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搶救”台灣高教競爭力?從教育部「玉山計劃」”問題”談起

/詹昭能,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系主任、社會愛情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

由於近年來台灣高等教育機構留不住人才,也沒有足夠誘因吸引國外人才,今年七月行政院長林全指示教育部研議因應之道。一個月後教育部迅即對外公告明年起將推動的「玉山計畫」。除了公立大學校院教授學術加給每月增加10%(5,445元),更將以最高年

薪650萬元,延攬國外或留住國內頂尖人才(「玉山學者」)。

政府積極面對高教競爭力問題的態度與努力,固然值得肯定;然則「玉山計畫」明顯是「倉促之舉」,「問題叢生」可想而知,兩個多月來引發學界強烈質疑甚或反彈,也一點不令人意外。

面對立法院即將審議相關計畫預算,立法委員柯志恩、蔡培慧與蘇巧慧聯袂於10月31日以「玉山固本計畫-如何營造攬才留才的教育研究環境」為題,邀集相關團體與學界代表召開公聽會。席間與會學者們紛紛提出切中要害問題,教育部次長姚立德與科技部次長鄒幼涵顯得「應接不暇」。一言以蔽之,官員們僅就「既定政策」或計畫大要提出說明,學者們關心的卻是高等教育「長治久安」之計,「結果」連委員們都「為之心焦」

首先,如同宜蘭大學博雅學部副教授陳復指出的,玉山計畫與教育部歷來提出的計畫一樣,實在看不出我們的高教與學術發展戰略為何?每年因此有300人次的玉山學者,so what?或許論文發表量真的增加了,我國高教就有了國際競爭力?果真如此,那就太神奇了!問題是可能嗎?

再就「程序」問題說,如果真的想要解決當前高等教育(或學術發展)問題,教育部(或科技部)理當從遵循「解決問題(計畫提案)」的基本步驟(或流程),問題是有嗎?Of course not!以教育部新推出的「高教深耕計畫」來說,各校早在去年新政府上台後即「蠢蠢欲動」,年初「計畫大綱」一出爐,各單位更是緊鑼密鼓的「準備」計畫提案。為了一億元預算規模的計畫,我們都得全校總動員,忙上一整年;56億預算的「玉山計畫」,教育部竟然在一個月之間提案,如此「草率」使用我們有限的高教與學術資源,怎能叫人不憂心甚或心疼呢?

是的,台灣當前高教問題,教育部確實「察覺」了,但是徹底「搞清楚」了嗎?Not quite!試問台灣高教競爭力弱化只是「頂尖人才」不足嗎?又如高等教育工會陳政亮(世新大學副教授)提到的當前大學教師「年齡斷層」問題,臺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黃光國指出的學術審查「重量不重質」與因此衍生學術研究資源過度集中等高教或學術發展環境問題,不是更關鍵?還有本人特別關注的研究所教育問題(例如碩士班與博士班招生不足或年輕人就讀意願低落)呢?即使聚焦於頂尖人才流失或招攬不到國際頂尖人才問題,試問純粹只是經濟誘因(教授待遇)不足嗎?吸引人才的學術研究與教學環境問題,不重要嗎?

2015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日本東京大學宇宙射線研究所所長田隆章(Takaaki Kajita)表示,日本在20世紀80到90年代,學術研究非常自由,人們有充足的時間投入研究,而且可以獲得很多資源挹注,可能是日本諾貝爾獎得主超過20位的原因。(劉先進,2017年11月2日世界日報) 我們的教育部與科技部「看到」了嗎?想要提升我國高教與學術競爭力,何不認真檢視教授們學術研究真的非常自由嗎?真的有充足的時間投入精力研究嗎?真的可以獲得很多資源支持嗎?

誠如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胡博硯在公聽會所說,除了研究與教學,我們都還背負了沉重的輔導(例如導師)與服務(例如行政)的職責;偏偏人有極限,學術研究時間遭到嚴重限縮。至於幾乎全仰賴科技部與教育部供給的研究與教學資源,不僅越來越「困窘」(因為大學繁多),「獲得」的過程既繁瑣又不合理(例如學術審查制度);學術研究「看似自由」,其實「枷鎖」層層上身。身處如此的學術環境,叫得包山又包海的「負責盡職」教授如何產出研究成果?其中的關鍵問題正是「人力資源」不足,看看各大學(尤其是私立學校)各系所教師員額編制就知道了!準此而論,教育部與其砸大錢「撿現成」的「玉山學者」,不如將經費挪來協助大學增聘有志難伸的優秀博士人才,從而降低大學現有師生比,減輕大學教授負擔,讓我們有充足時間與精力投入研究!

至於研究所招生困境衍伸而來的問題,一如臺灣大學應用力學研究所副教授周逸儒在公聽會提到的,現有學生學術研究能力不足,教授只能單打獨鬥;關鍵因素就是年輕人就讀研究所意願低落,以至於各校碩博士班招生日益窘迫。眼看博士班已經”垮台”,碩士班”緊跟在後”,想要提升我國科研實力(國際競爭力)的科技部,與其「散彈槍打鳥」式,甚或無厘頭式的「撒錢」(例如「哥倫布計劃」、「愛因斯坦計劃」、「海外人才橋接方案」),不如有系統的與教育部通力合作,搶救岌岌可危的研究所教育。試想連頂大研究所都沒博士生了,叫招來或留下來的國際頂尖人才如何在充分「發(揮)功(能)」?還有因為研究生素質因此嚴重下滑,「哥倫布」或「愛因斯坦」執行研究計劃”一切”都得”自己來,他們的創意怎麼出得來?缺乏得力助手,又叫他們如何”開疆闢土”呢?

另外,誠如台灣社會學會理事長會長戴伯芬(輔大社會系教授兼系主任)舉證指出,助理教授與正教授薪資落差已是名列各國前茅,除了教育部以玉山學者之名給予的「頂級」加給,「玉山計劃」中為正教授「加薪(學術加給10%)」,乃至於科技部為研究計畫主持人提高主持費,看似因著個人「奮鬥過程」應有的「所得」,其實是明顯的「階級差別待遇」,還可能進一步衍生教授同仁間的世代對立問題。

為了避免重蹈浪費學術資源甚或坐大「學閥」覆轍,陳政亮因此促請教育部計畫提案應提出相關實證,別只是「撒錢」;黃光國更要求教育部與科技部,回頭評估「學術研究追求卓越計畫」與「頂尖大學計畫」成效。

醫師治病有賴正確診斷,解決高等教育或學術發展困境何嘗不然?誠如系統動力學(system dynamics)學者J.W.Forrester指出,失敗的政策通常僅就問題的症狀「開處方」,也只是聚焦於短期而不是的努力;關鍵因素就是政策規畫者,對問題了解不周全甚或加以誤解;結果不僅解決不了問題,甚或可能導致問題的惡化或無端滋生另一項問題。未能深究當前高教發展問題,只因為少數「大咖」教授被高薪挖角,便砸大錢想要攬才留才,後果堪虞,教育部豈可不慎?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羅德水提醒教育部,高較競爭力問題還有中小學的「基礎建設」問題;是的,有遠見的人投資未來,就好比比爾蓋茲基金會日前宣布未來5年將投資17億美元於中小學教育(F. Vara-Orta, Education Week, October 19, 2017);只可惜我們教育部短視近利,只想「撿便宜」;規劃「玉山計畫」,只為了延攬及留任國內外頂尖人才,卻不知「育才」更重要。

回想13年來,榮獲教學卓越計畫補助,已成了各大學的最佳招生宣傳;未來有玉山學者「駐校」的大學,也勢必會以之為學校的活招牌;至於教育部則可以攬才留才量(玉山學者人次)及其論文發表量為績效,說服立法委員甚或社會大眾。問題是計畫擬議的初衷如何「達標」?我們的高教品質要如何提升?

所有的計劃貴在預期成效與評估(包括評估方式、可能困難與突破之道),對於學界協助診斷出來的我國高教與學術發展病症,教育部與科技部新進提出來的計劃或方案,不僅未能「對症下藥」,還會有諸多「後遺症」;面對教育部與科技部「當局者迷」,甚或眾人習以為常的「錯誤」,我們「旁觀者」不想扮演烏鴉,只要說出真話!儘管公聽會上所有出席者憂心忡忡的忠誠建言,官員們顯然「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除了藉此再次呼籲號稱「做事內閣」的賴神,為勢在必行的「撒錢」計畫緊急「踩煞車」,我們的未來還能怎麼辦呢?唉!

23032510_10155668986717906_3074512607975479224_n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