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孩子,怎麼辦?

文/彭懷恩 世新大學新聞學系教授

近年來,階級世代不平等,己經成為全世界研究政治、經濟、社會等方面學者專家一致注意的議題,並尋求解決之道。

以此產生的相關著作論文極多,其中以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普特南(Robert D. Putnam)的《階級世代》(Our Kids: The American Dream in Crisis,可直譯《我們的孩子:美國夢的危機》,最深得我心。雖然,他是以美國社會為研究對象,提出的解決方案也是鑲嵌在特定的脈絡,但足以提供台灣參考。所以,本文一方面介紹普特南研究的發現,另方面也基於我多年輔導年輕人的經驗,提出改變現狀的建議。

台大社會學教授藍佩嘉在《階級世代》推薦序中,指出:「這本書試圖回答:為什麼年輕世代的階級流動機會呈現愈來愈大的剪刀差(有錢人家的孩子愈來愈富有,貧窮人家的孩子愈來愈貧困)?從鉅觀環境因素是隨著產業結構的變化(如資本集中、創業利基不再),整體社會的經濟機會變得更為有限且分布不均。普特南進一步分析原因有四個:

一、雙軌化的家庭:即受過大學教育社經地位高的美國人,多為雙薪家庭,離婚率較低,能夠支持孩子較佳生活船教育,相對的,中學程度的美國人,家庭模式較多元,離婚率高很多是單親家庭,收入不高,容易影響下一代受教育的機會。

二、不平等的童年:父母的教育方式會影響孩子的認知、情感、社交能力。在美國,專業中產階級父母傾向「規畫栽培」,希望培養獨立自主的孩子。相對的,勞工階級父母傾向「自然成長」,重點放在紀律與服從,親子互動不多。

三、不公平的教育:在美國,公立學校之間的資源差異極大,富裕社區可以支持更多類型的課外活動及大學先修課程,提供學生競爭一流大學的軟實力,相對的,貧窮學校的教學資源,課外活動皆明顯不足。不僅如此,不同階級的家長對學校的參與和贊助,更擴大社會階級差距。

四、社會資本不均等:高社經地位父母提供下一代更廣濶的社會網絡(social network),無論升學或就業,在資訊或關係上,都比教育程度低的父母佔了太多的優勢了。

讀了普特南的研究發現,再觀察台灣的階級世代代問題,應該會同意相似之處很多,可以讓我們評估當前台灣教育對階級世代不平等的影響,及提供改進的途徑。

我認為,台灣階級流動的機會還是比美國容易,最主要原因是地理空間,即台灣城鄉的距離很近,再加上普及國民教育、公立學校設備及師資差距也不大,這使台灣年輕人若真的有心向上流動,「機會之窗」是比美國更為開放!但為什麼現在年輕人卻感覺到社會階級差距很難打破呢?以我個人觀察的心得是:

一、教改問題:當年普設大學的政策,造成高教文憑迅速貶值,少子化的危機使新設大學普遍擔心招不到學生,也不敢淘汰學生,使大學生畢業素質參差不齊,學士證書根本失去了鑑別能力。因此,除了頂尖名校之外,很難用大學文憑取得向上流動的機會。

二、職場供需失靈:在全球化及資訊革命的衝擊下,就業市場出現結構性變化,例如資訊安全、數位金融、基因工程、綠能科技等人才需求極大,薪水也高。相對的,傳統的文、法、商、理、傳播學院的大學本科訓練的畢業生,很難找到高薪的工作。薪水不高,如何能躋身中上階級?

三、資訊不對稱:雖然現在年輕人是人人擁有智慧手機,隨時上網,但由於網路資訊又多又雜又不可靠!真正有用的向上流動的資訊,反而不易尋覓,就算獲得,一般大學生也無從判斷真偽。以「打工渡假」為例,大多淪為他國廉價勞工(奴工),根本無助於人生向上的資本積累。

四、缺乏良師指導:面對全球化社會的挑戰,除非能與時俱進掌握世界動態,否則就算是博士也很快就被淘汰。現在大學最大問題是專業人師多,但通才經師少,年輕人或許可以得到專業智能,卻不一定能得到生涯規畫的導師,要靠自己去摸索,成功機率自然少了。

那麼,我們的孩子,怎麼辦?

坦白的說,我們無法改變大環境的「結構制約」,但「個別行動者」的自覺及行動,可以超越現狀。至少,我是如此教導我的小孩及前來請教的學生,有下列幾點:

一、培養成就動機: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在《謝謝你遲到了》書中,強調:「現今不是數位落差,而是動機差距。」過去四十年的教書經驗,我發現只要有強烈改變現狀動機的年輕人,無論是出身怎樣的階級,都有向上流動的表現。

二、跨界學習的識見(insight):現今環境下,大學畢業生能立即以本科專長找到工作的,恐怕只有醫學、電機、光電、資訊等少數領域。因此,跨界學習另謀專長的識見(眼光),就成為年輕人突破困境必備的心理準備。

三、到英語國家學習語文:全球化無法避免英語帝國的殘酷事實。所以,年輕人應該去英語國家,用至少半年以上時間更熟悉英語。有兩位年輕人聽了我的建議去菲律賓的英語研習學校,現在人生視野都改變了。

四、參加正向的社團:普特南研究美國社會,能夠突破階級障礙的年輕人,很多是得到如教會等社團的幫助。事實上,一般中下階層年輕人因為缺乏社會網絡的「弱連結」(weak ties),就失去很多向上爬升的機會。因此,主動去參加跨階級的正向民間社團,可以發現機會無處不在。

最後,我們必須承認,自古迄今人類社會階層化是無法避免,實現人人平等只是天邊彩霞。何不「己立立人,己達達人」?先求自我提升,進而幫助他人!

18891837_10155218209192906_5522342274546328247_o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