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玉畫展及其帶來之啓發與疑惑

文/陳宜倩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我喜歡藝術(無論是何種形式)、喜歡看藝術展覽,覺得這世上最棒的是有人願意冒著生命的危險、冒著半生潦倒的風險成為藝術家,在我準備國家考試的枯燥時光是這些創作、不論是電影、音樂、舞台劇、繪畫或藝廊展出的記不得名的小畫展撫慰我的心,我心存感激。曾經在考上律師執照的那年,想要成為捍衛【表現自由】的律師,記憶中當年有國外行動藝術表演團體來台因為涉及裸體演出而遭到政府取消演出許可,每個時代的政治風氣與文化慣息都會對於我們會成為如何的人施展影響力,因此看展時會特別注意其策展緣起、對於創作者的側寫呈現與其所可能傳遞予觀賞者的訊息。

學期中趁著空閒與爸爸一起到國立歷史博物館參觀了「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其展出常玉油畫49件、素描3件,包含人體、靜物等主題。我不是藝術專業人士,單純喜歡花一些時間在與現實抽離的博物館,浸淫在色彩繽紛、型態多樣、寧靜的空間走走看看。我特別喜歡常玉的宇宙觀,他的動物與其世界關係在我看來不一定是抽離與孤獨的,有些藝評認為那是他晚年困頓生活與思鄉心情的投射,我覺得那渺小動物讓人感到穹蒼無盡,心情恬適。當然,畫者已逝,閱聽人可以各自進行多義解讀。

19748857_10155330513377906_3367334442522891861_n

徐志摩曾以「宇宙大腿」形容常玉筆下裸女

一路心情很好,直到畫展第三部份竟是常玉畫作的文創衍生商品,好驚訝。我可以理解保護藝術創作、推廣藝術需要經費、通常在展覽展場也會有相關商品販售,但是將之稱為展覽一部份,這倒是罕見、且直接挑戰人們近年許多關於藝術商品炒作市場等等討論之已然敏感神經,好!算你(策展單位)直接,我心想。在人生末期窮困潦倒的常玉當時若是知道可以這樣操作,有這樣的經營架構,也許可以住在通風良好或有暖氣設備的房子,為自己多爭取一些創作機會與時間?我心想。

最令我無法心安的是歷史博物館策展單位對於此批「館藏」畫作來源交代不清,在展場有介紹常玉生平年表與事蹟的大看板,上面草草帶過因為常玉逝世五十週年,成為公共財遂修復畫作展出以讓民眾更了解他的畫作云云。什麼?什麼標的成為了公共財?史博館修復畫作、保護藝術創作很重要,但「畫作所有權因五十年而失效?」那麼那些蘇富比拍賣會高價競標的藝術作品呢?真跡畫作之「所有權」與著作人之「著作財產權」的概念雖可能有關但是不同的概念,不知是單純無知或故意而為,策展單位似乎混淆了畫作的所有權以及涉及重製權之著作財產權概念。

著作權法第30條規定,原則上著作財產權存續於著作人之生存期間及其死亡後五十年。著作財產權到期只是表示可以例如翻拍然後PO上網,或將真跡影印等等重製。至於著作物畫作本身,此真跡其物上所有權還是屬於可能存在的家屬,縱使再如何難找,或者已不復存在,作為策展單位、作為「尊重創作權益」的國立博物館,關於此批畫作為何是「館藏」而得以修復展出,都責無旁貸應予釐清加以說明。台灣正走在逐漸成為憲政民主法治國的道路上,雖然辛苦艱辛,一路崎嶇,但是方向是正確並且值得期待的。歷史物館要給個在憲政民主法治下說得過去的說法,不論是當時因為國民黨政府機關直接侵佔了畫家原擬來台展出而先行運來之畫作,後因護照問題與意外突然去世未果,現在或可研究是否可依「不當黨產條例」或者未來可能通過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返還於家人,或者真的找不到可繼承之家屬各種可能,都不可便宜行事隨便用公共財的概念敷衍國人,作為國家設立博物館,對於保護典藏文物除了要有決心,也必須要有基礎的法律常識。

歷史博物館說法:自博物館法通過以來,公立博物館公開展示典藏文物修復過程的先鋒,期以本次特展讓更多民眾了解國內文化資產保存的重要性與進程!我個人其實也很期待台灣對於文化資產保存能更重視,但是此時更期待國立歷史博物館能好好面對更基本的此批畫作所有權歸屬議題,其也許可以繼續重製常玉畫作相關商品的事業,但是真跡畫作據以「館藏」不可不加說明緣由,此風不可長。我真心覺得「做人不可以這樣」,這次也許是個案,期待未來台灣的政府部門能更重視基礎法律知識培養,台灣的閱聽人能更重視藝術創作,這樣也許才有更多人們願意投身藝術創作,甘冒半生潦倒的風險。而在這世界辛苦生活的我們,偶爾才能欣賞這些創作得到片刻心靈的慰藉。

19748672_10155330568577906_8906808721215231169_n
19679477_10155318055677906_999901087952611119_o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陳宜倩教授提供)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