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社力的表現是溝通、表達、顛覆」人文社會科學 跨領域不可或缺的能力

科技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與台灣大學共同主辦「人文社會科學博士新出路與拓展分享」系列座談,邀請跨出學術界發揮所學的人文社會科學博士前來分享與交流,今(23日)舉行第一場座談,邀請了雙象文創有限公司總監張逸品、作家林郁庭、清華大學資工系自然語言處理實驗室楊謦瑜、哲學新媒體創辦人兼執行長鄭凱元、台灣維基媒體協會理事長張遠,以及5% Design Action社會設計平台創辦人楊振甫共同到場,就自身領域分享並交流經驗。

主持人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特聘教授林啟屏表示,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在現今廣大環境,一些學者對未來的發展做了部分觀察,指出工作項目與環境在未來五十年內將會有巨大變化,而這樣的變化,會讓不同學科遭遇各種不同挑戰,人文社會科的知識領域如何在未來環境變化中站穩,有沒有新的方向值得去思考,希望在分享中能激發一些啟示。

楊謦瑜:要做「跨領域」,態度很重要

清華大學資訊工程學系自然語言處理實驗室的楊謦瑜表示,要做「跨領域」,態度很重要,必須從心底真正去了解另外一個領域,自然語言處理及語音識別領域的學者賈里尼克(Frederick Jelinek)曾說過一句令語言學家心碎的話,「每當我解僱語言學家時,語音識別器的性能都會上升(Everytime I fire a linguist, the performance of the speech recognizer goes up.)。

楊謦瑜表示,自然語言處理單靠電腦機械有其極限,還是需要人工的幫助,才能更進一步完善。(立報傳媒記者黃健芳攝)

楊謦瑜指出,會有這樣的說法是因為,自然語言處理界期待的是一套規則或原則,能夠處理大部分的資料,只需要大部分對就可以了,不必追求完美,以「自動化」、「大量」為訴求;然而語言學界感興趣的卻是分清結構、詞彙、類別討論,找出語言內部、跨語言的共性與差異性,語言學家會試圖找出一個通則且越精簡越好,在這之後再延伸解釋其他語料,並研究對人類在生物、認知上的意義。一邊重視的是實用性,一邊追求的是真相和背後的意義。

楊謦瑜反問,為什麼自然語言處理需要語言學?因為其實單靠統計成效有限,例如Google翻譯上可以看出來,機器所能達到的能力有限,資料量雖多,但代表其中的雜訊也多,而人類能控制的是資料,提供特徵、參數上的建議。類神經網路其實就像算命,結果準確,但卻說不出原因。電腦科學和語言學應該找出一個合作的中間點,先理解對方的需求,套用對方的邏輯來提供自身領域的專業支援。

雙象文創總監:博士代表的是一個學習階段的完成

雙象文創有限公司總監張逸品分享求學過程的經歷,認為人社力的表現即是溝通、表達、顛覆,而「很快地告訴對方自己的目的」是應有的能力,張逸品在德國求學,而德國博士的家門口門牌會標註上「Dr.」,博士代表的是一個學習階段的完成,而不是一種職業取向的分界,因此,德國的學術人員不能闖紅燈,因為高知識份子在接受長期教育訓練的同時,也要承擔相對的社會責任,為其他國民作出示範。

張逸品也指出,人文社會科學在文化資產的保存和考究中,佔據了很重要的角色,要怎麼樣紀錄一個時代?僅從科學角度或許無法得出所有答案,有些百年古物,例如一個匾額,需要從字體、印章、邊框、材料、工藝技法等去做考察,這都是人社領域才具備的專業與優勢。

張逸品指出,人社科的專業在文化資產的考究中佔重要地位。(立報傳媒記者黃健芳攝)

作家:將「看不見」的能力轉化為「看得見」的

作家林郁庭分享,自己從台大外文畢業,最後成為作家其實算是本科系的傳統出路,當年因無法在中文、英文、法文中做抉擇,所以才選一條可以同時串連多元文化的路,林郁庭台大畢業後先後到美國、法國求學,畢業後當過志工、國會助理、口譯員,繞了一大圈才發現,原來自己對研究和教學沒有興趣,曲曲折折之後,還是走向了寫作的路,像是「曲徑通幽」,並感嘆命運有時就是充滿意外。

最後,主持人林啟屏總結,指出應將「看不見」的能力轉化為「看得見」的,而知識工具的運用或許就是一個起點。未來還有哪些行業會被取代或是更超越,亦或是更多的領域加入排列組合,這些可能性需要高度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