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新社發所停招案 教育部再次不當干預「大學自治」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停招一案,教育部以程序不夠完備、未在事前妥善與師生溝通、基於程序正當性與師生權益為由,不予通過。世新大學則認為這是教育部「受到民粹壓力下的說詞」。世新社發所是否停招或許只是個案,但是教育部違反「大學自治」的前科,經過歷次個案的積累,已經成為妨害大學自主發展的「黑手」。

《大學法》第1條規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準此,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是一種明確的大學治理標準,教育部不能藉個案審查任意改變「自治」範疇,否則就是違法,甚至侵害憲法明文保障的學術(講學)自由。

教育部干預台大 管中閔拖1年才上任 

還記得紛擾許久的台大校長選任案,中央研究院院士管中閔自2018年1月當選台灣大學校長,但是經歷長達1年的遴選風波,直到2019年1月8日才被「解禁」接任,整個「管中閔案」共有3位教育部長因此下台,教育部最終無法抵擋社會大眾對於「大學自治」的期望,以及對於杜絕政治涉入大學校園的期待,「勉予同意」管中閔上任。足見教育部伸「黑手」影響大學自治的作法,其下場只會引發社會更大的反彈。

管中閔自經歷長達1年的遴選風波,直到2019年1月8日才被「解禁」接任。(資料照,取自CM Kuan@facebook)

國人近半唸過大學 理解拒政治於校園

大學是台灣民主自由的精神堡壘,根據內政部2018年的統計,大專以上學歷者占44.5%,共約912萬人;研究所以上者亦達142.2萬人。國人高達近半數念過大學、大專,對於「大學自治」的體悟自然極高,若教育部屢次強加公權力意志於大學、干擾大學自治,等同自絕於「真實民意」之外,值得執政者三思而行。

教育部不同意世新社發所停招,依據高等教育司長朱俊彰的說法,「雖然調整系所可以由上而下決定,但系所增設調整都和師生權益相關,決議前應該要跟師生先溝通,而不是決議後才溝通。」這是不明議事原理的解讀,且不經意地為大學調整系所事項增設法無明文的「前置程序」。

社群同溫層效應 「民粹」難定義

台灣近幾年在社群網站同溫層推波及社會運動助瀾之下,「民粹」的成形極為容易,所以才有網軍「帶風向」的策略操作。如果教育部就本案的核定標準是先「溝通」爭取認同,那是否溝通未成的系所,都應該存留續招?如此一來,哪會有大學系所停招的可能?相信全台灣沒有任何一個系所的專任教師會主動同意被裁撤,這個標準只會釀成更多爭執,讓大學無法依實際需要調整招生策略。何況,合議制決策組織就議案的討論過程,本質上就是一種議決前的溝通程序,而社發所亦有教師代表參與校務會議。

「有律依律、無律依例」是行政作為的原則之一,如果會前「溝通」成為不通過大學調整系所停招案的理由成立,未來本案將成為教育部干預「大學自治」的另一惡例。

台灣近幾年在社群網站同溫層推波及社會運動助瀾之下,「民粹」的成形極為容易。(資料照,取自pexels)

世新大學社發所被停招,學校提出的原因是「三低一高一長」,即低註冊率、低畢業率、低在學率、高退學率與冗長的修業期間,而學生平均花4.7年才會拿到學位。調整班系所會議及校務會議成員包括各院系所主管、教師代表和學生代表,相關提案均經討論,如有無法達成共識者,交付表決。停招即是因為未能達成共識,才動用表決,其討論過程「這不叫溝通,什麼才叫溝通?」

挺民粹?挺民主?教育部陷「囚犯困境」

教育部以「溝通不足」做為理由,反而陷自己於「囚犯困境」:若不退回是違反民粹;若退回則是「視民主表決」、「大學自治」如無物。教育部不願克盡維護大學自治的職責,卻把問題推回給大學,這樣的處理方式反而讓自己日後更難依法行政,也讓各大學失去對公權力運作的信心,值得嗎?

世新社發所停招案,再次見到教育部違反「大學自治」的黑手。圖為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銅像。(資料照,立報傳媒攝)

依照大法官釋字第563號解釋意旨,大學自治範圍包括內部組織自主權、教學自由(內容及課程)及研究自由等,行政機關就各該自治事項,不得以行政命令恣意干預。大法官更明確指出「教育主管機關對大學之運作亦僅屬於適法性監督之地位 」。

所謂「適法性」監督,有別於「適當性」監督。前者是指教育部僅能就大學運作有無違反相關法律強制規定,如《大學法》、《勞基法》、《就業服務法》等,依其職權予以監督;至於大學自治事項,如院系所建置(裁撤)、課程設計、系所招生策略等,教育部不得以合理或指導之名,予以干預或限制。如今教育部公然違反大法官解釋,豈非視《憲法》為無物。

潘文忠鼓勵走出「教育部大學」 高教司打臉

教育部長潘文忠在8月1日國立大學校長交接儀式時,明白揭示「讓各個大學能藉由校長考量學校的發展潛能,走出屬於自己的特色,無論是在地深耕或邁向國際,都能與眾不同,希望各校長能放手去做,不要成為『教育部的大學』。」此一高教願景原本非常值得肯定,但言猶在耳,高教司就「打臉」部長,出手干預大學自治,如此一來,誰敢不成為「教育部大學」?潘部長的理想可以直接宣告「夢碎」。

潘文忠(左)在國立大學校長交接儀式時,明白揭示「讓各個大學能藉由校長考量學校的發展潛能,走出屬於自己的特色。(資料照,取自教育部全球資訊網)

世新社發所停招案不通過,是教育部干預大學自治的另一個錯誤示範。隨著主管機關越來越多的「黑手」伸入校園,未來號稱「民主自由精神堡壘」的大學,正逐漸退化成「教育部大學」。台灣高等教育的困境,正是教育部不斷積累錯誤決定的個案所造成。

※作者為《立報傳媒》總編輯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