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中學」的「真計畫」課程

文/蘇建州,《立報》總編輯,世新大學傳播管理學系教授

我退休了,希望年輕的老師們或參與這門課的同學們可以延續這門課的教學理念,繼續走下去。

翁秀琪教授,奠定台灣傳播領域發展的重要學者,嚴謹與認真的處事態度常為人所稱道。這是她第三次(含政大是第四次)在世新大學開「新素養與公民參與」這門課,就在課程結束時,給了這樣的期許。

兩年前,有幸應翁老師之邀出席「新素養與公民參與」課程的成果發表會。當時他們完成的計劃是「資料新聞學從零開始」,替「資料新聞學」的初學者打造一個「從零開始」的學習平台,當下就為翁老師和同學們驚豔的期末成果所震撼,感動與慚愧交錯。感動於師生一起共學、共做、共成長的場景和氛圍,慚愧的是自己在二十年教書生涯未曾有過如此熱情投入課程的經營。兩年後,再次受翁老師之邀請,完整參與18週的課程。

其間,我的角色很錯亂,是老師也是學生。但這絕對是一趟豐富的學習旅程,一點也不錯亂,而我的真計畫(Real Project)課程也就從這裡開始,發現自已經偷偷愛上這種變中學、師生共學、專案協作、跨域雜學的特殊上課型態。

「變中學」的實境學習

翁老師說:「做為一個在新聞傳播領域教學近三十年的大學教師,近年來最困擾的問題是在全球化和數位化的浪潮下,新聞傳播教育何去何從?新聞傳播教育該培養哪些關鍵能力?為什麼要從培養新素養的能力著手?」於是,從「不變的原則是變」開始,到如何「與改變共舞」;從「新聞傳播教育的典範變遷」開始,到改變傳統教學型態;從「做中學」、「變中學」到導入實境學習(Authentic Learning )的概念,最後促成Real Project課程。

學習金字塔

傳統參與度低的個人學習或被動學習,如聽講、閱讀、聽與看、示範/演示的學習效果皆在30%以下,而學習效果50%以上的學習活動,包括小組討論、實作演練、轉教別人/立即應用,都是團隊學習、主動學習和參與式學習。其中,把上課內容作立即的應用,或是讓學生能轉教別人,當同學的小老師,是金字塔的最底端,效果達90%最好,最能提升潛在智能的發展。

19453095_10155281664172906_7925210407056581009_o

學習金字塔(Edgar Dale 1946)。世新大學上海碩士專班黃明坤修改與繪製

由上圖發現學習者導向的教學方式,與傳統的由上而下的教學哲學不同。在這種教學哲學下,老師扮演的是一種「共學者」而非單純的「指導者」,學生們彼此間也互相扮演著「教者」與「學習者」的角色,透過實作演練、轉教別人與小組合作學習的活動,得以在過程中掌握知識、生成能力。

知識生產的螺旋

知識劃分為隱性知識(Tacit knowledge)顯性知識(Explicit knowledge)兩類。所謂隱性知識包括信仰、隱喻、直覺、思維模式和所謂的訣竅;而顯性知識則可以用規範化和系統化的語言進行傳播,即可文本化的知識。在知識生產的過程中隱性知識和顯性知識二者之間互相作用、互相轉化,知識轉化的過程實際上就是知識創造的過程。知識轉化有四種基本模式潛移默化(Socialization)、外部明示(Externalization)、彙總組合(Combination)和內部升華(Internalization),即野中郁次郎的SECI模型。在特定環境中,提供給個人特定的外在刺激,個人內在的知識就會開始與外在的環境產生互動,跳脫習慣思維,形成知識生產的螺旋。

19442120_10155283117067906_6439697802248186490_o

SECI模型(野中郁次郎1995)。世新大學上海碩士專班黃明坤修改與繪製

Real Project課程透過線上共筆協作平台Hackpad,同學、老師共同即時補充、整理的上課材料和筆記,這是在學習和知識生產螺旋運轉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催化劑。每次上完課,總會迫不及待地回到我們的共筆筆記,慢慢去咀嚼消化那些經過混搭、集體參與、貢獻、加值、分享之後,所創造出的全新知識結晶。

人類社會發明了發明的方法之後才能發展,同樣的道理,只有學習了學習的方法之後才能進步。

跨域雜學

在工業4.0時代,產業界需要的就是像章魚一樣不斷進化,且腳踏好幾條船的「雜學」跨領域人才。傳統教育體系系統化教育出來的「專業才」,如今竟成了企業頭痛的來源。因為專精,故領域的界線成了銅牆鐵壁;雜學,反而容易突破盲點,成就創新。(職場大海嘯企業全身改造拚升級,天下雜誌)

翁老師說:「根據媒介屬性來切割傳播知識是一種窠臼、錯誤的作法,把知識切割得太零碎,不是Real Project課程的教育哲學,Real Project課程的教育哲學認為知識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當你把它切割得太細,是看不到知識完整的一面。」因此,這次Real Project的課程設計可以說是非常雜,也跨很大,包括大數據、資料分析、資料視覺工具、紀錄片拍攝、影像說故事、互動表單設計、視覺統籌、群眾募資專案、行銷企劃等…。而令人興奮的是,期末成果發表會上確實看到所有課程內容都被整合到專案了,還意外地融合團隊成員的特殊專業能力,例如網頁設計、動畫遊戲等….

那麼,我們的孩子,怎麼辦?彭懷恩教授在6月9日立報專文討論階級世代不平等問題時,認為培養成就動機是重要途徑之一。現今的問題不是數位落差,而是動機差距,我們也許無法改變大環境的「結構制約」,但「個別行動者」的自覺及行動,仍可以超越現狀。

許多研究證實,使用「做中學」、「變中學」的方式,可以使學習者願意花更多時間學習,產生更高的學習興趣。無論舊雨或新知、無論老師或學生,如果,如果發現聽講或閱讀等傳統的教學型態效果不彰,推薦試試可能喚起學生學習興趣的「真計畫」課程。

19510150_10155278586807906_1267822926905595746_n

查看更多文章: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