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什麼錯,一下子跪倒。傷人的話語何止三冬寒,這個傷口,她不知要獨自舔舐多久。是啊,我們生來就知道要說話,就會口傳,它的「門檻最低」,它的成本為零,但是它的代價卻能讓人「傾家蕩產」。

如今看來,學習說話、瞭解口傳是人人都該培養的意識。再早也不算早,再晚也不能放棄。

學口傳的第一件事

大一第一節課,我們這群嘰嘰喳喳的口傳學子便得到老師的下馬威:「來口傳,你們要學的第一件事,根本不是說話,而是學會閉上嘴!」只有將嘴巴閉上,才懂得把耳朵打開。

曾經我以為自己牙尖嘴利、口吐蓮花三天三夜是天生麗質天賦異稟,津津自得。後來發現,能讓別人對你滔滔不絕三天三夜,才是超凡脫俗的絕世神功現代人不是在說話,就是在準備說話的路上。只是可怕的是,哪怕閉上嘴巴,我們也沒有聆聽,而只是尋找對方話語疏漏,伺機反撲致命。我們的腦和心依然在「爭辯」和「算計」。我就常常這樣,導致原本對朋友的傾聽,變成讓她更心寒的說教

口傳的跨界與應用

放眼亞洲,以「口語傳播」為名之專業,世新為首創。近年來,「口傳」在大陸興起甚至風靡,常有師生不遠萬裏前來,但求相互借鑒吸收。我當年也因此從大陸被吸引到世新就讀。

口傳的振興與時代脈動息息相關,在這個跨領域的時代,多元跨界成為大學生努力的方向。曾有畢業學長,目前炙手可熱的策展人,回校分享「口傳」與「策展」的跨界經驗。他娓娓道來如何運用口傳素養在策展、布展、撤展過程中調配人力物力資源,化解矛盾,溝通眼高手低的廠家。

口傳讓每個學生在團隊合作、組織策劃的過程中更具宏觀視角,更有溝通的意識和信心。所以有同學說口傳是一個加分項,可與任何一個領域無縫接軌;還有同學將口傳比喻為一雙翅膀,錦上添花。口傳哪只是張口閉口,它分明是與生活甚至生命交融的思維和習慣。

口傳系學生怕什麼?

老師反問:「口傳可以加分,那它也可能是一個扣分項咯?」

這個問題,嗯,紮心。說句實話,口傳系的學生常被刻板視為「油腔滑調」,仿佛我們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空有一張翩翩嘴,我們把黑說白,把死說活。

什麼時候口傳會讓我們扣分?大概就是言行不一、無真誠心的時候吧。站著說話不腰疼,光說不練假把式,名嘴和聖人的區別就是聖人除了「以理服人」,還「以背影渡人」。亞里士多德講「人格說服」、老子曰「大音希聲」,再會把玩文言辭藻,沒有實際行動與之相襯,也只像麵條針線繡出精緻的刺繡,遇水即化。

我手寫我心,我話表我情

說話具有即時性,所以它往往被視為「最具代表性」。因此人人都擔心公開發言,只怕一不小心暴露邪惡或說出的「傷天害理」的實話。

十二歲的我,之所以說出媽媽是「為了錢」,只因為在我心中,後媽就是電視劇裏那樣心狠手辣。與其說我童言無忌,不如說是潛意識的條件反射。如果當年的我知道媽媽改嫁全然是為我,就不可能說出那樣的混球話,也不會給她造成這不可逆的傷害。

如果你想利用「說話」改善人際關係,獲得更好的生活,不一定要學口傳,而即刻就能做到。作為口傳系學生,我告訴你這個秘密:與其費盡心力學用語言修飾掩蓋內心,不如直接做一個心懷善意的人。這樣,你的語言自然如豔陽高照,春風化雨。

口傳不是讓我懂得如何「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反而是更讓我堅信:「我手寫我心,我話表我情。」

口傳教會我的兩件事

德國溝通理論大師哈伯瑪斯曾提出真誠性聲稱(sincerity claims or truthfulness claims)的概念,他說溝通的基礎共識之一就是真誠。曾國藩在《求闕齋筆記》中,給「誠」下了定義:「一念不生謂之誠」。如今再想當初老師的那句「閉嘴」,實在是大有內涵,不僅可理解為封上嘴巴,還有停止心中「算計」、「博弈」念頭之深意。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溝通沒了真,口傳沒了誠,哪怕暫時贏了物的利益,最終也只會輸掉人的關係。

學了一年的口傳,不敢說自己掌握了口傳的「精神」,但至少有了隨時保持聆聽的意識;不敢說自己懂得如何「說話」,但至少開始為「站著說話不腰疼」打下「名正言順」的基礎:不再把伶牙俐齒當利劍,而是努力讓自己的行動符合自己的語言,對得起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

26168933_10155842869642906_6091165620109863687_n

作者介紹:我叫海珊,我是你的朋友!目前就讀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二年級。喜歡寫作,喜歡旅行,喜歡交朋友,在中國時報、維信公眾號”要走四年腳很痛”(taiwan4s) 都可以看到我的文章!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