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土地的關懷—從水五金談農地資源永續利用

/簡文政,世新大學經濟系教授

台灣農地污染問題大多集中於工業聚落下游與工農使用混雜區,反映出工農生產區位不相容的環境污染根本問題。政府為瞭解台灣地區農田土壤受污染之情形,前行政院衛生署環境保護局自民國72年起著手進行有關土壤重金屬含量調查工作。根據最新的(105年)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管理委員會年報彙整,至104年底止,環保署調查出累計各縣市農地被調查且公告列管之農地共5,430筆(面積約913公頃),已整治改善完成並且公告解除控制之農地場址約有2,811筆(約542 公頃),整治改善完成的比例約52%,整治單位仍有大幅度的空間可以進行改善。以該年度新增列管之農地控制場址共計有801處,彰化縣占777處,第二為桃園市的11處,所占筆數懸殊,由此可見彰化縣在農地汙染問題之嚴重性。

台灣水五金產業的發展超過一甲子歲月,逐漸在鹿港頂番婆地區形成一個很典型的產業聚落,根據產業技術知識服務計畫(ITIS)的數據,每年創造的4百多億的產值,堪稱是「鐵皮工廠的奇蹟」,更是彰化人的另類驕傲。而在風光的背後,其實暗藏著汙染農地的代價。在水五金生產鏈中,其中一個重要的製程,也是高度污染的製程之一,就是電鍍。彰化縣是電鍍業的大本營,有不肖業者偷排廢水,毒害農地、河川與海洋。這裡的農地污染面積,居全台之冠,電鍍廢水就是一大元兇。

就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此為標準的社會福利議題之探究,探討人們在經濟發展前後政府對汙染事件處理態度與制定政策的福利變化。經濟學家常以柏拉圖福利改善(Pareto improvement)的概念來做為評估政策可行性的依歸。應用在農地汙染的法令執行上,應該思考若嚴格執行農地違規工廠強力拆遷後,對業者與對周遭受汙染農地所有者(農民)的福利改變情況。單從經濟發展的角度出發,國民政府在60年代開始展開一系列的農業扶持工業政策,70年代時的「家庭即工廠」政策,儘管為國家帶來相當大的經濟效應,犧牲的卻是農業與環境成本;如今,環保意識抬頭,汙染環境的代價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在經濟發展與國土汙染的權衡至為重要。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寇斯(Ronald Coase)提供的解決之道在於產權的訂定,即所謂寇斯定理(Coase theorem)。寇斯強調只要交易成本為零,法定權利(即產權)的初始配置並不影響效率。也就是說,可將農民與工廠的福利詳細計算,明白訂定出汙染權的價值,將補償的方式分為兩種:第一,若基於廠商依循政策執行的漏洞考量而將汙染產權判給違規工廠,則其可繼續在原來的地方生產。其二,由污染的工廠提供受汙染的農民補償,若工廠不提供則遷至其他合法的地方。追求經濟的成長與犧牲農業和環境的代價孰輕孰重,已然分明。而政府也唯有在明確地定義產權且配合有利的機關執行下,才有利於農地資源永續之利用。

17634318_10155017281247906_5931484303167501408_n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