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職業運動產業 -從保留條款談起

/簡文政,世新大學經濟系教授

在職業運動的世界裡有著許多不同於其他產業的特徵。在產業的分析中,廠商生產的財貨可以獨立販售,而運動產業卻很特殊,其產品若無其他廠商(隊伍)的幫助是無法獨立生產的。因此,這些職業運動聯盟的本質是相互依賴的(mutual interdependence),球隊之間必須靠著彼此的競爭來維持他們各自球迷對球賽的熱忱,藉此得到產品的收益,Neale (1964)稱如此的廠商行為是職業團隊運動的奇特經濟學(the ‘peculiar’ economics of professional team sports)。

由於運動產業的特性使然,運動員的績效可以用相當客觀的數據來加以衡量。不僅如此,在勞動經濟文獻上針對工資與個體或是組織績效的實證研究亦是相對較少的,這是因為這類分析往往需要僱主和勞工配對的資料(matched employer-employee data)。在一般產業的範疇裡,這類的資料只有在近幾年才陸續出現。既然在實證的資料中,個人的努力或投入,或是個人與組織的產出是很難被觀察。尋找一個相對透明化的產業來衡量上述的資料便是一個重要的任務,因此如此透明化的特性造就了近十多年來職業運動文獻的蓬勃發展。

水準越高的運動員薪水通常也越高。然而,職業運動的特別之處,在於運動員的生產力,會受到敵對運動員的水準影響,因為「水準」的衡量,必須跟其他的運動員比較而來。觀眾在乎絕對的水準,更在乎相對的水準,所以即使在田徑場上,全部的選手都跑得更快、跳得更高,觀眾還是希望能夠看到誰勝誰負。為了維持一定的相對水準,職業運動聯盟通常會想方設法讓組織內的成員盡量具備相同的規模,實際的政策方式如設定球員的薪資上限與下限。這麼做可以避免強隊破壞聯盟中的實力均衡(competitive balance),也能防止較弱的隊伍刻意不提升實力,單憑跟強隊比賽搭便車來吸引觀眾。正因如此,職業運動聯盟通常會進行嚴格的市場進入審核,來防止這種搭便車賺取利益的行為。

一般職場上的工作表現難以用客觀的標準來評估,但在運動場上的工作表現,卻能夠用精準的數據來加以衡量。因此,運動員的薪水跟他們在運動場上的表現有著強烈的關聯。然而,除了工作表現之外,運動員的薪水還會受到其他的因素影響。過去在美國的職業運動界裡,有一條稱為「保留條款」(reserve clause)或「選擇條款」(option clause)的制度,讓職業球隊能夠完全掌握旗下球員的合約。此條款的成立要回溯到1897年,美國職業棒球甫成立後,球團發現交易球員會促使球員薪水提升,於是球團聯手擬定合約標準,在所有合約中設立了保留條款。球員無法自由轉移球隊,只能為單一球隊打球。

球員都僅僅面對單一的買家,所以他們的薪水協商空間相當有限。然而,根據Rottenberg(1956)的研究,雖然在保留條款之下,球員薪水會被壓得極低,但是根據保留條款規定,球隊之間可以相互買賣球員的合約,因此每支球隊都會買下對他們來說最有價值的球員,球員在各隊之間分配的結果也會等同於在自由競爭下的球員市場。因此Rottenberg的研究破除了資方藉由保留條款來合法壓低球員薪資的說法。

大聯盟棒球球員協會(Major League Baseball Players Association)成立於1953年,其主要目的之一是為了對抗保留條款。保留條款於1975年被廢除之後,也造成了球員工會的崛起。球員工會代表所有的球員,替球團協商薪水、福利、退休金、工作時數等相關待遇。由於運動員的供給彈性極低,球隊難以找到替代的運動員,所以球員工會具有相當的權力。工會甚至會在球團希望實施薪水上限制度時起身反對,帶頭罷工。不過球員權力擴張的結果,也讓球團有點吃不消。近年來,美國的職業運動聯盟也出現了幾次的封館,就是球團無法屈服於球員工會的要求,因此憤而罷工。

保留條款有如終身契,原球團擁有優先和球員重立合約的權利。球員只有在球團給予離隊同意書的時候才能轉隊。得不到離隊同意書,但又沒獲得續約的球員等同職棒生涯終止。由於保留條款的存在,球團以球員的工作權為籌碼取得談判的優勢,因此早期大聯盟球員都是一年一簽。一百多年後成立的中華職棒成立的前20年也採同樣制度,直到2009年才廢除保留條款的制度,若從歷史演進的角度觀之,台灣職棒20年達成美國職棒一百多年的成就,亦不失兢兢業業了。

18767681_10155197790797906_682258588853125098_n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