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究竟為什麼而活?

文/陳宜倩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婦女新知基金會監事

我在「誰殺了堅強的男子漢」文首曾有感而發:近來幾則新聞讓人心慌、心碎,包括在大學校園發生因感情傷人與傷己事件、54歲小北百貨創辦人突然心肌梗塞死亡等等。覺得全國應停止上班、上課,思索一下……到底繼續追求效率、經濟發展、排名,能為我們帶來什麼?而勞動參與率七成左右的男性更是首當其衝,在全國「拼」經濟之口號下,不論年齡、階級,由於身處「重男」(輕女)的台灣社會,雖享有不同程度的父權紅利,但因此都要付出沈重的身心代價。沒想到,不但沒有時間反省,執政的民進黨宣示將於朝野協商冷凍期後的臨時會中,迅速通過二、三讀完成「勞動基準法」修法。

台灣《勞動基準法》第32條第2項規定:雇主延長勞工之工作時間連同正常工作時間,一日不得超過十二小時。延長之工作時間,一個月不得超過46小時。簡言之,每月加班時數46小時為上限,但在檯面下每月加班超過100小時的勞動者處處可見,而現在還要「給企業彈性,以提昇競爭力」進一步修法放寬工時上限。台灣勞工2016年平均年工時為2034小時,在世界排名第6,這代表什麼?

學者已發起聯署聲明反對此次由執政黨主導之勞基法修惡,此次修正欲放寬加班工時上限(自46小時延長為54小時)、輪班間隔調降、「7天應有1天例假」改為可調移為「14天有2天例假」而「可連續工作12天」等對國人勞動、家庭與社會生活乃至於經濟發展都將有深遠的影響。政府與資方一直強調這是經濟發展、市場供需所必需,可是勞動者的家庭生活、親密關係、家中兒童、青少年乃至於勞動者本人之人格發展、社會生活安排等等議題都被牽動著,卻鮮少被討論與重視。勞動者的工時不僅是工作時間之議題,不只是經濟發展的議題,我個人覺得這根本攸關思索「人要怎麼活」核心價值之戰。

托爾斯泰於1882年所寫的短篇故事「人為什麼而活」突然映入眼簾,在這個關鍵時刻,希望與大家分享我年輕少不更事時(大學時期選修俄文與中俄比較文學、幻想要去俄羅斯當台灣駐俄外交官)閱讀感受到其故事蘊藏的啓示。深刻的文學作品超越國界與時空,至今偶而覺得做人疲累時,我會拿出閱讀復習。這是一個關於神(先不論祂是誰、是哪家的神)要天使到人間尋找三個問題解答才能回天界的故事,「人心裡有什麼」、「人不能知道什麼」與「人靠什麼生活」。

26232300_10155845982732906_2513473811388937967_o

照片提供:陳玫儀

人心裡有愛。

看到又冷又餓的人,也許自己沒有很多財富與禦寒的冬衣,但可以跟他分享麵包與住所。在台灣貧富差距日益增大的此時,難道我們不應該思索資源重分配的議題?勞資雙方明顯的不對等位置如何協議工時?

人不能預知他們的身體需要什麼。

一個人計劃給自己準備能穿一年的靴子,但其實不知道自己活不過今晚。

人無法預知生命的終點。突然猝死的公車司機、企業家都不能知道,「14天有2天例假」,連續12天工作後休得到2天例假嗎?

人靠彼此的關心與愛生活。

人生來絕對不是獨立自給自足的,而是互相依賴的。我們需要值班的醫生與護士,需要各種交通運輸工具的駕駛者與維護者,需要維持日常生活市容的清潔人員、維修道路人員。在都會現代化生活尤其互相仰賴,自種自食自給自足的年代已經回不去了。人們在各方面依賴彼此。你想坐已超時工作體力不堪負荷的公車司機駕駛的車嗎?當上車的那一刻,司機與乘客,生死與共。一個過勞的工作環境,一個過勞的國家,人民時時處在身心俱疲的生命狀態中,無法思索人為何而活,無法決定優先順序,無法兼顧家庭與工作,無力維繫親密關係,青少年家庭教育永久的延期、日日反覆工作缺乏喘息時間而萌生憂鬱念頭,當然無法思考創新改革經濟方案,當然無法想像多元的幸福可能。勞動者是如此,恐怕我們的總統與行政團隊也是如此。

人究竟為什麼而活?你究竟為什麼而活?勤奮、增加工時絕對不會讓人找到答案,勤奮與增加工時也絕對無法解決當今的經濟發展議題,如同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前公娼麗君阿姨說的,能工作獨力養家活口很重要,那是件有尊嚴的事。在勤奮勞動、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我們的社會也需要關注作為人的同理心、倫理、對社群彼此的關懷、勞資權力差異、對我們努力在其中求生存的政治社會與經濟結構持批判性思考,才能一起發展出永續的、共生共榮的令人滿意的平衡的工作與家庭生活。星期三執政民進黨執意要修惡「勞基法」,希望國人不分階級一起站出來反對修法。

(照片提供:婦女新知基金會)

26678609_10155845921117906_4673955168457886769_o

看更多文章: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