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自治,「治」了什麼?

文/羅紹齊 世新大學新聞學系

又到了每年三、四月,除了即將迎接畢業典禮,全國大專院校都在共同忙一件事情:學生會的改選。彷彿每年五月又是學生自治最欣欣向榮的時刻了,「改革學生會」、「監督學生會」、「學生權益」等等口號都會被再度拿出來當作是選舉的利器,學生自治被外人看起來是一個扮家家酒的活動,到底自我治理「治」了什麼?

永遠只會更不滿意

學生自治發展的這三十幾個寒暑(東海大學於1985年首創三權分立的學生政府),為同學們爭取權益,只是為的讓大家在世新這個家庭裡的生活更滿意。

公共事務從來就沒有最滿意的一天,永遠只會更不滿意,因此學生會總是希望能給大家最棒的回憶,不能否認每一屆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色與輝煌的成績,但是學生自治始終不能讓大多數同學產生共鳴,每年引頸盼望的投票門檻總是害怕過不了,甚至在2015年本校學生會會長登記截止日一延再延,還登上新聞版面,知名新聞人物王丹還一度在臉書上發文說「今天學生放棄自己的權利,明天當權利受到損害時,就沒有資格抱怨了」。最後還是順利產生了第十五屆會長,筆者也在同年順利當選第十五屆學生議員,走進這個「沒有人想碰的」大水坑裡看看這是什麼樣子的世界。

學生娛樂公司

恕我在這一段寫了這樣一個名詞:學生娛樂公司,環顧台灣的學生自治環境,每年大家引頸期盼的不是學生會能提出什麼樣的政見改善同學們的生活、課程環境,而是想知道今年演唱會又要端出什麼藝人?學生會淪為演藝公司眼中的肥羊,變成一間間大型的「學生娛樂公司」,也許從學生這邊賺不到什麼錢,這樣的娛樂活動也不是不好,而是同學們繳納學生會費的裁量基準是:「這次的藝人我喜不喜歡」,容我直言,非常可悲。我們不能期待學生會萬能,畢竟大家也都是學生,能使用的資源非常有限,但是我們總該期待這屆學生會能落實「宗旨」的活動有多少?

決策過程 學生總是缺席者

依據教育部頒布的《大專校院學生會運作原則》:「學生會是校內一級自治組織,為校內學生自治組織最高代表」,但是這個最高的高度是「多高?」校務會議是全校最高的決策單位,但許多決策過程,都在只有校內主管能參與的行政會議之中,雖然學生會是教育部定義的一級自治組織,連行政會議都進不去的我們,更遑論當初全國學生會雨後春筍般改制都是希望增加學生權益、達到與校方溝通的目標,一再顯示學生完全就不是決策過程的參與者,更別提為何近年各大學會衍生許多不必要的爭議事件。

回到標題,學生自治到底「治」了什麼?學校的組成無非是校方行政、學生、教師三位一體,學生佔了大多數,代表數卻是最少,宛如法國舊制度中的三級會議,等待著法國大革命,提升學生應有的高度與治理能力。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新當選後,有權以執行會務為由休學一年,當個全職學生會會長,反觀台灣的教育制度告訴我們,「搞學生會就是玩社團,不應把所有心思放在上面」,確實不是鼓勵應把心思都放在課外活動上,也許風俗民情不同,但是香港的同學能為了當好學生領袖,暫時放下學校內的課程,在學校體制內當一個領導者,從中學習社會事,這樣的精神值得感佩。

也許未來十年台灣的學生自治會愈來愈式微,又或許一次「法國大革命」能把三級會議徹底扭轉,期待看到台灣的學生自治領域看到陽光的彼日。

#學生自治#學生娛樂公司#學生會#大專校院學生會運作原則#羅紹齊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