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報起蟄 推動教育創新 媒體革新

/黃肇松,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客座教授

三十而立,立報起蟄。

宋代文豪蘇軾《海市》詩句「歲寒水冷天地閉,為我起蟄鞭魚龍」,形容經過漫長寒冬,春雷驚起蟄伏的蟲、獸,大地生機盎然。「起蟄」一詞歷代延用,意指脫離舊困,邁向未來。更深層的比喻是使隱逸的賢才出為世用。

在「陽和起蟄,品物皆春」的季節,經過短期的蟄伏,三十歲的「台灣立報」在傳播力量無遠弗屆的網路上,以社群媒體的姿態復刊了,自我期許發揚立報一貫堅持的核心價值-為弱勢立言,為人間點燈。在賀喜起蟄復刊的同時,我們也為世新大學師生、校友及忠誠的讀者對走過漫長風雨歲月的台灣立報的共同記憶得以延續,而備感欣慰。

「立」是「開始」的意思,譬如立春是農曆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一個節氣,自秦代以來,就以立春作為孟春時節的開始。「立報」復刊,也是新的開始。讓我們借用唐代謝觀《初雷起蟄賦》首段「蟄處於冬,雷生自震。啟一聲於春候,知萬類之奮迅。虺虺初動,祁祁始振。首出庶物,為陰陽號令之端;有開必先,作天地發生之信。」為台灣立報以嶄新之姿,開始走向新的旅程而共勉之。

台灣立報於一九八八年七月十二日創刊時,當時高齡九十一歲的世新老校長成舍我先生依然不辭辛苦親自督導創報的每個環節。創報之初,就以教育文化、弱勢族群、社會運動、環境議題及公益關懷的報導及評論為主要內容。到一九九八年三月一日,成露茜社長發表改版宣言,定位台灣立報為「全國唯一教育專業報」,成為一份為教師、學生及關心教育的朋友們而發行的教育專業報紙。

為年輕世代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必須從教育著手。重新出發的台灣立報,不論形態如何蛻變,關心教育的初衷,不會改變,還會加強,這應該是立報評論撰寫團隊的共識。成露茜社長在上述改版宣言中期許立報「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剖析廣義的教育,以報紙作為媒介,發揚社會教育的理想。」應由寫作團隊接棒推動,讓成社長遺願得以完成。

當前教育問題千頭萬緒,亟待梳理。如何以創新思維面對教育議題,更需立報評論寫作團隊貢獻智慧、提供建言。舉其犖犖大者,包括少子化對教育的衝擊、拉近台灣教育的城鄉差距、新課綱訂定問題、如何落實十二年國教全面免試等教育議題,都需以創新思維積極面對,找出解決方法(solution),這些都是寫作團隊可著力論述的領域。

以少子化對教育的衝擊為例,媒體對少子化的警示,過去往往被認為是喊「狼來了」,現在高教面對如排山倒海而來的生源「大限危機」,狼真的來了,其嚴重性未來會更加表面化。值得寫作群不斷的提醒教育主管部門及學校以創新思維積極面對,共謀問題的解決。首先,大學太多是事實,如何在維護學生受教權和教師工作權的前提下,讓大學「創新退場」,有很大的討論空間。其次,也可討論如何創新思考移民政策的改革,讓大學對境外生「創新招生」。鎖國政策是招不到境外生和境外人才的。

少子化衝擊下,學生各個都是寶,不管在城或在鄉,但相關調查結果一再顯示,台灣教育的城鄉差距仍大。本諸立報關懷弱勢的傳統,以大學入學為例,除了原有的「繁星入學」,具有創新思維的台大「希望入學」和清大「拾穗計畫」,寫作群可著述建議其他大學校法之,讓離島、偏鄉、原住民的學生擁有一個人生的希望。

課綱是課程設計的基架,各方注目。民國一0三年的「微調課綱」已被廢止,社會課綱延至一0九年實施。社會課綱訂定工作漸漸進入緊鑼密鼓階段,寫作團隊宜探討其重點在如何有助學生探究式創新學習,而不以意識形態為主導。

教育是國家最重要也最具延續性的投資。十二年國教免試問題,本來就是前任政府努力的目標,以活化教育制度,減輕升學壓力,新政府強調加大力道、加速推動,應為各方樂觀其成,問題仍在如何規劃出更完善、更具創新內涵的配套措施,促其落實,是值得寫作團隊重視的重大教育課題。

新政府教育部於去年五月二十一日宣布,緩議「高教創新藍圖」一年,現在一年將到,教育部將推動出什麼樣的新高教創新藍圖,讓高教以創意教導提升學生學習熱情;並把創新教育、創新發明和創新創業作更好的結合,各方都在期待, 也應該是立報評論寫作團隊關注的重點,期盼「新藍圖」能將三者連結成創新的發展鏈,並一以貫之的教之、輔之、推之、成之,則教育幸甚、國家幸甚、人民幸甚!

作為以培養新聞傳播人才為職志的世新大學,台灣立報當然是所有世新人的共同記憶,在關心教育議題的同時,也必定關心媒體的發展及科技對媒體的影響,因此,傳播、科技成為台灣立報評論筆陣的另兩大領域,是理所當然之事。重點是如何推動媒體革新,善盡社會責任;同時探討媒體如何役使科技,造福閱聽大眾,而不為科技所役使。

眾所周知,民眾對當前媒體批評最多的地方包括:煽色腥主義當道,雞毛蒜皮內容充斥;社會正義的底線常遭挑釁;主場的「兩極化」衝擊社會互信的維繫;媒體集團化與新聞專業化的糾結。但是,也有不少閱聽人仍對媒體寄予厚望,主要因素在:媒體歷史悠久、根基深厚;與台灣社會互動密切;肅貪防貪新聞報導發揮監督作用;以及公民新聞學的實踐力道漸成氣候。

因此,台灣媒體要革新,才能革除批評者認為媒體是「社會亂源」的塑形化印象,也才能提振媒體信用度,並以正到經營克服當前經營上的困難。媒體革新之道,除了要善盡「不可作為」(duties of omission)的自律性新聞倫理要求,更要善盡「應該作為」(duties of commission)的自我要求,包括提升新聞專業素養、心存社會關懷、尊重隱私和生命尊嚴、帶頭遏阻「躁進新聞文化」的橫流,提供客觀公正的公共論壇及更有效能的學習平台等。如果革新有成,台灣媒體的發展仍有寬懬的空間。而在媒體進行革新的努力過程中,相信台灣立報會作好諍言的角色。

最後,以漢高祖氣魄恢弘的《大風歌》:「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祝願重新出發的台灣立報,隨著社群媒體無遠弗界的傳播力道,如大鵬展翅,萬里翱翔。

17191800_10154946592922906_5184040635476992441_o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