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事實」時代的解藥?修辭術的教育

文/胡全威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17353500_10154964901727906_558396572967756912_n

「後事實」(post-truth/ postfaktisch)一詞,在英文與德文世界中,皆被某個具代表性的組織選為2016年的年度詞彙。「後事實」的政治文化,大抵是指人們在政治性的輿論中,不再關注事實本身,情緒性的訴求或特定立場的強化,才是輿論中發揮影響力的訊息,進而造成某些政治後果。

最常被提及的案例,就是美國總統川普的言行以及英國脫歐公投時各種謊言、錯誤訊息、假新聞在網路上盛行。真切數據、澄清文、事實等,乏人問津,閱讀率與點擊量與前面訊息相較之下,相差甚遠。

雖然,一般認為「後事實」政治文化的興盛,與網際網路傳遞資訊的特性有關。不過,類似對於「後事實」的指責,其實早在距今二千四百多年前的古希臘雅典,就已經出現。當時直接民主的運作中,也有些人是「說黑為白、顛倒是非」,卻又最受到歡迎。哲人亞里斯多德(Aristotle)對此,提出《修辭術》一書,試圖矯正這個問題,或可以成為今日我們思考解決「後事實」困境的方案之一。

在古希臘的雅典城邦中,因為是直接民主體制,許多重大決策都是在公民大會中,發言者透過公開演說,與對手相互爭辯,爭取在場群眾的支持,而做出決定。

當時,有些發言者以極盡煽情的訴求,希望贏得在場公民們的同情或同仇敵愾。而對於說服的目標,運用各種技巧,端視自己的需要,可以讓「強論證變為弱論證;弱論證變為強論證」,進而從中獲取政治權力與實際利益。

說服之道:logospathosethos

亞里斯多德認為這就是濫用了說服技巧。他提出的修辭術:尋找可資說服的方式,主要有三種說服法:論理說服(logos),也就是透過講道理來說服人;情感說服(pathos),掌握聽眾的情緒,人們在不同情緒下,容易做出不同的判斷;人格說服(ethos),則是強調演說者本身的人格特質,因為大部分時候,人們願意相信「好人」。

因此,亞里斯多德並沒有說不能運用情感,這是說服的基本方式之一。但是除此之外,還強調論理說服與人格說服。論理說服,比較像是當代的非形式邏輯,討論如何提出好的論證,有哪些支撐論證的方式。修辭學與邏輯或形式邏輯的最大差異,在於日常生活中的主張,往往只有可能性,沒有一定性。

舉例來說,嚴謹的邏輯書不太會去討論「類比論證」,因為這種「類推適用」,往往容易出現很多例外,但卻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說理方式,甚至有些法律解釋也是適用。譬如,有人會從無法教魚爬樹,透過「類比」方式,因此,學校教育不應要求每個孩子都能在學科上有所表現。

又譬如,有的邏輯書也不討論歸納法。因為,就算見到1隻天鵝是白的、2隻、、、到1,000隻天鵝是白的,要因此歸納出天鵝是白的。其實也都會是一種推理的跳躍,因為第1,001隻可能是黑的。但是,歸納法或在修辭學中稱為例證法:從少數案例來說明事理,也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推理方式。譬如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在演說中,常常喜歡舉例說到他碰到的幾個人,來說明他所理解的美國人民態度。

而在人格說服上,亞里斯多德看到人們相信與否,其實還是會重視說話者是誰。倘若說話者平時就是言而有信、說話算話,就比較容易受到聽眾的信任。而且人格說服不只有道德意涵而已,還包括經驗、專業、親疏遠近等。譬如,同樣說出「多喝水,有益健康」。一般人說,跟醫生說,就會有不同的效果,這是專業的差異。而一個曾經因為少喝水,而導致生病的人,說出這樣的話,也會有特別的效力,因為這是他切身的體驗。而我們的好朋友說,與一個陌生人說,也會有影響力的差異。

後事實時代的解藥

回到本文開頭,面對「後事實」時代,我們可以怎麼做呢?當然,一種方式就是重申真理、事實的重要性。無論是重新強調傳統媒體的專業性,專業記者與素人提供的網路即時資訊的差異。譬如,專業記者具備一定查證新聞的標準程序,而不會因為單一、不可靠的資料來源,就作為獨家爆料的依據。又或者是網路搜尋引擎公司或者社群媒體(如臉書)標誌「有爭議」新聞,防止「假新聞」的危害等。

另一種可能性,則是採「唯有野心,才能制衡野心」的模式。不妨讓更多人習得「修辭術」(公共說服之道),懂得運用論理說服、情感說服與人格說服等,不是只有妖魔可以亂舞,也可以讓正道之士,同樣也能提出激勵人心、感人肺腑的言詞。因此,推廣與學習修辭術就成為一個當代解決「後事實」時代問題的解藥之一。

當然,有人可能會疑惑,倘若不懷好意者,透過修辭術蠱惑人心、撕裂社會,謀取自己的利益,這樣豈不是危害更大?亞里斯多德修辭術的特色之一,正是結合了理性與道德面向。試想,論理說服不正是希望提出有理、有據的主張,這是與造假相異。而人格說服則是強調個人誠信的重要性,縱使專業、經歷再好,倘若曾說謊連連,亞里斯多德明白的指出,這在說服力上,也是會大打折扣。這就是一種道德教化。

此外,「後事實」的欺騙、造假等,之所以影響甚鉅,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缺乏對話,缺乏彼此相互的了解。修辭術讓人們一方面有能力表達清楚;另方面,說服的基本功夫就是傾聽與了解對方。社會中的人們彼此透過修辭術對話,有這樣的基礎,才比就容易建立起社會信任感,虛假、欺騙、造謠就難以猖獗。

因此,學習修辭術,不僅可以更了解政治人物的話語,不易隨之起舞。會去思考這裡的論證在哪?人品如何?情感訴求是否適當。另方面,也可以讓更多人成為能言善道者,彼此相互對話,增進溝通,建立信任感。簡言之,修辭術的教育應是當前社會,非常值得推廣的一門技藝。

17264308_10154970407772906_332058758396507081_n

(本文圖片來源:cc)

查看更多文章:
║傳播║假新聞危機是主流新聞媒體重振的契機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